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对美国的敌意由何开始?

(大纪元专栏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几十年来,美国人和许多其他人对中国共产党的意图保持警惕是有道理的。中国共产主义和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就像油和水一样,无法混合在一起。

大多数观察家都意识到,在过去的100年里,中共已经明确显示了,为了成为全球领导者,它会以牺牲其它国家和世界人民为代价。

毛泽东的中共最初专注于完全控制中国的政府、人民、文化、商业和思想。中共对美国的敌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让我们来看看历史。

历史介绍

美国最初与毛泽东领导的中共打交道起始于1944年。当时,美国陆军观察组在延安的共产主义大本营与中共军方建立了联系。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国民党军队和毛泽东的解放军在与日本侵略者作战时一直保持着不稳定的和平,直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在战争期间向中国提供的大部分后勤支持都给了国民党,尽管有一些援助给了毛泽东的部队。

二战结束后,国共两党无法组建联合政府,并开始内战。当时中国存在三个地缘政治区域:国民党控制的中国南方;中共控制的位于中国中部的陕西省;曾被日本皇军占领为“保护国”(满洲国)的满洲地区(中国东北)。

中共掌权时代开始

经过四年的战争,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共最终在中国内战中获胜,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党逃到了台湾(那些有能力逃离的人)。

毛泽东于1949年10月1日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当时,杜鲁门政府几乎抛弃了国民党,并考虑允许共产党接管台湾,同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直到毛泽东宣布他将与苏联结盟,美中关系开始进入冻结时期,并持续到1971年。1950年代初,两国还在朝鲜打了一场真正的热战。

朝鲜战争的敌对行动和后果

1950年6月25日,超过7.5万名北朝鲜士兵越过北纬38度线,将美韩联合部队向南打退到所谓的“釜山周边”。这之后,美韩部队在韩国西北部沿海城市仁川突然两栖登陆,成功发动反击。

首尔以北的仁川登陆切断了北朝鲜的补给线。美国和联合国军队以及韩国军队的残余部队将北朝鲜部队压制到朝鲜最北端的鸭绿江沿岸。鸭绿江是北朝鲜和共产主义中国之间的天然边界。

此时,1950年11月,超过20万名中国军队越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以“拯救”他们的北朝鲜附庸国。读者可以在这里观看一部以长津湖战役为中心的关于中共入侵朝鲜的现象级纪录片。

当时,双方的条件都很糟糕:冬季天气,包括大雪,在朝鲜半岛中北部荒凉的山地,气温每晚降至零下30华氏度。美国海军陆战队员的黑白录像和评论——他们在撤退中穿过冰冻的人工湖,从下竭隅里(Hagaru-ri)的临时海军陆战队总部向南到海岸进行海上疏散——影片很令人着迷。

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一列部队和装甲部队在朝鲜战争期间从朝鲜长津水库成功突围时穿过中共的防线。(Cpl. Peter McDonald/美国海军陆战)

战争以僵局告终,各方于1953年7月在北纬38度线的板门店签署了停战协议。

根据美国陆军的官方历史,“联合国部队在战争期间遭受了超过55.9万人的伤亡,其中包括大约9.4万人死亡。根据“朝鲜战争在线”(Korean War Online)的估计(其中包括了有关中共军队的统计),约有18万中国士兵死亡,尽管其它估计认为中共军队的死亡人数超过50万。

完全可以说,中共对美国的敌意始于1950年10月毛泽东命令这20万中国士兵——出于地缘政治原因他称之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渡过鸭绿江。也可以说,作为对战争期间所遭受损失的报复,中共统治世界的计划是在朝鲜战争之后认真开始的,就像任何事情一样。

从那时起,中共就把美国作为“主要敌人”。毛泽东在大陆实施了一系列大屠杀和社会运动,旨在巩固中共权力,为把共产主义中国提升到世界领导地位的政治 – 军事 – 经济的举措做准备。从1958年到1962年,“大跃进”的经济改革惨遭失败,因为“共产主义经济学”最终是一个谬论。

然而,中共的政治控制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巩固,这使得政治局常委有喘息的机会来制定其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计划。

越战时期及战后

在越南战争期间,中共计划使用代理人在政治和军事上削弱美国,包括北越、朝鲜和“不结盟运动”。甚至联合国也被利用来推进中共的政治目标。共产中国向北越南和北朝鲜提供了物质援助,并通过联合国和不结盟运动施加了外交压力(后者受到中共的“对外援助捐款”的压力)。1964年,中共测试了其第一个核弹,并加入了核俱乐部。

毛泽东的最后一次重大强制改革,即1966年至1776年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美国来说实际上是一个幸运的事件,因为它分散了中共对美国在附近越南的行动的注意力。但这场运动对中共和中国人民来说是灾难性的,数百万人被杀、被折磨、被监禁,人民一贫如洗,许多人对中共政权失去信心。

1971年,毛泽东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向西方开放中国,以获得西方的技术和直接投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正式承认美中政策的这一重大变化。

这开启了中共为了共产主义中国的直接利益而腐蚀美国政治阶层和美国机构的时代。同样重要的是,1971年,联合国大会投票决定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这之后,中共开始腐蚀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就是一个重要的典型例子。

1972年2月21日,中共总理周恩来欢迎美国总统尼克松对北京进行正式访问。(-/HSINHUA NEWS AGENCY/AFP via Getty Images)

毛泽东于1976年去世后,美国和联合国(在多边支持下)加快了推动中国开放和现代化的进程。在这期间,中共政府由一系列“温和”领导人执政,其中包括1978年至1989年担任中国主要决策者的邓小平。中国最终于2001年12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这是西方国家支持与中国接触的最高成就。

中国的现代化包括实施“自由贸易”政策,以及将美国制造设施外移到中国大陆。这些政策是有目的的,由跨国公司在美国政治阶层关键成员的协助下执行。

其结果令人震惊。ThoughtCo的一篇文章研究了“门户开放政策”的结果:“在1978年至1989年期间,中国的出口量从世界第32位上升到第13位,其世界贸易总额大约翻了一番。到2010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报告称,中国占世界市场份额的10.4%,商品出口额超过1.5万亿美元,居世界首位。”

从那以后,与共产主义中国的接触一直是美国的政策。这种接触对美国和世界在整体上造成了损害。在川普(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暂时中断了四年。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经常展示其经济实力,向其所针对的国家施加压力,以实现中共的地缘政治目标。与此同时,中共增加了对邻国的侵略,并把挑衅行为作为对世界其它地区,特别是美国的外交政策。

结论

有人认为,中共对美国和西方的敌意因朝鲜战争而加剧。在文化大革命的灾难性后果之后,这种对西方的普遍敌意被淹没在利用西方知识和外国直接投资来启动中国奄奄一息的经济的利益中。从那时起,中共的笑脸为共产党人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应该指出的是,中国经济的崛起是由外国投资而不是本土发展和增长促成的,因为中国经济从1950年代到1970年代初几乎停滞不前。无论如何,中共对美国和西方的敌意有增无减,并且每天都在渗入公有领域,全世界都看得到。

作者简介:

斯图‧克夫克(Stu Cvrk)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后退休,担任过各种现役和预备役,在中东和西太平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通过作为海洋学家和系统分析员的教育和经验,克夫克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在那里他接受了经典的自由教育,这是他政治评论的关键基础。

原文“How Communist Chinese Animosity Toward America Began”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