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昌海:階級敵人是如何炮製出來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0日訊】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長時期內,「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成為家喻戶曉的政治口號。所謂「階級鬥爭」就是發動群眾搞「窩裡斗」整人運動,隨意地性將一些國民劃定為「階級敵人」進行鬥爭,剝奪政治權利,受到非人摧殘,子孫後代,親戚朋友都遭受株連,無不處在歧視和屈辱中受盡磨難而苟且偷生。

那麼這些「階級敵人」又是如何炮製出來的?

建國初期,制定家庭出身成份論,根據家庭財產和經濟狀況將國民分別劃定為:地主、富農、資本家、上中農、下中農、貧農、僱農成份。家庭生活條件比較富裕被劃定為地主、富農、資本家成份,就成為「階級敵人」,財產被沒收,其成員身心上的摧殘和折磨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前所未有,難以描述。

曾經在舊政權從政從軍人員,有海外關係家庭成員也都成為「階級敵人」。對社會現狀不滿,倡導民主、自由、人權的人則成為反黨或反革命分子。這類「階級敵人」處境最為險惡,在接二連三的嚴打運動中隨時都有可能被鎮壓槍殺。

1957年,毛澤東巧用「引蛇出洞」詭計,假意倡導「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以「除三害」黨內整風運動為誘餌,熱誠號召人民給黨「提意見」,並信誓旦旦宣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而後,突然間開展轟轟烈烈的反「右」運動,全國各地有55萬人被劃定為「右派分子」,致使100多萬文化人淪為社會賤民,即便是小學生也難逃厄運。比如四川達縣小學生張克錦,自小表現出繪畫天賦,曾經獲得少兒繪畫大獎;鄰居冉某請他幫忙畫了一幅諷刺其工作單位領導「一手遮天」含意的漫畫而闖下大禍,冉某因此被劃定為「右派分子」,不久跳大橋自殺身亡;小學5年級學生、年僅12歲的張克錦因此被抓進監獄,被戴上「右童分子」帽子關押7年,21年後才得以平反昭雪恢複名譽。人生最美好的青少年時代只因幫助別人畫了一幅畫,就這樣在屈辱歧視中度過。

在反「右」運動腥風血雨籠罩下,許多人難以忍受折磨含冤自殺,其它人無不在歧視、凌辱中苟且偷生近30年。毛澤東對此洋洋得意誇耀:「牛鬼蛇神祇有讓他們出籠,才能殲滅他們;毒草只有讓它們出土,才能鋤掉。」這次反「右」運動,將中華民族一代精英幾乎一網打盡,將中華民族正直、正義的脊樑幾乎完全打斷。從此以後幾乎沒人再敢說真話,只能聽到歌功頌德聲音。

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將階級鬥爭運動演繹到登峰造極地步;殘酷的「窩裡斗」整人運動禍及全社會,社會經濟慘遭摧殘,國民心理慘遭毒害;造成人性泯滅,道德淪喪,是非顛倒,天下大亂。

1965年11月10日,姚文元拋出了《評吳晗新編歷史劇》文章,發出了「文革」信號。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發布通知,點燃文化大革命; 5月25日,北京大學七名大學生「第一張大字報」出籠,毛澤東積極支持煽風點火;新聞廣播、報刊雜誌廣泛宣傳,全面拉開文化大革命運動序幕。1966年8 月5日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進行期間,毛澤東用鉛筆在一張報紙的邊角上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將矛頭對準國家主席劉少奇和鄧小平、彭真、羅瑞卿「資產階級司令部」,將文化大革命運動引向高潮,全國各地紛紛組建「紅衛兵」學生組織進行全國大串聯,從全國各地湧向首都北京,乘坐車船都不買票。

自1966年8月18日起,在70天的時間里,毛主席8次分10批接見1200萬紅衛兵。國家損失消耗的財力、物力不計其數。同時,在「破四舊,立四新」口號煽動下,全國各地掀起毀壞歷史文物,燒毀書刊字畫高潮,文化遺產慘遭破壞,拆毀廟宇古迹無數,毀壞程度空前絕後;全國上下約有一千萬戶人家被抄,散存在民間珍貴字畫、書刊、器皿、飾物、古籍不知有多少在火堆中消失,給中華文化造成的損失無法估量,造成的創傷無法彌補。

