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直播:中共政法委是如何坐大的?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2年3月26日訊】熱點互動直播(720)中共政法委是如何坐大的?政法委從99年鎮壓法輪功之後開始坐大。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3月21日,新華網宣布了中共政法委將調集全國地方黨委政法委書記進京的消息。從3月26日起,陸續將有3,300名省、市、縣三級的政法委書記進京受訓。

在王、薄事件拉開了中共內部大戲,激鬥正酣的關鍵時期,當局的這一舉措被人們普遍認為是頗有深意。而作為政法委的最高頭領的周永康,卻似乎與其手下的大面積受訓無關。那麼真的無關嗎?他的領地,中共政法委,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周永康這次在劫能逃嗎?

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熱線直播節目的話題是「中共政法委是如何坐大的?」我們將邀請全球的電視觀眾跟我們現場的嘉賓再次聚焦中共的內鬥大戲。如果您對這個話題有任何的觀點想法,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我們的現場討論。首先介紹一下我們今天在現場的兩位嘉賓,他們是大家所熟悉的資深評論員杰森博士和竹學葉博士,二位好!

我們知道3月15日的時候,胡溫把薄熙來拿下了馬,之後大家都在關注下一個會是誰?就在這個時候,3月21日,新華網公布了將把全國各地方3,300名的政法委書記調到北京去。單獨把這樣一個系統的人在這個非常敏感的時期調到北京去,這件事情就滿奇怪、滿特殊的。您對這件事情有什麼想法?

杰森:其實我們知道,薄熙來是要想進常委的,大家知道背後的指使者是周永康,周永康事實上是政法委的主管人員,而政法委在中國目前已經形成了一個獨立的巨大權力體系。

主持人:被說成是第二中央。

杰森:第二中央。我們知道了,政法委是主管公、檢、法、國安、武警,還甚至可以參與到媒體宣傳等等這樣的方式上,所以宣傳也歸它管。它事實上已經擁有了巨大的管理體系。而中共的條裡頭也規定,政法委事實上是從中央到縣一級,四級層層有它的直屬機構的。某種意義上講的話,它有一個獨立的體系,這個體系就像另外一個附體一樣,直接管理各個層次的真正的中國的國家機器公、檢、法,包括武警。

在薄熙來被拿下來之後,有人傳言周永康是絕對反對的。那麼周永康本身就是跟中共的另外一個胡溫體系已經產生了明顯的對立。這個很明顯就是說,胡溫為了保險一定要把它整個脈絡拿下來,神經體系把它拿下來,拿下來以後,分批到北京。所謂分批到北京其實也就是把這個體系控制住。到北京訓練的過程中,事實上是讓每個人表態的過程。

主持人:站隊的問題。

杰森:對,站隊的問題。也就是說讓所有這些人知道中央決心要把周永康這個體系拿掉,看你採用什麼方式來對待中央這個決定。

主持人:但是就是它這個三千多人是屬於政法系統的,可能很多都屬於公安、警察出身的,武警出身的,他可能都是有一定的軍事方面的能力。那麼這些人到了北京之後,好像最新的消息是說,胡錦濤宣布北京會有長達248天的一個屬於二級警戒狀態的這麼一個屬於軍管的狀態。那麼這個時候調集這麼一大群的好像有一定兵權的人進北京,會不會暗含什麼樣的危機?

竹學葉:我覺得他在二月底的時候就做這樣的一個警戒狀態的規定,一直到10月份,相當長的這樣一個狀態就說明胡錦濤,這種最高層的中共官員已經意識到了,要想穩定他自己的權力的話,這也是逼不得已必須要做的。在這時候他有這麼樣一個計劃,能把這麼多人召到北京去,其實也是一個宣示,就是說反正這個狀態已經在這兒,你要進到北京來,那就是看你怎麼表現。

所以在中共真正倒台之前,我想作為地方官員,他沒有可能說看到上面這樣一個狀態當中,還要死心塌地的跟著周永康。雖然很多人都是周永康那麼多年提拔起來的體系,怎麼腐敗以後他們自己運作起來了。但是在真正說面臨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官位受到一個衡量,上面來考核的時候,那可能這些人就會像軍隊一樣,現在說再去跟著江澤民跑,可能就覺得不合適了,所以他就會反過來說跟著現在的總書記,這都已經有一個口號說出來了嘛。

主持人:就是說他這個舉措實際上已經擺出一個架勢了,就是說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你來就是你自己選擇自己未來的一個過程了。

