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首破中共禁令 公開抨擊北京是「夢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1年8月30日訊】(新唐人記者劍彤綜合報導)中國維權藝術家艾未未自今年6月底獲假釋以來,昨天(28日)首次對中共當局進行了公開批評。他打破中共對他實施假釋條件——不能發聲的禁令,公開在美國新聞周刊網站發表文章,稱北京是「夢魘」,他指責中共當局剝奪中國人基本權利和自由,並表示中國的司法制度無法信賴。

6月底來首次公開抨擊中共

艾未未在最新一期的「新聞週刊」(Newsweek)發表與他家鄉有關的文章,他寫道:「北京最糟糕的地方在於,絕對不能相信這裡的司法制度。沒有信任,就辨識不出任何東西,就像沙塵暴般。」

54歲的艾未未說,他在遭到警方羈押期間所受到磨難,讓他體悟到,他只是這個匿名制度中的1個號碼而已,「他們否定我們的基本人權」。艾未未的藝術作品已在全球各地展出。

他寫道:「只有你的家人會呼喊你失蹤了。但你無法從街道社區或官員,或甚至是更高階層的法院、警察或國家領導人得到答案。」而「北京是個夢魘,揮之不去的夢魘。」他還指北京是「一座暴力城市」,政府對急遽膨脹的腐敗現象打擊不力。

艾未未同時抨擊了現行的中國法律制度和農民工政策。艾未未寫道,每年有數百萬人進入北京建設公寓橋樑與道路,但他們卻無處棲身,那些住宅只屬於政府官員,煤城工業大亨以及企業老闆。

他並對路透社證實,《新聞周刊》網上版對他的引用是來自於他本人之口。

路透社剛剛發自北京的消息說,這是艾未未今年6月底被釋放以來第一次公開批評中共政府。

中共假釋條件:不得在網上公開議事

敢於直言批評中共的艾未未,今年4月初開始,消失了近3個月。他被逮捕的消息尤其在西方國家政府中引發震驚和抗議。後來在全球強烈抗議下,中共當局宣布艾未未因為逃稅遭到監禁,接著將他釋放。

中共當局對他實施假釋條件是,他不得接受記者採訪,不得會晤外國人,不得在網上公開議事。在當局警告及監控下,艾未未一直避談81天被關押期間的遭遇。社交網再也見不到他的蹤影。

8月9日,中共官方《環球時報》英文版整版刊登對艾未未的獨家專訪,稱這是他6月22日獲釋後首次接受採訪。但是這篇沒有中文版的專訪被外媒認為是做給西方看的,中國人根本無法看到。

8月7號艾未未突然重返twitter,連續3天在推特上和網友互動。不過8月7號,他只是發了幾張有深意的照片和幾句簡短留言。8號艾未未連續發了3條推文。

8月8號德國《明鏡週刊》第一次向德文世界披露了有關艾未未被捕八十一天的很多細節,其中確證了艾未未被囚禁的地方為北京的密雲縣,甚至講到了艾未未經歷了傳統囚犯,例如張志新都不曾有過的囚禁經歷。

8月9號下午,艾未未在twitter再次露面,他公開發聲:如果你不為王荔蕻說話,不為冉雲飛說話,你不僅是一個不會為公平正義站出來的人,你沒有自愛。

一直關注艾未未的「結石寶寶之父」趙連海認為,艾未未的重新出現是預料中的事,因為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對於不公正的事情是不會保持沉默的。

無法預知後果

艾未未被北京當局帶走的81天期間公、檢、法等機構完全沒有向艾家提出任何關押的理由及告知關押地點。

此前,一名艾未未信賴的消息人士也曾向BBC透露了更多有關他此前遭到拘禁的細節,艾未未稱在被囚期間經常「與死亡擦身而過」。

艾未未曾簡單描述過當時的情形,「81天,52次審訊。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審訊通常是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審訊的警察都是兩個人,他們用聊天的方式和我說話。」

艾未未78歲的母親高瑛曾表示,這81天對家人的折磨太大了。

高瑛:「我這一輩子沒流過這麼多的淚,真的,非常痛苦的過來(這81天),我的健康也得到了傷害。……「因為在那個時候我找不到政府,也沒有人來理我,但是,我失去了兒子﹔眾多媒體對這個事件都發出了自己的聲音,我真的感覺我不孤獨了﹔有這麼多伸張正義的一些媒體,對我兒子這次的打壓提出抗議,我感到欣慰。」

艾未未對路透社表示,他已寫下了在北京生活的印象,至於這將給他帶來何種後果,他無法預知。

相關視頻新聞:【禁聞】英文官媒訪艾未未-被指堵外國人嘴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