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球寫給鐵道部的感謝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7日訊】鐵大哥:

您好,您全家好,我是中國足球,在此水深火熱之時給你寫信,我的心情此起彼伏。

鐵大哥,我真是太感謝你了,感謝你八輩祖宗,以前天國人民活著,無非就是吃飯睡覺罵我們,現在你們硬生生把老三件事改造成了新三件事:吃飯睡覺罵鐵道部,緣分啊!

《刀鋒1937》中,寇世勳對孫紅雷說:誰能與我出生入死,誰是我的兄弟,從屬相講,你我基本都是吃人飯不辦人事的畜生類,也都被罵個半死,畜生半死和出生入死我看也差不多,所以我一口一個大哥叫,你應該不會跟我說「亞麻袋」吧?

鐵大哥,我寫信感謝你,主要想聊表一下我的敬仰之情。我想說,我對你的敬仰之情如動車墜橋連綿不絕……

首先,鐵大哥您真乃大丈夫也!

俗話說,無毒不丈夫,從這點上,您真是大丈夫,丈夫中的戰鬥丈夫。有首歌唱道: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毒……,建議拿來做形象廣告推廣。

其實,以前我認為自己已經夠毒的了,每踢場球就讓大批還在硬撐的球迷吃不好睡不好,有高血壓心臟病的也零星地氣死過幾個。但現在,我想說我本善良,一車廂一車廂地毀人,一家一家地滅門,這麼高密度大火力地殺人,我真沒幹過,光想想就要尿褲子了。

俗話還說,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說把車頭埋了就埋了,說把它挖出來就挖出來了……

其次,鐵大哥你們家天才橫飛

黎叔說,21世紀最寶貴的是人才!鐵大哥,我發現你們家全是人才,還全是很「二」的人才,也就是天才。這個灰常讓我羨慕嫉妒啊,你說,咋我們家全生的是笨蛋和倒霉孩子呢?

拿幹事的來說吧。青島海利豐那幫傻孩子,為了賭球那點錢,拿大腳拚命往自家門裡踢,也楞是踢不進一個球,你說這都笨都啥地步了。

再拿幹部來說,亞龍輕輕地走了,就如他輕輕地來,南勇輕輕地走了,也如他輕輕地來,揮一揮手,只戴一副手銬,不要問他們到那裏去,地球人都知道,你說這都倒霉到啥地步了。

鐵大哥,你們家就不一樣了。隨便拿出個王勇平,就一鳴傾人城,二鳴傾人國。

「這是一個奇蹟」,多麼純潔的肯定句,一切罪過皆可諒解。

「你信嗎?反正我是信的」,多麼偉大的設問句,一切問題迎刃而解。

還有安路生,這個咋聽咋像反賊安祿山的天才,一會是鐵路局長,一會是總調度,一會又是鐵路局長,在他折返跑式的履歷中,多少條人命灰飛煙滅。

還有還有還有,當溫總理在講話時,站在身後的那個叫盛光祖的,你們的頭,是多麼地深沉和酷斃啊。

最後,鐵大哥您又高又硬

黃四郎只不過是有若干銀兩若干條槍,殺過若干在任縣長,湯師爺和張麻子就齊聲恭維說:「黃老爺,您又高又硬」。

鐵大哥,我說句掏心窩子的話, 您比黃老爺高、您比黃老爺硬。

我們踢球踢輸了,只會說敵人太強大,裁判太坑爹,最多說天氣不大好,沒心情踢球。

聽聽,真是一點想像力沒有,一點技術含量沒有。所以球迷朋友們說我們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我們私下裡是很認可的。

但你們就不一樣了,不就追尾那點事嘛,全是打雷鬧的。聽聽,一出口就天雷滾滾,這是多高的高論啊,完全脫離了低級趣味。

還有我們出再大的事,最多是個體育局的副局長過來摸摸筒子們的頭,安慰一下就走了。你們就不一樣了,溫總理那麼大年紀,連著生病11天,還得跑過來替你們擦屁股,這你們得是多高的高度啊。

說完高度,再說硬度。鐵大哥,你絕對是我見過的最硬的人,所有的女人當然沒你硬,所有的男人也肯定沒你硬。

全世界都在問:到底是誰,下令埋了車體殘骸?

您毫不蛋疼地直直地聳立在那裏,硬邦邦地,怎麼看也只能看看出三個字:我不說。

硬吧?

據說你們還欠著銀行幾萬億的人民幣。

馬勒隔壁,大哥,你也太硬了吧?

好了,就說這麼多吧,我們剛剛7:2勝了老撾,卻看到篇文章《余則成告訴翠平:有一種勝利叫恥辱》,既然恥辱了,我就躲起來裝孫子去了。

祝你繼續金槍不倒,永不倒!

您的忠實朋友兼粉絲

中國足球
2011年7月28日

(引自天涯雜談,有刪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