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輝:申紀蘭今年又鬧笑話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3月9日訊】晚上打開網易,赫然登著這樣一條消息《申紀蘭:我不跟選民交流》。就有點納悶,心想,這網易是怎麼了,難道申紀蘭這面國寶級的大旗已倒,開始批判起她來?要不怎麼用這樣一個題目,不跟選民交流呢?在打開文章一看,就覺得更加有趣。原來申奶奶自己說:我們是民主選舉,所以我不跟選民交流。而且老奶奶還進一步說,人大代表嘛,就要代表人民利益。人民代表就要給人民辦事,才能當人民代表。然後記者問她:您平常和選民有交流嗎?申奶奶答:沒有,我們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不選你,你就不要去「各」(麻煩)人。」說句吹點小牛的話,一般人,怕是看不出這一問一答裡頭的玄機,所以說,我算得上是個小高人,呵呵。那麼,這一問一答裡頭,到底有什麼玄機呢?首先,我得說,這個記者,或者說,寫這篇文章的人,有點壞。估計他對申紀蘭這個「國寶」(因為是國內唯一一個參加了共和國成立以來所有人代會的人,故有此稱,千萬不要理解成大熊貓),從前也沒什麼好感。所以他的問話裡頭,本身就有下套,讓老奶奶上套、上道的意思。可能有些人還沒聽明白,所以接下來我要分析分析,說說我分析的道理。

首先,老奶奶上來就指出,人大代表嘛,就要代表人民利益。人民代表就要給人民辦事,才能當人民代表。這話我想有兩層分析。第一層呢,這話和老人家從前的那套喀,可是判若兩人呢!老人以前怎麼說?地球人都知道,老人家以前說的是,她當了55年代表,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對黨和國家一直擁護。老人家這話,讓想起了阿嬌那一句很傻很天真。雖然阿嬌那麼說有很多人不認可,但老人家這一句,卻實在是有點傻,有點天真。因為,她雖然當了55年代表,目前在中國是唯一所以堪稱國寶,但大概還始終沒有搞清,她三天兩頭往北京跑,她究竟是幹啥去了。你去北京,本來理論上講,你是人民代表,反映人民的意見,是讓你參政議政去了。只有把底層,老百姓的意見、心聲,充分地反映出來,你才不辱使命,不負人民的重託。然而呢,55年來,你卻成了地道的花瓶,一個只知道舉手的機器。一個以從沒有投過反對票而自的標榜的人。想想,這55年來,我們走過多少彎路,摔過多少個大跟頭,犯了多少錯誤?本來呢,從制度設計上講,你們這些所謂的代表,當領導人的決策至了的時候,你們可以起到潤滑油,甚至動力油的作用。而決策要是錯了的話呢,你們則應該起到剎車、車閘的作用。然而呢,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去了你就是舉手,上邊對了是對了,錯了也是對了,那麼,要你們酒囊飯袋,到底何用呢?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賣紅暑。你們當代表,卻只為官做主而不管老百姓死活,是說你們尸位素餐呢,還是說你們佔著茅坑,卻不能拉屎呢?問題是,那許多有屎的人,卻可能因為你們佔著茅坑,不能就位,而活活給憋死呢!

也許老奶奶,因為上一回的大實話,而遭遇舉國網民的一致抨擊甚至嘲笑,老人家肯定也是聽說了,甚至上老火了,回去鬧了好長時間眼睛。最後痛定思痛,私下裡偷偷地看了不少書,背了不少書,甚至,說不定還找幾個老師辦過培訓班。所以這一次來,可有了不小的進步。她先是對她從前的那番雷人的話,進行了一番全新的詮釋,這一點,還真比倪大姐強些,因為倪大姐是發誓要當啞巴。她的詮釋是,她從前所說的,從不投反對票,不是說她對國家的所有政策,都贊成。而是,她贊成的就投票,不讚成的,就棄權。你還別說,這一定是請教過高人,甚至策劃師,要不,斷想不出這麼高明的解釋。因為,這話不但把以前所說的那番話的負面因素抵銷了不少,而且,還簡直就嚴茲合縫、滴水不漏。

然而呢,離開了這個顯然是經過一番準備的範疇,老人家所說的話,又重新暴露其本來面目,甚至可以說,比從前那番話,就更加愚蠢了。首先,你說,人民代表是代表人民的,這話肯定是一點也沒有錯,我們也不妨把你這話,理解為是你事先準備過的套話,官話,但是緊接著往下說,就有點雷死人不償命了。你說什麼,我們是民主選舉的,所以和選民從不交流,而且一交流就不合適。這是什麼話啊,這是什麼邏輯呢?首先,你不和選民交流,民眾知道你會有什麼想法,又怎麼知道你能代表他?第二,你不和民眾交流,你就沒有辦法知道老百姓的真實想法。那麼,你又怎麼能夠代表你的人民,給你的人民辦事呢?看架勢,你是很熱愛毛主席的。那你應該知道,毛主席說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跟選民從不交流,那麼,你將怎麼進行調查?其實,真正合格的代表,不但在選舉前後,要和選民進行極為充分的交流,甚至,還有專門地進行調查研究,傾聽選民的心聲,徵求選民的意見。所以這種交流,不但要充分,而且也是極為必要的,必須的。我們可以想想,那些成熟的民主制度的國家地區,比如,台灣,馬英九為了得到選民的擁護,他是如何和選民進行充分的交流的。然而,申奶奶卻居然宣稱,她從不和選民進行交流。甚至在她這種人的心目中,和選民進行交流,是犯忌的,不光明的,是麻煩人家選民,這究竟是什麼水平,這對民主的認識,簡直就是白痴嘛。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白痴,卻居然,當了我們這樣一個大國,55年的人大代表,面對這種現實,我真不知道,我是應該哭來還是應該笑!

當然,申奶奶這番話,無意就又透露出一個可悲的現實,就是,我們國家的所謂人民代表,和選民,和人民,是如何地分離。其實,在我們的身邊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如我等,是沒有資格選舉更高級別的人大代表的。我自己選過幾次人大代表,但我只有資格選舉我所屬的區,甚至只是我這個居委會級別的人大代表。然而我選了多少次,這所謂的要代表我的人大代表,沒有一次,要選的是,是我認識的,甚至我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你想想,連區,甚至居委會一級的人大代表,我連認識都不認識,那麼,那些國家級的人大代表,我要想認識,想和人家交流,不是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嘛!所以,申奶奶說的話,雖然有點冒傻氣虎氣,但畢竟是大實話,這一點,畢竟還是可貴的。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