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公共情婦」就是「共產共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7月29日訊】維基解密披露中國(共)高官的“公共情婦李薇,認為她“可能”是台灣特務。對這個說法,我是一笑置之。台灣軍情局依慣例拒絕評論是明智的,馬總統也沒有出來自我貼金,因為如果她真是台諜,也是發生在陳水扁執政時代,頂多只能追追溯到李登輝時代,表明他們還有敵我意識,與馬總統無關。

公共情婦不是台灣間諜

我之所以一笑置之,乃因此人的成長經歷,完全與台灣無關,而她周旋在十五個高官之中,所得的利益,遠遠超過台灣軍情部門所能給她的利益。那麼為何會有台灣間諜之說?我估計,因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很丟共產黨的面子,共產黨不會承認這些官員人品惡劣、道德敗壞,因為他們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因此把他們推給被“台灣間諜”這個“禍水”引誘、腐蝕才墮落,就可以保住共產黨的“偉光正”形象。從中國媒體後來報道這個李薇最後還能“脫身”更證明了這一點,因為如果真是台灣間諜,豈會無罪?而且,如果此姝真是台灣間諜,涉案的幾個高官有些怎麼可以復出甚
至升官?

看到媒體有關維基解密的報道說,“據稱與十五名中國(共)高官有染的女富豪李薇,二○○六年十月因逃稅被捕,據稱最近已重獲自由,且因『配合調查』,得以保留大部分資產。據媒體報道,李薇為原中國石化董事長陳同海的情婦,後經陳同海介紹認識原山東省委副書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並與其維持親密私人關係,後來又輾轉介紹給財政部長金人慶。”

這個報道不太準確。根據過去媒體及今年《財經》雜誌的文章,她“腐蝕”中共高幹的主要“路線圖”順序應該是金人慶、俞正聲、陳同海、杜世成。最後也因為杜世成的貪腐案而使整個事件曝光。

李薇原是雲南省長李嘉廷的情婦,二○○三年李嘉廷因為貪腐案被判死緩,但是他的多個情婦中,被聚焦的是徐福英,雖然李薇與她相識,但是還得以脫身,離開雲南到北京,另擇他木而棲。而金人慶大學畢業以後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雲南,從基層做到副省長,後來雖然調國務院出任京官,二十三年中他在雲南的人脈仍不可忽視,因此李薇還在雲南時就認識了金人慶。因此在雲南出事後就往北京發展。金人慶妻子有精神病,家庭不幸福,因此李薇要趁虛而入也比較容易。《財經》雜誌說她“經財經大員引入北京”,指的應該就是金人慶。

主要引薦者是金人慶

問題是金人慶又把她引薦給其他高幹,也許是為她的生意鋪路,而她以“獻身”作為社交手段,因而就成為公共情婦而結成廣泛而又緊密的關係網。李薇主要從事的行業是煙草、地產、石油等壟斷的暴利行業。煙草是雲南特產,是李薇在雲南經營的本業。接著,她進入深圳特區,利用那裡的寬鬆政策大展拳腳,並且結識公安官員,也取得戶口。

早在北京,金人慶已經把他介紹給建設部長俞正聲,發展地產。俞正聲是江青前夫黃敬(擔任過一機部長)的兒子,黃敬被毛澤東在黨的會議上咄咄逼人的態度嚇瘋,一九五八年病逝。二○○一年俞正聲調任湖北省委書記,李薇跟去湖北發展,也許俞正聲比較謹慎,李薇在湖北沒有撈到什麼油水,俞正聲再把她託付給同是太子黨的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與主管北京市政建設的副市長劉志華;但是因為劉志華情婦王建瑞的阻擾(吃醋?)與北京城建市場的複雜局面(“有力人士”太多了),李薇在北京的發展不容易,結果俞正聲再把她介紹給他以前在山東的老部下,青島市委書記兼山東副省長杜世成。於是山東成為她的重要基地,地產與石油成為李薇經營的兩大行業。她在青島就有兩座別墅。她的老爸是法裔越南人,那座法式別墅就成為她老爸的住家,以解鄉愁。

到案發時,李薇在北京、青島、深圳、香港及海外成立了近二十家公司,涉足煙草、地產、廣告、石油、證券等多個行業,關聯資產近百億元。而因為涉案身陷囹圄的還有最高法院原副院長黃松有、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鄭少東、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王益等。

三個重要官員沒有點名

其中涉案的還有一個人,就是國安部長許永躍,不知什麼人把她介紹給許永躍,許讓李薇以“執行特別任務的要員”身分,在九七後獲得赴港證件,也因此取得香港居民身分。維基解密說李薇“自稱是在中國軍事情報部門工作”就是這個道理。被中國通緝的大走私販賴昌星也是“國安”身分到香港落戶。正是這種身分容易被引申為“台諜”,乃至“雙面諜”。

在這些涉案高官中,除了敵我矛盾被判刑的被《財經》點名,許永躍、金人慶與俞正聲沒有點名,因為是“人民內部矛盾”。許永躍原是陳雲秘書,所以推薦他的老幹部為此痛心疾首,但許只是下台而已;金人慶是世界公認的能力極強的財長,因此“雙規”後降職復出,現已退休;最幸運的是俞正聲,他是李薇的大恩人,不但風雨不動安如山,案發後的二○○七年十二月還晉升上海市委書記(二○○二年十六大時出任政治局委員)。俞正聲的哥哥俞強聲一九八○年代中期逃往美國,出賣了長期在美國情報機關潛伏的共諜金無怠。俞正聲在沉潛多年後,還是得到太子黨的相互照應而出頭,捲入“公共情婦”事件中還得以升官,可說是一位福將。

在中共九十年的黨史中,“亂搞男女關係”是“小節”,創黨總書記陳獨秀有二奶,中共六大選出的總書記向忠發與妓女同居,毛澤東更是一個大淫蟲。所以如果沒有其他貪污事項,只是與“公共情婦”睡覺,對共產黨來說,小事一樁耳。

而依照中共的潛規則,部長、政治局委員這一級貪官要公開點名處理,必須政治局會議通過。所以要動俞正聲並不容易。至於政治局常委這一級,則有免死金牌,所以是中共官員終身奮鬥的目標,現任全國政協主席的賈慶林,被江澤民“帶病”送進政治局常委而可高枕無憂了。溫家寶如果出事,也不會在貪腐問題上,而是他的異端言論,為此中紀委已經透過《人民日報》出面警告要遵守黨的政治紀律。

與十八大人事佈局有關?

公共情婦就是“共妻”可以理解,可是與“共產”又有什麼關係?這有兩個理由:第一,李薇這類女人甘做二奶或公共情婦,目的是攫取經濟利益。也只有中共高官可以讓她們把公共財產變為她們的私有財產,讓她們來“共”人民的財產。第二,中國專制制度得封建制度真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還有什麼不是他們的?女人當然也是男人佔有的財產;封建主義再與共產主義結合,女人還是男人的共有財產呢,“杯水主義”不但過去在中共黨內流行,上述的事例再次證明。

“公共情婦”事件在中共十七大召開前夕爆發,《財訊》雜誌今年二月重炒這個議題,加上維基解密的披露,估計也與十八大人事佈局有關。最明顯的是與俞正聲的仕途有關,但由於他的年齡已經六十六歲,已經不是熱門的常委人選。是否會有其他影響,還看事情的發展,因為我懷疑,是否還有更高的官員也捲入這個醜聞中,以致最後這個“公共情婦”事件不了了之,李薇甚至還保住好些財產。如果有,那就是“桃色保護傘”了。

文章來源:《動向》月刊 2011年7月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