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荒谬的“算综合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4月2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押注基建(“要适度超前”),以求提振经济。其中有这么一句话:“既要算经济账,又要算综合帐”。从党文化的角度看,这话讲得辩证、全面;但从正常人的思维看,则似是而非;从中共实际做法来看,更是荒谬的。

其一,“既要算经济帐,又要算综合帐”这话,把“经济账”和“综合帐”对立起来,用“综合帐”来压制“经济账”。而“综合帐”往往就是“政治挂帅”,是浮夸的、扭曲的、脱离现实的,服务于一定的现实政治目标,服务于执掌权势者。1992年江泽民力推三峡工程上马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结果贻害无穷。

当今,技术经济学、项目管理、决策分析等等学术都非常发达,可以为任何一个大型、巨型基建工程,提供严谨的可行性论证。基建工程, 不仅要工程技术面可行,还要社会面、环境面(有时还包括国际面)可行,更重要的是要具备经济合理性。如果基建都严格遵循这条路线,中国的基础设施整体水平,就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在中共治下,任何时候都是“政治第一”,什么科技、经济、环境、社会考虑,都得为“政治”让路、为“大局”让路——这就是它所谓的“算综合帐”。而工程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则无人负责,甚至曲为之说,称之为“交学费”。

例如,中共窃国后,为制造“圣人出,黄河清”之象,毛泽东执意建“中国第一坝”——黄河 三门峡水电站。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提出不同见解,被打入右派行列,下放工地劳动。该工程于1957年4月动工,1961年4月完工,然而“完工之日,即是祸害的开始”。 1962年8月,黄河中游淤塞,才建造启用不到二年的三门峡水库因为积沙严重已经不能蓄水。如今,形同鸡肋的三门峡水库大坝还在原址残存,中共“美化”三门峡大坝工程,说它给后来建造长江三峡大坝提供了借鉴。

其二,由于“经济账”被抑制,各种项目蜂拥而起(所谓“投资饥渴症”),基建成为各派势力争夺的肥肉,腐败、权钱交易呈整体性、系统性、体制性的发生,这一切造成的成本失控、费用剧增、债务陷阱、社会矛盾、生态灾难等等,都用“算综合帐”来掩盖了。

举例而言。中国建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高速铁路网,虽然财务窟窿巨大(以其现有的资本收益率可能永远都还不清债务),但在“算总账”的指引下至今仍持续扩张。在这过程中,被称为“中国高铁之父”的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被称为“中国高铁第一人”的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 等,都因贪腐落马,被判死缓。但这并不妨碍刘志军的接替者继续贪腐。作为中共铁道部的末任部长、中国铁路总公司的首任“掌门人”盛光祖,在卸任5年多后,于今年3月25日宣布“被查”。

又如西南水电大跃进。金沙江为长江的上游,全长2308公里,其干流落差3300米,占长江水力资源的40%以上。这条大江如今就要被规划、建设中的25级水电大坝(总装机规模相当于4座三峡)分割成一段段静水:平均不到100公里就有一座梯级水库。其中24级悉数被三峡、华润、大唐、华电、华能5家国有水电巨头把持。“割据”金沙江给“群雄”带来巨大利益,却造成致命后果。第一,“抢水战争”。长江年径流量目前维持在每秒9600立方米至10000立方米之间,但年内分配不均匀,七成以上的水集中在每年的5月至9月,到三峡蓄水期的10月,整个长江径流量只有400多亿立方米,这时只够三峡一座水库蓄水的需求,届时怎么办?第二,加剧长江中下流的干旱,洞庭湖、鄱阳湖堪虞。第三,给西南地区带来地震隐患。第四,遭25级水电大坝的层层腰斩,金沙江必然死亡,而金沙江死了长江也难活。这些都是国家的灾难。但中国的水电规划已被国有水电巨头劫持,借口是“水电为是绿色能源”、发展水电可以缓解电荒、减碳等等,主导戴上“算综合帐”的大帽子。

其三,其实,在正常社会里,“经济账”和“综合帐”是贯通起来的,是在算好“经济账”的基础上来算“综合帐”,强调可行性,中国人有句话讲“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但同时也强调宏观视野,所谓“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经济账”和“综合帐”贯通的实质,在于理性精神。理性精神是算任何帐的精髓所在。现代人讲“系统思考”。中国古人讲“算”。例如,《孙子兵法》讲,“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也就是说,进行优势、劣势、机会和威胁的分析,计算敌我双方的全面的综合实力的对比,据此预测战争的胜负,来决策我该不该打。这里最忌讳的就是“政治挂帅”、“结论先行”、“为战而战”。

在现代社会,这种理性是有制度保障的,就是思想自由、学术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基本人权、民主政治等等。事实上,一些重大基建项目,影响面广,持续时间长,相关利益者反应激烈,各界认识有分歧,这往往需要在充分、自由辩论的基础上,进行政治决策。这样的决策,虽然不一定使每个人都满意,也许耗费时日,但能最大限度的避免非理性决策。

中共政权恰恰于此相反,迄今仍在实施党禁、报禁,一党专政,党内暗斗越演越烈,寡头瓜分了中国经济最赚钱的领域。在这种情势中,讲“既要算经济账,又要算综合帐”,不过是为政治得势者张目,为上马其属意的重大基建项目打开方便之门。

因此,对于今日中国来说,要搞好基建,不是来讲什么“既要算经济账,又要算综合帐”,而是要解决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问题。而要解决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问题,则必须解体中共,实现社会转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