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再曝光湖南宣傳部禁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8日訊】當西方的社交網絡如Twitter和Facebook在中國被封堵後,它的中國版本微博便成長起來了,現在中國已成為微博的時代,近日,中國SINA微博上有媒體人貼出了湖南省委宣傳部以禁令封殺當地媒體的報導。在“媒體”沉默的情況下,微博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德國之聲》引述網友透露,"湖南益陽的沅江市瓊湖街道辦的界和村民服從洩洪而搬遷,未有安置和土地。多年後發現,所謂洩洪區變成小開發區,政府大賣土地建一工廠。湖南一電視台調查後,沅江宣傳部副部長龔某多次哀求不要報導,遭拒絕,設法找湖南省宣新聞處副處長文某,晚上十二點緊急給電視台下禁令,並臭罵記者。"

這條微薄經湖南籍資深媒體人鄧飛轉發後,引起了不少中國媒體從業者的共鳴,鄧飛就評論說,"我看,記者最主要的職業病是抑鬱,主要根源是大小宣傳官員各類禁令。"

7.23溫州動車追尾事件,中共中宣部下達新聞禁令。儘管對於這次中宣部的慣用禁令,大陸媒體出現了史上抗命潮,中國的微博發布了上百萬條有關動車事故的消息。讓世界見證了這次慘案的真實狀況。

網友說:雖然微博和網絡被某些利益集團和當權者忌憚和封殺,但我們還是有理由相信,網絡的力量將無法阻止,正義的力量將不可摧毀。

媒體人微博中抗議禁令

溫州慘案,中宣部禁令下達後,多家報社編輯在微博上貼出被撤下的版面。也有記者在個人微博上散佈無法見報的新聞。

《新京報》一名編輯上網解釋被迫撤版的過程,“堅持又堅持、妥協又妥協之後,僅存的四個版也被和諧。沒辦法,我們要為2000多個新京報員工的飯碗考慮。”

一名北京媒體人說:“為今晚的扼殺氣憤卻又無奈,不得不從。在中國,一切媒體都是黨報,一切新聞人都是臭不要臉,一切遇難者都是我們自己。”

另一名廣州報社的資深編輯說:“今夜,百家報紙在撤版,千位記者被斃稿;中國,萬個遊魂無處安放,億個真相正在破碎。這個國家,無數只惡棍的手,在羞辱著你。”

北京一名資深媒體人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多年前,中宣部以各地宣傳系統向媒體下達禁令,往往是以傳真文件方式。此後,由於媒體從業者對此記錄並外傳的現象屢見不鮮,尤其是師濤案(2004年,湖南媒體人師濤因向外界傳播新聞禁令,被判刑10年)後,禁令傳達往往改為電話或者短信形式,以免留下證據。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