杰森:其實從2月底它訂出來的這個規定你也可以看到,事實上他知道18大的權力鬥爭將是白熱化的,就可能真的是白刀進去紅刀出來,他意識到這一點以後,他就知道他必須要把軍隊擺出一個姿態來,不說直接要做什麼事,但是至少說你手下的人不能輕舉妄動。

因為他知道周永康事實上是拿著公安這個權力的,武警這個權力的,武警是更內圍的。如果他沒有這樣一個軍事上的姿態的話,一切決定事實上是周永康在做決定,他就完全失控。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列出這樣一個方案,使得軍隊有一定的姿態,擺這樣一個姿態的話,武警就不敢輕舉妄動。在這個時候他敢於把各地周永康的系統調進來。這時候不會引狼入室,然後再給他折騰事。

主持人:那說到政法委,之前就有民間的聲音說政法委是一個違憲的機構,是呼籲要給撤銷的。那我們之前在國內的時候,政法委好像還沒有那麼大的權力,不像今天這樣。它今天是怎麼形成的,怎麼走到這一步,可以坐大了?

杰森:本身你要是從中共官方文件看,80年正式成立這個政法委,彭真接第一任書記,但是政法委一直在中共整個體系裡頭它不處於一個很明顯的地位,甚至在88年的時候它把政法委撤掉了,然後成立什麼政法工作小組,只是八九鎮壓之後,在90年又把它恢復起來。但是這個還是沒有進入一個主導地位。然後等到九幾年的時候,當治安不好的時候,又把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小組跟政法委合作辦公,它最多就是管一些旁枝末節的事情,同時社會治安的問題。

真正政法委坐大是99年7月份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當時鎮壓法輪功有「610」辦公室,但是對外叫做各種辦公室。它把這個跟政法委叫做「合署辦公」。合署辦公的概念事實上是一個部門進去的人,同樣都是一批人在裡面工作。而整個鎮壓法輪功又是江澤民從上到下,由羅幹指揮具體執行的。那麼這個是政法委真正坐大的開始。

主持人:就那個時候的政法委書記是羅幹。

杰森:那時候99年是羅幹。我們知道,當羅幹在2002年的時候他已經67歲了,他當時主管政法委,同時主管鎮壓法輪功的,他是要求被江澤民死硬的要放進整個常委的。

主持人:當時是7個人。

杰森:他為了讓羅幹進去變成了九個。而且就在68歲,他從政治局常委退下來,他居然在67歲把羅幹放進去,而且是第一次讓政法委委員進入這個政治局常委。直接把政法委升到了中共最高最高權力機構,而在之後他又把維穩辦也變成政法委合署辦公的一個體系。

主持人:這個江澤民為什麼會看中羅幹?

杰森:本身來說,羅幹他事實上是江澤民一手提拔起來的,而羅幹特別了解江澤民的心理,揣測。98年羅幹拿到政法委這個位置,他一直苦於沒有一個機會給自己往上爬的機會。這個時候他發現一點,當時法輪功在中國傳播的很廣。

有一個傳聞是這樣子的,當時98年的時候中國大洪水,江澤民去視察,看見有一群人拼命的在幹,不分黑夜的拼命在幹。江澤民就說:這群人是誰啊?陪他視察的人就說是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江澤民一轉眼很生氣就走了。因為江澤民他不允許在他領導的體系下有更出鋒頭的一個團體。

羅幹就看到這一點,羅幹看到這一點以後他就知道,如果迎合江澤民嫉妒法輪功這樣的一個心理,那麼他有可能竄升起來。所以在那之後,他就開始組織他的公安體系竊入到法輪功學員裡頭準備摸法輪功的底,看看背後是不是有什麼政治陰謀等等的,他就無中生有的想造點事。

在這過程中很多人,包括當時喬石也介入到對法輪功的調查,喬石的結論就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很多打入法輪功學員裡頭的工作人員也開始煉了,但是他還不放棄,一直堅決,包括他的連襟,何祚庥,也是鼓動他到處發文章攻擊法輪功。最後的導火線就是何祚庥在天津的一篇文章引發了,而且是中共自己官員讓法輪功學員在99年4‧25把中南海包圍起來,本身就是一個陰謀。包圍起來以後,江澤民就拍板要鎮壓法輪功。

