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被对俄制裁震撼 中共求解无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4月22日,中共央行和财政部与几十家主要的国内及国际银行举行紧急会议,讨论如何保护中国海外资产免受如同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所遭受的美国主导的国际制裁(普遍认为,如果中共攻打台湾,将诱发类似制裁),但现场没有人提出好的解决方案。

这次内部会议,显示中共真的被震撼到了,因为这至少打破了中共如下三个思维逻辑。

第一个,“利益决定论”。虽然欧盟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例如,欧盟委员会网站数据,欧盟进口的煤炭、天然气、石油中,俄罗斯占比分别约为45%、45%和25%),但欧盟仍在推进对俄能源禁运,不惜自损八百,也要损俄三千。这表明,欧盟认为安全重于(经济)利益。

第二个,“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面临俄罗斯的强烈反应,欧盟、北约多年来都没有爽快接受乌克兰的入盟请求。这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不是直接攻击北约、欧盟;即使俄罗斯拿下乌克兰,以俄罗斯现在的经济实力,也不大可能继续侵略欧盟、北约;俄罗斯还使用了核威慑,尽显强硬。但是,欧盟、北约却断然出手,表明其认为和平必须捍卫、 “安全不可分割”、对侵略者绝不能苟且。

第三个,“经济和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绝对规律”,由此决定资本主义国家间矛盾和战争的不可避免。这是中共拉拢欧盟、离间美欧、分化西方、各个击破的理论依据。但这次对俄制裁,表明了美国领导下西方世界的联合及其力量。

这三个思维逻辑在中共以往的经验里,是无往而不利的。举例而言,1989年“六四”屠城举世震惊,美国等20多个发达国家联合制裁中共,中共一时遭受巨大压力(中国在世界市场上获得中长期贷款的渠道被关闭,来华外国投资减少75%,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由1988年的11%下降为1989年的3.9%,进出口增长率由1988年的38%下降为1989年的8.6%,1990年为3.3%)。但中共按照“坚持原则、政策不变、利用矛盾、多做工作、打破制裁” 方针,以日本为突破口,以美国为重点,1992年就成功走出了困境(个别制裁措施维持至今)。

但这次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却显示,这三个思维逻辑都撞到南墙上了。这沉重打击了中共武统台湾的野心。中共长期准备对台作战,尤其近年来大搞“灰色地带战争”,升级了对台军事威胁。这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某种程度上是替中共发动台海战争进行预演。但是,迄今的俄乌战争进程,粉碎了中共武统台湾的两个幻想:(一)闪电出击,速战速决;(二)相互经济依赖,限制西方制裁力度。

这次中共央行和财政部与几十家主要的国内及国际银行举行的紧急会议,正是对第二个幻想破灭的应急反应。

4月12日,英文港媒《南华早报》刊发文章称: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几天内,中共目睹了美国及其盟国以惊人的速度、协调和力量打击莫斯科的经济;现在华盛顿审视在未来的危机时刻,同样的经济武器是否也会对中共起作用?

该文作者之一的伯明翰( Finbarr Bermingham )披露,根据获得的消息,美方已经开始进行数据建模,包括没收中国银行在海外的资产、冻结中国企业和寡头的资产、让企业在短期内退市、让其他盟友切断和中国的供应链等,根据数据模型可以推算出这些制裁能让中国短期和长期损失多少等等。

这些消息使本已紧张的中共更加胆战心惊。其实,中共从俄乌战争一开始就高度关注西方对俄制裁措施,组织专家进行相关研讨,并草拟应对之策(如果落到自己头上)。例如,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公开发文称,“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对中国海外资产安全性做通盘考虑”(据中共商务部、国家统计局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2020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截至2020年底,境外企业资产总额7.9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净额25,806.6亿美元)。目前,净资产约2万亿。如果中美发生公开冲突,美国可能会切断世界与中国的贸易,还可能扣押部分中国流动性金融资产……余永定判断,虽然美国这种措施会对自身造成损失,但对中共造成的损害更大。

固然,有人认为:鉴于美中经济的紧密相连,哪怕中共入侵台湾,美国也不会对中共施加类似对俄罗斯的制裁,否则会导致“相互保证的金融毁灭(mutually assured financial destruction)”。例如,中国的经济体量超过俄罗斯的十倍;双边贸易方面,中国常年盘踞美国贸易伙伴的前三名,俄罗斯挤不进前二十;出口上,中国是美国服务出口的第四大市场和第三大商品购买者,俄罗斯的相关排名分别是第十九位和四十位;进口上,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地,而美国从俄罗斯购买最多的的原油和天然气,只占美国供应链的1%。

但是,通过俄乌战争,中共显然已经判断:如果发动台海战争,美国(领导西方)不是介入不介入的问题,而是如何介入的问题;不是有没有经济制裁的问题,而是如何经济制裁的问题。(美国、欧盟既然连俄罗斯的核威慑都不看在眼里,又怎么会被中共的经济报复吓住呢?)

中共现在所急盼解决的,是怎样有效应对制裁。不过,迄今为止,经济学家、国际经济界人士给出的基本都是否定的答案。例如,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资深中国观察家Michael Pettis表示,像中国这样的贸易顺差国家必须投资外国资产,除了美国债券之外别无选择(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今年1月,中共持有价值 1.06兆美元的美国国债,仅次于日本)。Pettis指出,透过制裁,华盛顿已经表明,对全球支付系统的控制赋予了美国巨大的权力,即使这导致中共、伊朗、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等积极想要持有美元以外的资产,“但仅纸上谈兵而已,他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的确,时移势易,如果中共悍然发动台海战争,已不可能再重演“六四”后打破国际制裁的故事了。美国领导的国际制裁,已成为制约中共妄动的重大因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