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要崩溃” 上海的澳洲人请求撤离援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6日讯】尽管上海当局声称该市的中共病毒(COVID-19)病例正在下降,但大多数居民仍然被锁在他们的公寓、大院或工作场所中。一些被困在上海的澳大利亚人请求澳大利亚政府组织归国航班,帮助他们逃离上海。

COVID阳性居民被上海当局强迫离开他们的家,进入条件恶劣的拥挤的方舱医院。一些澳大利亚人也经历了同样的情况。在深夜被大院管理人员、卫生当局和警察敲门,试图迫使他们自愿离开家,在隔离中心“露营”。

上海的澳大利亚侨民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在上海生活了15年的澳大利亚商人奥廷格(Nick Oettinger)说:“如果我被逮捕,我得到的领事援助比被扔进这些检疫中心更好。”

“人们被从他们的家里拖出来,那里卫生条件差,没有人会讲英语,也没有领事服务通道”,奥廷格说,“当然,堪培拉必须对此事提出外交抗议。”

奥廷格先生指出,在封锁的最初几周,法国和英国的外交信函写给中共政府,要求在检疫中心不要将父母和孩子分开。虽然澳大利亚是信中提出要求的30个国家之一,但奥廷格认为当地的情况需要更多的回应,包括为急于离开上海并返回家园的澳大利亚人提供更多帮助。

“领事馆组织一个包机有多难?”奥廷格问,“拿起电话给澳航,算算账,再跟上海的澳大利亚社区说说我们每人要花多少钱。”

数百名澳大利亚人在名为“五月离开”和“六月离开”的微信群中分享信息,他们正试图在离开上海的有限航班上找到稀缺的座位。但令他们更加焦虑的是,定期的航班取消将使一些外籍人士滞留在机场,因为社区大院的保安不允许离开的居民再返回。

ABC看到的信息表明,澳大利亚领事人员正试图提供帮助,但却面临着中共官僚机构的激烈抵制和巨大压力。

在一个案例中,一名澳大利亚官员与一名有特殊医疗需求的澳大利亚妇女所在的居委会进行了交谈,但在希望允许她在家里进行隔离时遭到拒绝。这名官员随后试图联系更高级别的主管部门,但根本无法与相关负责人交谈,他发誓第二天会继续跟进。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外交政策专家、前驻北京外交官娜塔莎·卡桑(Natasha Kassam)表示,领事馆官员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虽然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人寻求帮助是完全正确的,但澳大利亚政府能够提供的领事服务会非常的有限”,卡桑解释说,“在紧急情况下,在一个不透明的、不断地改变政策的政治体系中,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DFAT)受到很多限制。”

DFAT的一位发言人告诉ABC,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继续就COVID-19的应对措施与地方当局直接接触,包括家庭待遇以及解决与COVID限制相关的福利问题”。

(记者李昭希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