而整個事情是羅幹按著江澤民心思揣摩出來做出來的,一旦做了以後,羅幹就擁有了最大的權力。當時江澤民是不惜血本的,只要你鎮壓法輪功,投錢是無數的,把羅幹不管是從資金上、權力上,還有黨內的地位上都推到最高位置上。在這個過程中,某種意義上講也就樹立了政法委整個體系在中共的地位。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您現在收看的是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我們今天話題是「中共政法委是如何坐大的?」歡迎您撥打我們熱線電話,646-519-2879;還可以通過Skype:RDHD2008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中國大陸的朋友您也可以撥打免費電話:400-670-1668,然後再撥:899-116-0297;還可以下載愛博電視:www.starp2p.com,無須翻牆可以直接收看我們節目。

我們再回到我們剛才討論的話題。就是說是因為江澤民執意要迫害法輪功開始然後把政法委給坐大了,同時在那個時候,7‧20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的。但是在那之前,6月10日的時候就成立一個「610」辦公室,這是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後來被人說成相當於蓋世太保的一個組織。這個組織的權力好像比剛才說的政法委還高一些,它在所有層面,在政府的層面也好,在黨的層面也好,它可以調進一切的資源。

竹學葉:「610」你要是在網上查,從中央到地方,你是查不到這樣一個機構的,但是你可能會查到一些它成立機構的時候有那麼一些任命的文件,但是沒有這個機構。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和我們了解的情況,就是說在迫害之前,其實真正公開迫害之前,我們知道是7月20日、22日,真正在6月份的時候實際上江澤民已經決定鎮壓了。

所以當時是由江澤民指定,由李嵐清負責,有羅幹、丁關根,有這麼三個人成為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領導小組。這個小組就相當於中共當年文革一樣,是獨立於中共其它任何體系以外,由他們專門來負責。那麼這個領導小組是下設「610」辦公室,它叫「處理法輪功辦公室」,因為是6月10日成立的,所以後來就簡稱「610」辦公室,雖然它對外宣稱沒有這樣的辦公室,但是內部一直還在沿用這個名稱。

所以這個辦公室當時是在中央已經先成立了,等到這個辦公室成立的幾天之後就向各省開始要求成立同樣功能的辦公室,隸屬於各級政法委。所以雖然它是隸屬於各級政法委,但是它的功能當時主要就是鎮壓法輪功。那麼要鎮壓法輪功,它就要把所有的公、檢、法任何資源它都可以調用,當初給了它超越一切的權力。雖然它可能是設在各個地方的政法委之下,但是它的職能已經是遠遠超出原來規定的政法委那些職能了。

所以它鎮壓起來就是不惜任何的資源,所以後來有人估計……而且中共官員,地方官也承認,像鎮壓法輪功,就是「610」動用的資源已經遠遠超過一場戰爭的規模了。

杰森:而且地方官員,就根據當時後來逃到美國的中共官員說,「610」的權力事實上是極大的,他比他同級總是高半級,就比如說他在一個處級部門裡頭,但是他處級高半級就是到副局級這樣的概念。所以說在任何一個會裡頭,他比他同會的官員都要高半級,所以他說的話,他同級的官員都得聽。某種意義上講的話,這就是為什麼法輪功問題在很多時候變成壓倒一切的原因。

主持人:有人說從「610」的成立一直到政法委權力的膨脹之後,實際上是對中國法律一個徹底的踐踏。

杰森:是的。我們知道鎮壓法輪功完全是違憲的,但是它為了推行它這個違背法律的一個機構,它只得要靠一個非法的機構,就是政法委,整個政法委它本身就是違法的。因為按中共的憲法規定,中國人民法院它是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不受任何其它的行政或者個人的控制。但是與此同時,中國人民最高法院院長要向政法委書記匯報工作的,因為他是歸政法委書記管的。

主持人:就沒法獨立了。

杰森:怎麼獨立呢?而且公檢法某種意義上講它權力有分離也有干預的,與此同時,公安部門又是最高的,整個來說,中國法院院長要向公安部部長匯報工作,每年要匯報工作的。事實上它形成這樣一個完全由政法委主管公檢法,然後把中國法律體系完全按中共政法委頭子的意志推行下去的運作方式,本身就決定了中國沒有真正獨立法律這樣的概念,整個中國法律體系完全是按政法委這個體系的意思在走的。

竹學葉:我覺得是這樣,如果說我們把一個國家政權看作專政機構和發展生產、各方面的宣傳等等,來看待的話,像中共對內控制所有的權力,在迫害法輪功之後全都集中到政法委手裡面,之前雖然有一個什麼政法領導小組,但是那時候因為最高的當局像毛澤東、像鄧小平,他可以掌控全局的時候,所以政法委你只是需要把這個方面把握住就行了,但是沒有真正的指揮權力。

