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让北京办奥运 是奖励不良行为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2月24日讯】国际奥委会的耻辱——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大使谈2022年北京奥运会和中国的人权暴行。

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大使:“这是国际奥委会的耻辱,他们选择在北京举办这些牵涉种族灭绝的比赛。”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我们不对政治上的事情进行评论。”

金钱是如何影响这一切的呢?

布雷姆伯格大使认为:“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我们对华政策一直是奖励不良行为。”

本期节目,我采访了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OC)主席、美国前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安德鲁·布雷姆伯格(Andrew Bremberg)。

布雷姆伯格大使:你的道德操守值多少钱?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大使,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布雷姆伯格大使:谢谢你邀请我。

国际奥委会再次成为中共宣传工具

杨杰凯: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大使,我们刚刚参加了在美国国会大厦前举行的抵制北京2022年奥运会的集会。我仍然无法相信此刻北京正在举办2022年奥运会,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时)对他们提出的人权问题本应全部得到解决(却毫无进展的情况下),而我们看到事情完全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国际奥委会却第二次奖励了他们。

布雷姆伯格大使:是啊,对于我们这些关心人权和人类尊严,关心奥运会的人来说,看到该组织放任自己再次成为中共的宣传工具,会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我是说,这就是我们在2008年目睹的情况,正如你所说,无论从国内还是国际角度来看。

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事情正在发生,而我们已不再有2008年的媒体环境。习近平的统治显然非常残酷,曾经有过的那种改革的外衣已经不见了。也就是说,在他的领导下中共已经回归到了其非常极权的毛泽东思想的本源。

因此我们看到在中国西部的新疆发生了针对维吾尔族人、其他突厥少数民族以及穆斯林的种族灭绝,以及在香港实施了《国家安全法》。我的意思是,这些都是近期发生的真实而且非常明显的变化,毋庸置疑。看到奥运会照常举办,这非常、非常令人担忧。

杨杰凯:嗯,人人都想问的问题是:这怎么可能呢?为什么?你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布雷姆伯格大使:我认为这是领导层的失职,是多个层面的领导层的失职,最具体的是国际奥委会,他们在道义上有责任做出更好的判断,并展示其领导力。面对这些荒唐的侵犯人权的行为,他们本应该挺身而出,有所作为,寻求其它成员国的帮助,提供建议,以便推迟,或者更改在北京的举办地。他们本来有很多条路可以走。

但是,除了国际奥委会之外,这也是世界大部分地区以及整个国际社会的领导层的失职。美国和我们在欧洲及世界各地的伙伴,自由世界和民主国家政府本可以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来迫使国际奥委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但是这并没有发生。因此,我们才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

选择在北京举办涉种族灭绝的比赛 为了钱?

杨杰凯:在北京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能得到什么好处?

布雷姆伯格大使:说实话,我不知道。我认为,对他们来说,未能更改奥运会举办地将导致更严重的损失,将严重损害国际奥委会的品牌,损害国际奥委会的理念,这个组织,如其宪章所说,并非仅仅关注体育,对吧?

注:《奥林匹克宪章》(Olympic Charter),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为发展奥林匹克运动而制订的最高等级法律文件,对奥林匹克运动的组织、宗旨、原则、成员资格、机构及其各自的职权范围和奥林匹克各种活动的基本程序等作了明确规定,也是约束所有奥林匹克活动参与者行为的最基本标准和各方进行合作的基础。

其宪章谈到人道主义、团结、人权等要素是支撑国际奥委会精神的基础,而如今没有人会认为他们真的会认真对待这些要素。既然现在他们选择在北京举办这些牵涉种族灭绝的比赛,这将严重损害他们在全世界的形象。

杨杰凯:我想对这个问题发表一下评论。还有什么比种族灭绝更大或更鲜明的红线吗?

布雷姆伯格大使:没有,我当然不认为有。也许是战争,赤裸裸的战争,或对另一个国家的入侵,但很难想像其它任何一种更糟糕的,如你所说的,红线。一个国家在可怕的侵犯人权、虐待和不良行为等方面还需要做什么才能迫使国际奥委会这样的国际组织做出反应?

