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馬屁到這個境界太不容易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2日訊】 朱大可:讀了貴州省作協副主席李發模先生的傑作,逼得我不得不發出這樣的疑問:難道御制讚美詩就不需要質量嗎?從余秋雨、王兆山到李發模,對這三代宮廷作家的進化路線加以觀察,只能得出一個悲痛的結論:爛麻袋上繡花,一袋不如一袋!

網友留言

余含淚、王羡鬼、李舔肛。

自從文藝成為政治的婢女之後,事實上是模糊了這三種表達的界線,搞得是一塌糊塗,不但毫無藝術性可欣賞,而且容易使人陷於非理性的瘋癲狀態。

而就在他們眼皮底下,人的尊嚴被踐踏,權利被剝奪,生命在毀滅,「詩人」正瀟洒地做著這個鎮壓機器中的重要齒輪。中國的詩人和評論家們,都一窩蜂地去給這個黨衛軍式的詩人捧場,它只說明:中國已沒有詩;屍——行屍走肉倒遍地都是。

淫得一手好濕不難,難的是淫得一被子好濕。但是,我們的作協副主席做得到!!

中國有一個最偉大的作家—李發模
中國有一個最偉大的老爸—李剛
中國有一個最大的騙子—-楊瀾
中國有一個偉大的脊樑—-倪萍
中國有一個最可愛的妹妹—郭美美

我就奇怪,那被歌頌的主就這麼任由其噁心!~~ 真是什麼環境造就什麼樣的螞蚱!

信仰是來自宗教的精神支柱,可這類詩歌,給人感覺是有奶就是娘,如果讓作者離開體制,估計立刻會反叛!因此語言文字越是招搖高調,越是投機分子!這是人性弱點。

看了這首偉大的詩,我精氣神立馬充沛,神馬是驚天動地?神馬是絕世無雙?神馬是一個普通的人,神馬是一顆偉大的心?日!這就是啊!前無古人的詩句啊!我就想不通,這位怎麼寫出來的?是人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