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電洩中共最高層機密文件(2):外鬆內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7月10日訊】一邊塑造更開放的形象,但事實上卻以更多的審查和控制來鉗制中國社會。這就是從中共的最高領導層的機密檔中表述的指令——暗示現在是強硬派在控制著國家的發展。“尤其是對任何針對党及其領導人、還有提倡其他政治體制和新聞自由的進攻都要予以鎮壓。”這就是在一份洩露給了《丹麥日報》的中共中央委員會的官方機密檔中表達的核心思想。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幷校對。

在文檔的第一頁,它說這些內容已被中央委員會批准,現被分發執行。這是從中國最高層人員洩露出來的一系列檔之一,它與中國領導人的公開聲明截然相反。中國政府一直堅持它沒有行使任何審查,還有許多其他的類似的宣稱。但是,官方檔在好幾處都指出,中國當局應如何防止人們接觸到"政治敏感資訊",還提出了實例。這些資訊必須從互聯網、媒體和書籍中被"遮罩"或"破壞"或"清除"掉,中央委員會發給下級國家機構的指示非常明確。

該檔的日期標明的是三月初,已傳達給了"所有省級政府"和“解放軍的所有總部”,要求他們要”共同努力,認真執行黨中央和國務院領導同志批准的政策”。

該檔進一步指出,這是為了徹底消除“對中國革命歷史和思想的錯誤闡釋,因為它們可能會鼓勵分裂主義、在人民之間製造分歧、推行宗教極端思想或挑起社會衝突或大規模示威等等。”

同一份檔介紹了如何建立本地的機構,來提升和監控互聯網審查,以及積極地參與聊天室和博客討論,以便操縱輿論,使之轉為對中共有利。

同樣的說法在其他的檔中也有重複,包括一份來自于北京市委領導的檔,其中宣稱“所有在中文的和國外的網站上的違法和有害資訊應被完全封殺。”而且,傳播這類資訊的人應被“快速起訴、快速定罪。”

表裡不一

該機密文件揭示出,中國政府玩的是“兩面派”,它希望展現給外部世界的自我塑造出的形象和它實際想要統治的方式這兩者之間橫亙著巨大且還在增大的鴻溝。共產主義政權的宣傳機器得到的指示是,要向外界介紹中國的和平、民主和日益開放的形象。但關起門來,其對中國人民和社會的管控已經加強到了一個新的嚴厲的水準。

“雖然這不是什麼秘密,中國有一個廣泛的審查體系在工作,但政府否認它的存在,這些檔是以政府自己的話打自己的臉,”香港大學的媒體分析者班志遠(David Bandurski)這麼說。

除了證明了對增加國內媒體和互聯網的控制和審查正在增加,該文件還描述了建立線人體系,負責發現和監視重點公民。另外,北京還認為要抵制西方對黨的權力的威脅,要加強對外國記者和NGO的控制等等,具體的說法是“對西方文化產品進入中國要加強控制”。這應該也結合了向中國人民進行更多的宣傳努力,讓他們少受“外界的危險資訊”的影響,並“能夠更好地理解共產黨的力量。”

強硬派在掌權

長期以來,西方一直希望中國強勁的經濟發展會自動導向政治解放和中國人民獲得更大的公民權利和自由。但是,這些洩露出的檔則體現出北京將盡一切力量確保這種情況不會成真。

“這表明中國並沒有走向通往更自由的社會的道路上,雖然許多西方政府願意作此設想。”事實似乎剛好相反。”巴黎的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的中國學者白廈(Jean-Philippe Beja)這麼說,本報向他提供了部分洩露出來的檔。

雖然本報已經向班志遠提供了部分內容,他還沒有讀過這些檔。他認為這些檔可以體現出當今北京的政治風向:“很明顯,現在黨內是強硬派在掌權,政府想要展示給外界的中國形象和實際情況相差得愈來愈遠。”

來自最高層

通常,中國地方政府被認為是違反人權、壓制和管控媒體和普通公民的始作俑者,而在北京的中央領導則顯得像是相對較寬鬆的行的支持者。但這些檔包括了從最高領導傳來的要求強硬立場的指示:大部分要求加強控制的指令都來自於黨的中央委員會,即黨的最高機構。

洩密檔的時間是在1月下旬和3月中旬期間。也就是說,就在獄中的異議人士劉曉波在12月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不久,幾乎和網路上出現的匿名呼籲抗議(受到北非和中東的普遍的起義的啟發)流傳的同時,讓中國當局對於幾名批評當局的認識施以了特別的重拳打擊。許多傑出的律師和活動家被逮捕、軟禁或乾脆消失。正在進行的嚴打中最引人矚目的是藝術家和活動家艾未未,他在被押81天后於上週三才剛被釋放,而且中國當局顯然讓他噤了聲。

白廈說:“我們不得不假設這些檔的出臺時,當局正在一種擔心國內民眾騷亂的恐慌狀態下。”

處處暗藏告密者的社會

要被加緊鉗制的不僅僅是互聯網和中國媒體。中央宣傳部1月22日發出的一份檔稱,“對群眾的日常監控要延伸”,這種監控主要要通過建立"更有效"的"線人和通風報信者"系統,他們將代替當局尋找"危險資訊"和"危險人物"。這些線人應設在“學校、大學、工作場所,村莊和社區中。”

該檔說,方法是在“中央”——即黨中央——“同意”之後,由省政府和全國各地黨委將負責實施。

白廈說:“使用線人的方法似乎是過去就採用過的手段,現在更加變本加厲,目標是對任何敢於探頭的人。”而且,這位法國教授繼續說,這些檔表明“這個政權現在又一次開始滲透到人們的生活之中,甚至會打擊那些私下裡觀點的人。在很大的程度上,當局已演變成出了閉目塞聽的習慣,對中國人在小型聚會中提出的誠實的觀點全然不聞。顯然,他們現在想阻止這種坦率的發言。這樣的發展令人不寒而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