杨杰凯:当我想到其背后的动机时,我总是想到钱,动机经常是钱。实际上,你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谈到企业与中国的交易。我当然读过不少文章描述国际奥委会如何卷入相关组织、所有这些赞助商之间的金钱运作。那么,金钱是如何影响这一切的呢?

布雷姆伯格大使:你知道,说到国际奥委会,我不了解。去年我刚刚回到美国,在日内瓦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之后,我刚有机会亲眼看到国际奥委会和其它国际组织在中国的挑战下如何工作或设法解决自身问题。

实际上缺乏道德勇气和道德担当

坦率地说,我所做的最基本的推测是,实际上其只是缺乏道德勇气和道德担当。这并不是说不存在金钱诱惑的可能,或者类似情形,我相信他们。我认为这很容易发生,因为我亲眼见过,这是一个缺乏道德勇气的问题,有些人没有道义上的坚守,要么害怕,要么不愿意为捍卫立场去做正确的事情。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过这种情况。

虽然可能存在财政方面的问题,当然,我敢肯定,国际奥委会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方面投入了大量成本。但我想说,你的道德操守值多少钱?或者说,你需要多少钱来维护你的组织所声称的要维护的团结?我的意思是,你不能为它明码标价。

杨杰凯:在企业方面,现在已有大量的资金非常明显地参与其中,既包括实际转播奥运会,也包括各种赞助。实际上,您在“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担任新角色,已经发表了与此相关的报告。请跟我讲一讲。

布雷姆伯格大使:就在今天,我们发布了新的“企业共犯记分卡”(Corporate Complicity Scorecard),这是一份新的、首次发布的此类报告。我们观察了美国八家大公司,并检查了它们在中国的商业活动。有人在中国做生意,其事实本身并不一定是个问题。

中共惩罚不听话的人 而美国奖励其不良行为

布雷姆伯格大使:我们已经看到,正如我所说,中国的势力强大。他们已经多次选择了他们的战略参与方式。他们的关键战略之一是,任何时候,任何人偏离或越轨,都会产生后果,对吧?

如果你的公司,或这个国际组织,开始“瞎折腾”,或开始说些什么,就会产生后果,无论是在金融领域,还是在外交领域,或政治领域,或准入。虽然不算是战争,但是会有后果。他们总是要确保有一个代价。而我们从来没有以牙还牙。

在过去的30年里,美国的大部分政策是永远不让中国的不良行为承担后果,承担任何类型的后果。我经常说,外交政策的一个基本规则应该是,绝不奖励不良行为。

在我看来,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我们对华政策的核心内容之一,一直就是奖励不良行为,出于一种虚假的希望,认为只要我们能保持对话和交谈,进一步整合经济联系,他们最终会靠拢过来。我认为这与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部分情况恰好相反。

杨杰凯:所以它基本上是在奖励,看到了问题,却保持沉默。

布雷姆伯格大使:对,对,绝对是这样。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把问题提出来。我在联合国工作期间曾有机会在国际领域观察中国,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努力利用保持中立的理念。

北京每次都失信 却没有人强迫其兑现承诺

他们会说不能改变政策,不能改变现状,而他们一直在改变现状。中国每次都未能履行他们做出的国际承诺,却没有人强迫他们兑现承诺,无论是对保护人权的承诺,还是1990年代香港主权交接前对英国的承诺。这些都是中共的自由选择、决定和承诺,但是他们多次违背,多次改变。

他们正在做的是,对我们说,“是的,我们同意并相信这些事情”,但是他们的行动表明那都是谎言。眼下我们需要做出回应,是表明“不,这不可以接受的,必须承担某种后果”,还是放过他们?

这是我以前说的,我担心,不幸的是,在过去20年、25年的许多时间里,美国对华政策大多是后者,我们对此视而不见。这难免让中共觉得,“好啊!显然,这些国家实际上并不在乎这些事情。因为如果他们在乎,他们就会以某种方式作出回应。”

因此,这是一个令人深感不安的模式,我认为,对美国来说,特别是对我们的公司来说,要弄清楚如何摆脱困境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我认为,人人都明白,眼下当务之急是开始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

杨杰凯:我突然想到了两个问题。有一个硅谷亿万富翁,我不想读错他的名字,他谈到,大意是,“这不是我要优先考虑的问题。”我想知道这种情况是否很常见?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