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總書記平安下車前 先給自己叫聲「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月11日訊】《求是》雜誌最近確實讓國內國外大吃一驚,不過,國內外吃驚的重點卻不在同一個點上。國外吃驚的主要是胡錦濤的署名文章「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重提反對西方文化滲透,有人將此視為中共政府在換屆年的文化政策指向。國內吃驚的是那篇「正確認識我國社會現階段道德狀況」,因為前不久,二號人物溫家寶總理還批評中國社會誠信缺失、道德滑坡,這篇文章似乎指向溫家寶的言論。

我倒還真沒將這兩篇文章太當真,因為第四代領導人的實踐(極右的經濟政策)與思想(極左的政治主張)的分裂,是從上任那天開始就充分展現的,比如這些年來,胡總書記從西柏坡朝聖、回延安一直到今天,堅持的無非就是鄧小平的政治遺產「四項基本原則」——「堅持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與中國共產黨領導」 之類。這種政治上的「左」與經濟政策上的「右」,在第四代任期內始終並行不悖。真弄到薄熙來那樣向外資與資本開刀,胡總書記也未必欣賞,至今未聞他為薄督「唱紅打黑」背書就已經說明一切。

我認為這是胡總在今年交班即平安下車前,為自己做的一份自我鑑定。現在先分析他為什麼需要做一份自我鑑定。

中國從2000年開始,逐步將省部級官員與主要國企領導人納入離任審計,黨與國家領導人雖然未納入審計範圍,但其成績單何如,也有個風評,尤其是在北京那塊地兒,各種消息更是肆意流傳。胡錦濤作為黨與國家雙肩挑的一號領袖人物,內政、外交的成績單如何,雖無問責制,但也有風評。且大致檢討一下其任期內的成績單。

先看內政。第四代任期內GDP總量雖然成為世界老二,但後面拖著一大堆長長的陰影,比如政府官員貪污腐敗數額見風長,上億已經不是新聞;環境生態瀕臨崩潰,中南海連空氣都要特供;世界工廠已接近黃昏,出口下降,失業劇增;地方債務成為一個巨大的泥潭;基尼係數保守估計已逾0.5;人均日消費一美元的人口超過3億;群體性事件在2010年已逾20萬起,按倒葫蘆起來瓢,維穩經費已經超過軍費。江澤民前總書記當作榮耀申請來的奧運會舉辦資格,在舉辦時先是在傳遞火炬時被各種「反華反共勢力」圍追堵截,繼而是出動重兵把守整個北京城,開幕式那天不許京城百姓出門觀看… …

再看外交。 2003年交接班時,全世界都在看著、有的還期盼著中國「和平崛起」。歐盟被中國的「訂單外交」牽著鼻子走,東南亞地區國家被中國的金錢外交與連橫之策收伏,中國成為東南亞地區的「龍頭」,美國不得不退守太平洋第二島鏈,並向中國表態要共同肩負世界領導責任。但這一切到2009年開始就結束了,周邊國家不僅開始「合縱」,還將美國重新請回太平洋地區,北京被昔日的戰略夥伴與兄弟國家孤立。圍繞中國,周邊國家紛紛加強軍備。中國從俄羅斯買的航母還未展現雄風,印度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就在1月初下水。歐盟需要中國超大注資時,中國未能如其所願救助,關係立刻冷淡下來。

不僅如此,美國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計劃在1月5號公佈新的軍事戰略。據悉,國防部的這份戰略評估報告的目標就是針對中國和伊朗這樣的國家。

如此內政外交成績單,已經不是GDP總量世界第二這床錦被能夠遮蓋得了的。國內甚至有人批評現代領導將難題留給後任,是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因此,我認為這是胡總書記及其班底的「英明決策」:通過《求是》對自己的政績評估。與其讓人家來論短長,還不如自個說在頭里,定個調。

如何定調才是上策?內政外交這些有硬指標的事情,很難說得嘴響,那就談道德與文化建設吧。這兩樣沒有什麼硬指標,你說墮落了,可以舉一堆實例證明;我說上升了,也可以找到不少樣本。而抵制西方文明,那也是說得過去的,西方又不只有普世價值,還有其他的文化,比如黃色文化、性產業、同性戀,不都是資產階級文化侵蝕的結果嗎?那些吃喝嫖賭貪五毒俱全的腐敗官員寫認罪書、悔過書時,哪個不是痛哭流涕地說自己由於放鬆了政治學習,不能自覺抵制資產階級思想侵蝕,忘記了黨的教育,才會走上墮落之路的?

這招確實是高,從《求是》文章出來後,溫家寶總理也不敢再堅持說社會道德墮落,國內媒體網站噤聲,只有少數網民躲在微博上哼幾聲,誰敢說《求是》的文章不對?這樣一來,第四代核心離任的自我審計完成:中國的道德文化建設獲得大幅度提升。

但外界的嘴巴卻封不住。自1月2日開始,美國之音以「中國近年來道德狀況如何變化」為題,在網上展開調查,截至1月5日美東時間下午2時,共有1860人參加投票,認為有「改善」的,只有2% (43人);認為惡化的,高達94% (1763人) 。

文章來源:《美國之音》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