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普京对乌克兰的行动给中共出三大难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24日凌晨5点半,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特别电视讲话,宣布俄将在乌克兰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之后,俄军不仅进驻乌东地区,而且对乌克兰的一些重要设施发动了空袭。俄乌冲突终于演变成战争。

对这场战争的是非曲直,有待进一步评说。仅就普京乌克兰采取的行动来说,至少给中共出了三大难题。

第一,如何对待俄承认乌东两个共和国独立问题?

2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共和国和卢甘斯克共和国独立,并根据这两个共和国的“请求”,命令俄军进驻这两个共和国,开展“维和”行动。

乌克兰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上述两个共和国,在国际上,被公认为属于乌克兰领土的一部分。

任何一个外国政府单方面承认另一个国家的两个地区独立,无疑是侵犯这个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行为。

正因为此,俄单方面宣布承认上述两个共和国独立,并派兵进驻,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许多国家的强烈谴责,一些制裁措施正在出台中。

在此之前,2月19日,中共外长王毅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回答会议主席伊申格尔的提问时说:“任何国家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都应当得到尊重和维护,因为这是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乌克兰也不例外。”

但是,在普京正式对乌克兰采取行动之后,在2月24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避了超过11个有关俄罗斯在乌克兰采取行动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反复询问北京是否认为俄罗斯的行为是入侵,以及它是否侵犯了乌克兰的领土完整。

华春莹为何回避这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太难回答。

如果普京可以承认乌东两个共和国独立,并出兵“维和”,那么,美国及其盟国是否可以承认台湾独立,并出兵“维和”?

按照中共外长王毅在慕尼黑会议上的表态,中共无疑应该谴责俄侵犯乌克兰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但是,中共这么做,必然要得罪俄。

目前,中共在国际上空前孤立的情况下,一直在设法全面加强跟俄的关系。就在北京冬奥会开幕之日(2月4日),中俄签署了15项合作文件,俄获得了5000亿元人民币的订单,涉及石油、天然气等中共紧缺的能源等。

在普京突然宣布承认乌东两个共和国独立、并派兵进驻后,中共在这个涉及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重大原则问题上,不敢坚持,也不敢否定,只好环顾左右而言他。

第二,如何对待普京对共产主义深恶痛绝的问题?

2月21日,普京发表了一个近1小时的全国电视讲话。

普京说:“苏联时期的事件已无法改变,但应当把这些事情直接说出来……对我们来说,乌克兰不仅仅是一个邻国:它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精神空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现代乌克兰完全是由俄罗斯,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布尔什维克共产主义俄罗斯创造的……这个过程几乎在1917年革命之后就立即开始了。列宁和他的同伙以一种对俄罗斯本身非常残酷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通过分离、疏远俄罗斯自己的历史领土的一部分。”

“然后,斯大林将一些以前属于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领土,并入乌克兰。1954年,赫鲁晓夫出于某种原因,将克里米亚从俄罗斯手中夺走,并将其授予乌克兰……这就是现代乌克兰领土的形成方式。”

普京说,“革命后,布尔什维克的主要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确切地说,是不惜一切代价,继续掌权。”

“布尔什维克领导人、苏共领导层在国家建设、经济和国家政策的不同时期犯下的历史性、战略性错误,导致了我们统一的国家的解体”。

在普京看来,如果没有列宁、斯大林、赫鲁晓夫在苏联搞共产主义那一套,就没有现在的乌克兰。

之前,普京多次表达对共产主义的极度厌恶。比如,

2017年10月31日,普京在纪念苏联政治迫害时期遇难者“悲伤墙”揭幕仪式上说:

“对于我们所有人,对于未来的世代来说,了解并记住我们历史上这一悲惨时期是非常重要的。”“当时各个阶层、全体人民:工人、农民、工程师、军官、宗教界人士和国家公职人员、学者、文化界人士都遭遇了残酷的迫害。大清洗不吝惜人才,不吝惜为祖国做出贡献的人,不吝惜对祖国无限忠诚的人,每个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几百万人被控为‘人民的敌人’,被枪毙或遭受精神折磨,饱受监狱、集中营和流放之苦。”

“这段可怕的过去不能从民族的记忆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为名而正当化。

“政治镇压对于我们的全体人民、对于全社会来说都是悲剧,是对我们的人民的沉重打击,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认知。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承受着这种迫害的后果。我们的义务是——不忘记。”

“最后,我想请求娜塔莉娅-德米特里耶夫娜-索尔仁尼琴娜允许我引用她的话‘了解,记住,审判,这之后才可能原谅’,我完全赞同这句话。”

普京要求全体俄罗斯人“了解,记住,审判”的苏共的罪行,正是中共当政以来对中国人民所干的事,也是中共千方百计让中国人民忘记的事。

此次普京对乌克兰采取行动,更清楚地表明了他对共产主义的真实态度。这对幻想与普京联手达到自己目的中共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第三,如何处理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关系问题?

中共建政后,对苏联采取“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中苏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之后,陷入严重的对立之中。1969年,苏共差点对中共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

1969年8月20日,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在华盛顿紧急约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向他通报了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意图,并征求美方意见。美国一方面反对苏共这么做,另一方面,将此消息泄露给媒体。

1969年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发表《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章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此消息一出,举世震惊。苏共被迫取消核打击计划。

1969年9月16日,伦敦《星期六邮报》发表苏联自由撰稿记者、实为克格勃新闻代言人的维克多·路易斯的文章,称“苏联可能会对中国新疆罗布泊基地进行空中袭击”。苏联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阴云再次笼罩中华大地。

美国再次向苏联明确表态,反对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美国还用已被苏联破译的密码发出指令:一旦苏联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美国将同时对苏联134个战略目标发动核打击。苏联被迫再次取消核打击计划。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之后,中共开始改善与美国的关系。1979年1月,邓小平访问美国时,特别谈到:“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从此,邓将发展中美关系放在了中共外交的最优先位置。

中美建交40多年来,正是借助美国的资金、技术、人才、市场、服务等,中共才得走出文革把国民经济搞到处于崩溃边缘的困境,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但是,自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中美关系持续恶化到建交40多年来最严重的程度。加上中共“战狼外交”的影响,中共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立陶宛等许多国家关系也严重恶化。中共为避免外交上的空前孤立,一直试图联俄抗美。

但是,普京跟中共根本不是一路人,普京只不过是在利用中共实现俄利益最大化而已。

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中共如果选择站在俄罗斯一边,对俄罗斯“一边倒”,必然要与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自由世界为敌。

结语

普京对乌克兰采取的行动,令中共进退失据、左右为难,以至于在相关外交场合,不得不说一些似是而非、不痛不痒的话,例如中方高度关注乌克兰局势的最新发展;当前形势下,有关各方都要保持克制,避免任何可能加剧紧张局势的行动;中方欢迎并鼓励一切致力于推动外交解决的努力,呼吁有关各方继续开展对话协商,和平解决争端。

对普京支持乌东两个共和国独立,对普京出兵到这两个共和国“维和”,对普京对乌克兰发动军事打击,这三个重大原则问题,中共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是。

中共想两头讨好,结果只是充分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