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冬雨:動車案問責張德江 18大前北京分歧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23日訊】目前,中共宣傳系統仍然掌握在江系手中,對於「七‧二三車禍慘案」自然要作出輿論導向。被允許的官媒高調實際上是一種陰險的煽情,即藉此轉移國人對賴昌星案件的關注。賴昌星案被迅速雪藏,以超乎尋常的方式淡出公眾視野,正是官方所希望的結果。

滬地鐵有驚無險

在溫家寶趕赴溫州車禍現場的當晚,上海傳出有驚無險的新聞:地鐵開錯了方向,並未發生重大事故,原因是地鐵資訊系統出了差錯。地鐵是高鐵的原始樣本,資訊系統則是兩者都有。不言而喻,兩者都有可能出現追尾或相撞的可怕事件。

目前利用駭客技術破壞鐵路運輸調度的資訊系統,只有軍方能做得到。因此,北京一些與高層有密切聯繫的分析人士指出:高鐵的軍事化目標使軍方得以用特殊方式介入鐵路資訊系統,而江系在軍中的勢力仍很強大。

中國軍方介入鐵路信息系統並非牽強附會。其一,鐵道系統的興起靠的是軍方人力資源,即軍隊中的鐵道兵是鐵路建設的主要力量;其二,中國 正在急速落實「高鐵成軍」的國家戰略,不僅靠高鐵快速調動兵員,還靠高鐵提供導彈的機動發射能力。胡錦濤的軍事權力之確立也依賴於鐵路軍事化,如二○○九 年代號為「跨越」的演習就是靠高鐵調集大部分兵力的,而且也是軍方首次使用和諧號高鐵運兵(見圖)。此點,是胡在中共軍史上的亮點。

高層意見分歧重大

「七‧二三慘案」發生後,先由張德江出面處理,而後溫家寶抱病到現場,說明最高層的意見分歧重大。儘管張德江也在代表中央最高層第一時 間到達現場之後,傳達了胡溫「救人第一」的指示,但是其基本定調有兩點:第一,是盡快恢復通車,不影響高鐵運行;第二,是把握輿論導向,不損害中共聲譽。 很顯然,張德江不是去現場指揮救人而是去維穩的。據可靠消息來源證實:張德江的兩點基本定調得到了吳邦國與李長春的認可,以至於七月二十六日晚上的政治局 專題會議到了無人發言的地步。

張德江自七月二十四日到車禍現場指揮救援,二十五日讚揚救援工作及時有效之後便失去蹤影。二十八日溫家寶赴溫州悼念車禍死難者,亦不見 張德江,派到溫州去的調查組也是很低級別的,只由安監總局局長駱琳出任組長。但是,駱琳出任安監總局局長職務時間較短,同樣,鐵道部長盛光祖任現職時間更短。最後,處理車禍責任人的級別肯定是很低的。

最詭譎的是為高鐵提供信號系統的生產廠商,先是信誓旦旦地說所產設備沒任何問題,而後,突然大轉彎發表公開致歉信。在新的調查組還沒有進行工作之前,信號系統生產廠商道歉成了一大奇聞。

張德江應否對慘禍問責?

離十八大還有一年時間,黨內諸勢力可謂寸土必爭。張德江因與天津的張高麗同年同月出生,又都具現任政治局委員資格,「二張留其一」的競 爭進常委態勢更加明顯。張德江為了晉位而不願得罪人,因此,在溫州講話時大力肯定尚未有初步結果的救援行動。人民網的報道也說:張德江副總理對消防部隊的 成功救援給予了高度肯定。

「張德江到處去『啃腚』,這回怕是要『嘴啃泥』了!」工業和信息化部一位元元退下來的副部級官員說。

然而,一些同級別的高官不認為張德江將對「七‧二三慘案」負責任,因為常委裡面的江系還是主導力量。即便胡錦濤想對他問責,最後也通不 過去。張德江在溫家寶七月二十八日到達車禍現場之前即不見了蹤影,更未掛帥新成立的調查小組。據悉,張在政治局例會上已經做了口頭檢查,因此把溫要處分他的意圖給提前封住。

政治黑暗使人民成為新聞賤民

一黨專政把新聞封鎖視為看家的本領和黨性高於人性的應然原則,因此,張德江在溫州大講「要加強輿論宣傳工作,做到及時、準確、把好輿論 導向」。儘管張德江看似栽在了「甬溫線七‧二三慘案」上,但是他在高層內部還是可以拿黨性問題進行爭辯的。對於高層的共同利益區間來講,沒人不遵守「及 時、準確、把好輿論導向」的維穩原則。就是胡錦濤本人,也在七一講話時強調「穩定是硬任務」。

政治黑暗不可避免使人民成為新聞賤民。北京一位民間學者對微博促使甬溫慘案處理出現轉機的作用持非常謹慎的態度,他說:「在中國就算你 官至正部級,也沒法擺脫令你蒙羞的新聞賤民身份。真正影響決策的內部資訊絕對不會在公開媒體上透露。央視記者再義憤,他敢報道張德江目前的工作狀態嗎?溫家寶身體有病,還是自己在溫州現場透露的嘛!」

文章來源:《動向》雜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視頻新聞:【禁聞】下令停救加涉貪腐-張德江難逃落馬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