在「革命無罪,造反有理」口號下,許多人即刻成為走資派、叛徒、內奸、工賊、特務、反黨分子、裡通外國、現行反革命、牛鬼蛇神等「階級敵人」,連同「地、富、反、壞、右」分子一起進行無休止的掛牌子戴高帽遊街被批鬥。

在「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口號下,大字報鋪天蓋地。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都響應號召,自發形成兩派觀點進行大辯論,各地相繼成立種類繁多的文革「組織」,工廠、學校、各行各業、甚至於家庭成員都自發性分成兩派。兩派成員在一起「大辯論」,相互指責對方錯誤,自身正確;以致同事反目,朋友翻臉,夫妻不和,父子不睦。最終矛盾激化水火不容,由文斗到真槍實彈武裝衝突;在武鬥中,有的地方甚至動用炮艦坦克等重武器。

在這種形勢下,全國實行政權軍管,軍隊支持誰,誰就是革命派,與革命派相對立的派別則自然淪為反動派。此後,「反動派組織」頭頭分別被鎮壓、判刑、流放,其它人都老老實實接受教育。運動造成學校停課,工廠停工,但停課不停學,停工還要上班,都要搞運動,即便是小學生也不能袖手旁觀。

狂熱運動扭曲人的正常思維,導致許多令人啼笑皆非、震驚中外的事情;有人經過觀看研究驚愕發現,在「遼寧日報」字跡中暗藏「蔣介石萬歲」字樣。受此事影響,小學生都翻開教科書仔細查看書中圖景,希望能在圖景中找出反動標語。「遼寧日報」字跡由毛澤東親筆書寫,后經核對屬毛的原文,此事件才得以平息。

文革中,因一句話或一件小事而即刻淪為階級敵人,被批鬥、被打死的事例數不勝數,許多人難以忍受屈辱折磨含冤自殺。據報道,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一共整了1億多人,造成了約3千萬件冤假錯案,因迫害打死、武鬥傷亡、含冤自殺、血腥鎮壓死亡人數達2000萬。

北京青年遇羅克,儘管學習成績優異,因家庭出身不好被拒之大學門外;後來因書寫《出生論》文章質疑「血統論」,就被加以「思想反動透頂」、「反革命氣焰十分囂張」」等莫須有罪名判處死刑,年僅27歲,如此草菅人命如同遊戲;林昭,張志新、李九蓮等,都是階級鬥爭運動受害者。此類事例舉不勝舉。

所有這些都是在毛澤東執政時期一意孤行,親手策劃導演,文革僅僅是毛澤東發動「窩裡斗」整人運動一部分;另外還有「肅反」、「肅奸肅特」、「鎮反」、「三反」、「五反」、「四清」、「胡風案」、「彭德懷案」、「《劉志丹》小說案」、「反右傾運動」「批林批孔運動」等數不清的腥風血雨運動。毛澤東曾經對此得意洋洋誇耀:「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460個儒,我們坑了4萬6千個儒。我們鎮反,還沒有殺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識分子嗎?我與民主人士辨論過,你罵我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罵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我們一貫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說得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

可想而知,如果毛澤東能萬歲的話,當今中國社會將是一種什麼樣的現狀!毋須質疑,這種「窩裡斗」階級鬥爭運動將永無休止,不僅是中國人的災難,還是整個人類社會災難。

毛澤東,從一個民主主義者最後蛻變為一個獨裁者,為謀取權力不擇手段,挖空心思製造恐怖與劫難,國民如同牲畜一樣被隨意宰殺。而至今,大陸還有很多人為獨裁者歌功頌德,將獨裁者吹捧成「紅太陽」、「大救星」,既是中國封建愚民政策所導致的必然結果,也是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的莫大悲哀!

幾千年來,中國人始終沒有擺脫野獸撒尿圈地、佔山為王,充斥暴力與謊言的野蠻封建統治,與人類社會現代文明背道而馳。除了統治者,中國人從來沒有體驗過當家作主的感受,一直是封建制度下被愚弄、被驅使、被利用的奴隸。

在所謂改革開放,網路信息現代化的今天,世界大多數國家早已步入現代文明社會,中國卻還能湧現出為數眾多,缺少獨立思考,被愚弄、被驅使、被利用的人,尤其是青年人,不能不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以身作則爭取民主,努力步入公民社會,是我們的共同奮鬥目標。如果當代的中國人不願意回到「階級鬥爭」的年代,而都爭取要在有生之年體驗到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憲政現代文明社會,那麼,中國的封建史才可以指望結束。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