主持人:我們先來接聽兩位在線上等候的觀眾朋友的電話。首先是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你們大家好。關於這次政法委為什麼坐大,你想想毛澤東沒有辦法的時候搞一個紅衛兵,就把權力擴大了,紅衛兵凌駕所有之上;現在政法委慢慢擴大也是一樣,除了整法輪功把自己權力擴大以外,最近的周永康跟薄熙來把政法委無限的擴大,去抓人還有什麼「唱紅打黑」,又把他們權力擴大。你看看我們中國老百姓多麼可憐,中共有多少人在管老百姓,政法委員、黨委書記、公安、城管、特務,各級各樣的特務,這麼多人去管一個老百姓,這些人都要拿很多很多的薪水,很多很多的貪污,這些錢從哪來?都是從老百姓那拿來的。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我們再來接聽下一位大陸的陸先生的電話。

陸先生:主持人好。在19日、20日兩天傳出北京有槍聲,傳說發動了政變,到23日周永康又出現,很多人就揣測他是「被出現」,或是他跟胡溫達成某種妥協所以才讓他出來露露面,可能在十八大以後才讓周永康下台。可能他是安全退休,也有這種可能,不會把他關到監獄,或者通過什麼腐敗的藉口來把他搞倒。可能讓他有個平穩的下台,他不可能把中共內鬥表面化嘛,老百姓可能對他壓力也很大。

主持人:好的,謝謝陸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紐約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大家好。我覺得大陸的人特別是鄉村城鎮的警察非常少的,有什麼事情他們好像沒有像美國比如發生車禍救護車什麼就因應而來,大陸就沒有這樣,好像警察的人手就很少很少;美國是一個警察的國家,對比這方面似乎服務差什麼的,有發生事情就見不到警察。美國的警察都比大陸多了很多,我是這樣的感覺。另外一點,我就覺得法輪功好像變成外國人的組織,我以前也是「練」法輪功的,法輪功為什麼會變成外國人都參加了,變成專門針對中共的,我就覺得我們中國人不應該這樣。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的電話。我們剛才幾位觀眾的電話當中,就提到實際上政法委系統在中共,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讓政法委坐大了,但是現在不僅是政法委,整個管中國老百姓的部門機構太多了。

杰森:其實這個我想大家都有不同的觀點,有關紐約陳先生講好像在鄉村一級中國看不到警察,美國到處都是警察。事實上兩個國家的警察管理的思維方式不一樣。美國警察服務性的,所以你一出車禍很快警察就來了,不管多偏遠都會這樣;而中共它主要是為了維護統治,偏遠山區農民你能造出什麼事來,所以你既然不影響它的統治,它為什麼要在那裡。

主持人:它不是為了服務你。

杰森:你就算家裡有問題它也不會去管,因為它不是服務你。法輪功他本身很明顯就是來自中國的,基於中國傳統文化,在中國國內有大量修煉法輪功的,中共對於法輪功問題現在是處於「外鬆內緊」的一個概念,很多人他說中國現在沒有法輪功問題了,其實很多法輪功學員現在還在監獄裡,就像前段時間的世貿、上海還有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被用維穩的藉口被非法關押。我本人就知道有人這樣子。

事實上法輪功學員主體還是在中國,仍然基於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修煉方式,西方人修煉法輪功事實上基於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敬仰,很多西方人也在修印度瑜珈,西方人對於中國修煉方式他有這樣的嚮往方式。剛才大陸陸先生談到周永康23日出來了,是不是意味中共本身達成協議了,本身我感覺如果胡、溫真的對中國負責,他不能這樣妥協下去。

事實上政法委在過去十幾年裡頭是真正顛覆司法體系的,如果你讓這些人平穩的光榮的退休了,你就在承認他們顛覆中國整個法律體系是對的,是沒有錯的。未來你重塑中國的法律體系是不可能的。只有真正把他們法辦了才能夠立起來一個,有破才能有立嘛,你如果抹稀泥,說這個過去了就沒事了,事實上你是對中國整個司法體系的發展犯罪。

