章小舟:久困铁链的“后遗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一个偶然的机会,在震惊中外的徐州丰县“铁链女(八孩母)”事件相关主题的外文视频下,我看到一些外国网友的留言,让我深受震撼,沉思良久,犹未平静。

由其相关留言分析,这些外国网友大约久居民主发达国家。其在“铁链女”视频下的留言大意是:

当首次上传“铁链女”视频的网友在现场看到“铁链女”时,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关心那条锁链并且弄断它,而是问她是否感到寒冷,是否吃的好。

据此,一些外国网友接着推论,大意是:

那个拍摄视频的网友根本不是在关心她,而是在表演,故意延长拍摄长度和制造话题,实现引流和赚钱目的。

我以为,外国网友的判断并非全对。以我对大陆民情的了解和对那位网友拍摄视频中的言行的察析,那位拍视频的网友即便有一些功利之心,但爱心仍是主要的。

而且,我相信,那位拍视频的网友看到“铁链女”的第一反应,也发于真实情感与良知本能,并非演戏。

因为,一个重要原因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向往民主宪政的华人网友,已经看过“铁链女”视频一段时间,却并未像这些外国网友那样发出上述疑问。

也就是说,即便在相对觉醒的华人群体看来,如那位爱心网友那般,有意无意地,以为挣扎于生存困境者似乎应重视温饱而暂略自由,或先求温饱而后求自由。而蕴于其中的逻辑,大约亦被视为无可质疑、天经地义的。

可见,铁链不仅锁在苦难同胞的身体上,也深深嵌入我们很多人的心中。

被各种有形的、无形的锁链禁锢久了,我们的自由天性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悲剧性的磨蚀,奴性会悄然渗入我们的思维与习惯、板滞我们的骨节与行动,甚至有时会让我们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强加于自我和他人的锁链的存在。

倘久困于制度性贫困之锁链,我们难免先求温饱、尤重物质;如长锢于言论钳制、信息受限、思想束缚之锁链,也不免迟钝了心灵本能的敏感。

虽则,我们自以为已然觉醒,自以为早就被自由民主的环境或理念所濡染、所同化,自以为专制锁链早就被心灵挣脱,然而,即便锁链已断,但若锁的太久,创痕未逝,残体犹在,则心灵仍未痊愈,自由能量不足、蓬勃之气有限,仍然不时现出奴性阴影和几分麻木;面对奴役的危机与挑战,身心未必能产生应有的抗争速度与力道。

所以,当务之急,是将强加于自我与同胞身心的铁链彻底去除,将创痕彻底抚平,才有足够资格与条件承受自由恩典和天赋人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