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大右派储安平“被死亡”之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3日讯】今天的中共党章白纸黑字写着:“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是中共向全世界摊牌:它在中国搞的就是“党天下”。但是在1957年,谁要说中共搞“党天下”,谁就成了“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大右派。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节目。今天,我跟大家说说批评中共搞“党天下”而惨遭迫害的储安平

储安平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1909年生于江苏宜兴;1932年从上海光华大学毕业后,任《中央日报》副刊编辑;1936年赴英国伦敦大学深造;两年后回国,任《中央日报》编辑、复旦大学等校教授、《观察》杂志社社长兼主编。

1946年至1949年,储安平主办的《观察》杂志,超越党派,邀请当时学术界和舆论界最出色的作者来撰稿,发表了大量针砭时弊的文章。他自己也写了很多有影响的评论。

一时间,储安平成为“天下谁人不识君”的名人。《观察》杂志成为不同党派的政治人物和知识精英的必读刊物。这是他一生最辉煌、最耀眼的时期。

1949年9月,储安平到北平出席中共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之后,他担任过新闻出版总署专员、新华书店总店副总经理、新闻出版总署发行管理局副局长、《光明日报》总编辑、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和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储安平的“党天下”论是怎么回事?

1957年春,中共号召党外人士帮党整风,要求“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承诺“言者无罪”。6月1日,在中共中央统战部召开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座谈会上,储安平做了发言。

他说:“这几年来党群关系不好,而且成为目前我国政治生活中急需调整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关键究竟何在?据我看来,关键在‘党天下’的这个思想问题上。我认为党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

“在全国范围内,不论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做头儿,事无巨细,都要看党员的颜色行事,都要党员点了头才算数,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他接着说:“这几年来,很多党员的才能和他所担当的职务很不相称。既没有做好工作,使国家受到损害,又不能使人心服,加剧了党群关系的紧张,但其过不在那些党员,而在党为什么要把不相称的党员安置在各种岗位上。党这样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样的思想,从而形成了现在这样一个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我认为,这个‘党天下’的思想问题是一切宗派主义现象的最终根源。”

储安平特别谈到:“对于这样一些全国性的缺点,和党中央的领导有没有关系?最近大家对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见,但对老和尚没有人提意见。”

于是,他就对“老和尚”提了点意见。他说,中共建政初,中央政府六个副主席中有三个非中共人士,四个副总理中有两个非中共人士。可后来政府改组,中央政府的副主席,没有一个非中共人士。国务院的十二个副总理,也没有一个非中共人士。

储安平问:“是不是非党人士没有一人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没有一个人可以被培植来担任这样的职务?……这样的安排是不是还可以研究?”

这番“党天下”之论,如石破天惊,震惊朝野,被认为“在1957年中国知识分子政治大合唱中飙出了最高音”。不少人当场就拍手叫好。《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党媒都以醒目的标题,在显着的位置全文刊载。

储安平受到怎样的大批判?

然而,仅仅过了8天,1957年6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组织力量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的党内指示,并在《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亲自撰写的社论《这是为什么?》。中共口口声声要求党外人士帮党整风,结果一转眼,把这变成了声势浩大的反右运动。

作家章诒和在《往事并不如烟》一书中记录,1957年6月11日,时任北京市副市长、民盟北京市主任委员吴晗主持召开《光明日报》民盟支部会议,批判储安平。会上,吴晗厉声说:“过去国民党确实是‘党天下’,储安平现在说共产党是‘党天下’,不但是歪曲事实,且用意恶毒。”他声称,储安平之所以有勇气,是由于后面有人支持。他要求所有《光明日报》的民盟成员和储安平划清思想界限。

7月13日,储安平在第一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作了题为“向人民投降”的发言,全文刊登在7月15日的《人民日报》上。他说:在全国上下的批判声中,他感到“胆战心惊,坐卧不宁,惶惶不可终日”,承认自己“犯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严重错误”,“向全国人民低头认罪”。

尽管储安平已经投降,但针对他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同年11月12日,他被免去《光明日报》总编辑职务。从上任到被免职,他总共在报社工作了68天。

之后,在中共中央统战部指挥下,九三学社联合《光明日报》,举行了“千人批斗大会”,系统揭批储安平。许多知名人士参加,三十多人发言,场面浩大,气势汹汹。章诒和说,这次批斗会,算得上“是八个民主党派搞批斗的顶级之作”。

1958年1月,储安平被取消全国人大代表资格。不久后,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决定,撤销他的中央委员、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职务。

之后,储安平被下放到北京西南郊的一个农场,放了两年羊。再之后,他获准回家,但没有安排任何工作。他只好整天闭门读书,并在家里养了几只羊。

储安平哪里去了?

1966年5月16日,文革爆发。储安平再次受冲击,被批斗、抄家。

那年秋季的一天,储安平扫完街道回家,发现又有红卫兵来揪他去批斗。他立即从后院翻墙出逃,跑到数十里外的潮白河跳河自杀,但没有死成。他被人救起后,押回九三学社,交给造反派看管。有一天,他被放回家,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

直到10月的一天,储安平的女儿回家,发现家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只有在房间中央的一张椅子上,放着一个捆着的行李卷,不见储的踪影。她到处寻找父亲,却没有找到,不得不向九三学社的军代表报告。军代表立即报告中央文革小组和中共总理周恩来。周指示公安部组织了一个专门调查组。调查组在全国范围内找了两年,所有储安平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储安平就这样神秘失踪了。

中央统战部的“死亡结论”从何而来?

之后,关于储安平的下落,传出各种说法:有人说他在江苏出家当和尚了,有人说他在天津塘沽跳海自杀了,甚至有人说在美国的一个小镇上见到他了。

据当时参加调查的工作人员邓加荣在《寻找储安平》一文中透露:“笔者奉命去寻找,处处碰壁。”但是,到底如何“处处碰壁”?哪些部门哪些人在设置障碍?为什么设置障碍?邓加荣语焉不详。仅从“处处碰壁”这四个字中,可见其中必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储安平的儿子储望华在文章《父亲,你在哪里?》中回忆:1982年6月的一天,他离开北京去澳大利亚留学,在向送行的朋友告别、正准备乘车去机场时,忽然看见他原单位的领导匆匆跑来,手中拿着一份文件,向他宣布:“刚刚接到中央统战部来函,对你父亲储安平,正式做出‘死亡结论’,特通知其子女。”

储望华沉痛地写道:“在父亲失踪16年之后,在全国范围上上下下几度调查无结果之后,在我即将离别多灾多难故土的瞬间,竟以获得父亲的‘死讯’来为我离国壮行送别,心中猛然泛起一种莫可言状的感慨与伤痛……”

中央统战部的“死亡结论”是如何得出的?很可能他们知道储安平是怎么死的。

另据大陆《科学时报》1999年3月18日发表的文章《储安平生死之谜》,其中写道:储安平是被红卫兵活活打死的。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说到这里了,感谢收看,咱们下次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