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新聞發言人 走不出的尷尬處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13日訊】在動車事故新聞發佈會上一夜成名的王勇平,他的語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成為火爆網路的流行語。自從2003年以來,大陸的國務院專門辦班為各部門培訓新聞發言人。但是專家指出,中國的新聞發言人在謊言體制下注定處境尷尬。

據報導,王勇平來自於號稱“黃埔一期”的資深發言人。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史安斌,曾擔任2003年國務院主辦的“全國新聞發言人培訓班”的主講教授,他認為,王勇平在新聞發佈會上面臨的困境,正是目前中國發言人現狀的集中體現。

隨著中國社會矛盾衝突頻繁爆發,中共當局開始在各部門設立新聞發言人。去年中央和省級政府新聞會就達到1700多場。而這些發言人卻往往不能滿足公眾的知情權,成為作秀的花瓶或者替罪羊。

《人民網》引述網民觀點,把中國的新聞發言人形象做出分類:比如,無可奉告型,大包大攬型,照本宣科型,自我辯護型,報喜不報憂,惱羞成怒型和感情錯位型。

報導說,有的新聞發言人面對記者的提問三緘其口,口頭禪都是“無可奉告”。有的發言人認為自己的任務就是堵槍眼,轉移視線,替人受過,大包大攬,有的發言人事先準備好臺詞,不分場合不分對像照本宣科。而有的官員惱羞成怒的反問記者“你是哪個單位的”、“你在替誰說話”,人們也經常聽到。有的新聞發言人本末倒置,在重大傷亡現場不首先公布人員的傷亡,而是大談救援人員的英勇行為,大談領導重視、措施得力。

報導還引述“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王君超的話說,網路使新聞發言人面臨極大挑戰,微博等新型媒體工具可以實現“所有人面向所有人”模式下的“協作傳播”,從而挖掘事實真相。在這種情況下,發言人如果不告知真相就會漏洞百出。

北京學者彭定鼎指出,當一個掩蓋真相的發言人針對越來越開放的媒體和公眾質詢的時候,只能是言不由衷,笑料百出。

彭定鼎:“指鹿為馬,東拉西扯,轉移話題,窮兇極惡,恐嚇威脅,就是不能說真話,就是不能說事實。這個我覺得一點都不奇怪。中國這個體制培養的發言人就是要顛倒黑白的。”

王君超認為,新聞發佈會的社會效果,永遠只服從於一個原則,那就是:尊重事實,告知真相。一場虛假的言不由衷的發佈會,無論包裝得如何堂皇,無論取得如何立竿見影的瞬間效果,都只能是浮雲。

前《百姓》雜誌主編黃良天指出,中共當局賦予新聞發言人的角色注定他們走不出困境。

黃良天:“他們只不過是演戲給公眾看。不是把內部的東西剝開讓公眾看。不是讓公眾知情。而是怎麼樣把這個事情掩蓋的更好。政府和政黨賦予他們的使命就是這樣。所以他們沒辦法做到實話實說。沒辦法說真話。”

大陸文化評論家葉匡政指出,中共把新聞發言人作為“危機公關”的工具。但是危機公關的首要重心是“公布真相”和“尊重生命”,中共卻不可能做到。

葉匡政:“中國基本上政府意識形態的空洞化,導致他整個語言體系是一個謊言體系,就是國家謊言體系。導致新聞發言人面臨的困境。”

中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於2008年5月1號實行,許多地方都建立了新聞發言人制度,公布了發言人名單和電話,但往往這些電話無人接聽,甚至新聞發言人成為某些政府官員拒絕媒體採訪的盾牌。

新唐人記者秦雪、李若琳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