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对华演讲抢先看 定位中共是美主要威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6日讯】拜登政府上任一年半以来,即将首次阐述美国政府的对中国战略,即美国的最大威胁仍是中共,而不是俄罗斯。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原定于周四(5月5日)在乔治亚华盛顿大学发表演讲,但因临时得知COVID-19检测呈阳性,国务院周三(4日)通知说,演讲会另择时间。

美国媒体已经提前透露了部分拜登政府对华战略的背景以及内容。

《华尔街日报》周三报导说,虽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备受关注,但拜登政府准备在演讲中更新信息,即美国仍将中国(中共)——而不是俄罗斯视为其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

外交政策专家介绍说,乌克兰危机分散了美国政府及其盟友的注意力,使它们不能集中精力处理与北京的关系,并引发了关于如何处理同时来自莫斯科和北京的挑战的辩论。

拜登政府将在5月与亚洲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接触:下周将在华盛顿举行美国-东盟特别峰会;拜登上任后将首次出访韩国和日本;将于24日举行包括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四方领导人的首次面对面会晤。

“在这个时候,华盛顿认为提醒并澄清其中国政策以及赢得这些国家的支持非常重要。”《华日》报导说。

前美国国务院东亚助卿丹尼尔‧罗素(Daniel Russel)资料图。(萧桐/大纪元)

演讲主持:国际秩序的主要挑战者来自中国

前奥巴马政府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现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the 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副总裁的丹尼尔·罗素(Daniel Russel)说:“现在重述对华关系现状、今后的方向以及对此的建议,是非常有意义的。”

“这届政府现在强调,请注意来自俄罗斯的国家安全挑战,但从大的方面来说,对美国和美国所致力(维持的)国际秩序的主要挑战来自中国(中共)。”他补充说。

根据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网站的信息,原订的布林肯对华演讲由该智库负责主持。

美是否将中俄视为一个战场

《华日》说,在对华演讲中,布林肯可能会强调中共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与俄结成的政治联盟。美方官员认为,这一立场与中方声明的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相悖。

北京否认其立场存在任何矛盾,并指责美国是俄罗斯入侵的“主要煽动者”。

中共与俄罗斯的关系使西方的一些政治家将北京和莫斯科捆绑在一起,认为是一个新的“轴心”。但在北京与俄罗斯相比所构成的威胁有多大的问题上,一些欧洲官员与华盛顿持不同意见。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高级副总裁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告诉《华日》:“布林肯很可能会利用这次演讲将俄罗斯和中国带来的两个挑战联系起来,并强调它们的联手给现有全球秩序带来的风险。”

拜登政府已经开始着手定义中俄构成的共同威胁。在2月份俄罗斯全面进攻乌克兰后不久,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印太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公开活动中表示,美国有能力应对北京和莫斯科带来的挑战,就像美国在二战和冷战期间在 “两个战场”运作一样。

到了4月份,坎贝尔改变了这一说法。他在华盛顿的一个智囊团上说,中俄威胁代表着“一个战场”。

拜登不寻求改变中国共产党制度

《华日》说,最近几个月,拜登政府对华政策已经慢慢成形。该政策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是恢复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和安全领导地位。

白宫2月发布的《印度-太平洋战略》说,美国寻求的“不是改变中国,而是塑造它所处的战略环境,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一种最大限度地有利于美国、我们的盟友和伙伴以及我们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的影响力平衡”。

白宫官员表示,美国的目标不是改变中国以共产党为中心的政治制度,而是 “塑造中国周边的环境”。

因为国务院不会公开发布“中国战略”,所以国务卿布林肯的演讲预计不会有后续的具体行动。

一位熟悉该战略内容、签署保密协议的国家安全专家告诉《政治客》,布林肯即将发表的演讲与过去的公开发言保持一致,将偏重于强调民主与专制的价值观。

他说:“中国战略基本上是‘川普加精’,再加合作伙伴和盟友。”

他还透露,该战略“自(2021年)11月以来一直放在拜登的办公桌上”。

拜登的对华战略方针将明显排除自理查德·尼克松总统1972年对北京进行外交接触以来,过去多届政府追求的“接触”概念,而是变成布林肯说的“该竞争的时候竞争,该合作的时候合作,该对抗的时候对抗”。

拜登在一年前向国会发表的第一次演讲中概述了他的总体愿景。他说:“我们正在与中国和其它国家竞争,以赢得21世纪。”

印太经济框架或是美对华政策的关键

《政治客》报导说,美国政府对华战略的关键是在亚洲和其它地区建立和加强联盟和伙伴关系,以对抗北京通过日益增长的外交、经济和军事影响力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行为。美国面临的挑战是确保这些国家对该战略的认同。

拜登政府2021年10月公布的“印太经济框架”表明,美国希望在印太地区通过贸易、“供应链弹性”和其它措施对抗北京的区域经济板块。

拜登官员一直试图希望包括印度、越南、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内的国家加入“印太经济框架”,以加强美国与该地区的经济来往。

到目前为止,“印太经济框架”推进得很慢,部分原因是该地区的合作伙伴对损害其与北京的贸易关系持谨慎态度。特别是一些国家担心将台湾纳入其中可能惹恼中共。

拜登政府的一些经济高官最近已表示,不会考虑将台湾纳入该公约的要求。

据接近白宫的人士告诉《政治客》,建立经济框架的难度体现出华盛顿在实现其中国政策的认同方面面临挑战,但白宫内部对在贸易和经济问题上,对中共应采取何种程度的强硬态度也存在的分歧。

同时,拜登团队在是否削减从中国进口的关税以帮助降低消费者成本和通货膨胀上也存在分歧。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