竹學葉:我覺得這麼多年,政法委之所以能坐大、要坐大,就是說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之後我覺得他很清醒的看到一點,如果法輪功這件事情他不能一直這麼鎮壓下去的話,那法輪功被鎮壓的真相,法輪功本身能夠教人向善,這個真相一定被世人所了解。一旦世人了解這個真相,那麼他前面所有迫害、所作所為所有毀謗包括有意製造的「天安門自焚」事件來讓人們無中生有的來仇恨法輪功,所有這些東西如果揭開蓋子的話,那麼江澤民主導迫害的這些人是絕對不可能得到老百姓的輕饒,中共自己也不可能就聽之任之。

反過來講,如果這個揭開之後中共自己也不可能再繼續存在下去,所以江澤民為了使自己的身家性命,自己利益能夠維持得住,所以拼命要把政法委主管者要放縱他自己的人。

主持人:所以從羅幹到周永康,下一步準備要到薄熙來。

竹學葉:再找一個死心塌地沾過法輪功鮮血的人,來坐這個位子。

杰森:所以有的時候大家覺得法輪功問題是個別人的問題,不是的,你要真正看懂過去中國十幾年權力鬥爭的主線,你得要看到法輪功的問題。為什麼呢?因為法輪功問題使得江澤民整個手中沾滿鮮血。我們知道江澤民最開始說,3個月之內解決法輪功,大概就是99年7月份他想99年底法輪功問題解決了,99年底根本沒解決,他才意識到他面子掛不住了。中共官員就是如果一個決定你沒有實踐出來,可能整個核心就做不了。所以就變成他個人一定要把法輪功鬥倒的這樣概念裡頭,後來就出現血案,打死要不就打傷,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因為它有「肉體上消滅」這樣一個概念。

整個這樣一個體系變成如果法輪功真正平反,他一定要被法辦。所以他唯一的思維方式,所謂「江派」的出現,就是因為法輪功問題,他必須保證誰手裡頭有法輪功的血我才放心他,比如說羅幹,羅幹沾有血,他一定要把羅幹拉到政治局作常委,保證他在最高權力機構,一直能維持法輪功迫害,那麼羅幹完了以後,這個周永康,當時調查他的時候臭名昭著,在四川強姦婦女多次,而且他的整個政績完全是一塌糊塗,為什麼他能又一次迅速進入常委,因為他在鎮壓法輪功上是不擇手段。

而且後來為什麼薄熙來能被推上去,整個江派為什麼一直要把政法委坐大,使得政法委能變成江澤民垂簾聽政的主要手段,就是因為他發現了只有把這個坐大了,只有他能直接控制這個體系,他才可能保證鎮壓法輪功的策略不變。某種意義上講,這就是他掌握權力的所有根源,也變成跟胡溫權力鬥爭的一個根本因素。

竹學葉:這就涉及到剛才紐約陳先生講的,他覺得怎麼現在外國人越來越多了,其實政法委他在對內,實際上在全世界他也面臨巨大壓力,你都說法輪功如何如何,但是在國外法輪功的存在讓人看到完全是另外那種狀態,真的是使人修心向善,很平和,所以法輪功問題就變成中共對外工作唯一的重點,怎麼向全世界各國政府解釋這件事情。為了能夠維持對內對外鎮壓,它就必須製造一些似是而非,讓中國人覺得很糊塗的一些觀念,比如說這是反華的,這是反共的,所以就要鎮壓。

其實歷史很清楚,從99年之前一直鎮壓下來,對海外它就跟全世界講,因為他反對中國政府,維護政府當然就要採取手段,所以就希望國際上能接受。我覺得像陳先生講的,他可能就是受這種宣傳伎倆的影響,其實真正中共的高層都已經很清楚法輪功問題完全不是政治問題;如果是政治問題,到現在為止在國內找不到一個對政權為害的例子。甚至於治安問題,這些學員都是維護治安的中堅力量,因為要符合「真善忍」嘛,但是你硬要迫害他們,你必須給他們製造一些罪名,所以我想這就是「罪名」之一。

政法委為了維護對法輪功的鎮壓,已經遠遠超出以前所謂的政法政策、司法政策,已經遠遠超出所謂穩定中國內部的問題;已經涉及到外交、對外政策的問題。所以政法委的權力為什麼這一次它真的就敢派兵去包圍美國領事館?也就是說,政法委在相當程度上已經覺得自己可以主宰中國的對外政策,甚至於不惜違抗中共內部既定的一些遊戲規則;說明它的力量已經真的成為第二個中央。

主持人:包括據說周永康、薄熙來他們密謀要把習近平給拿下來。它已經很膨脹了,覺得手中的權力已經足夠大了?

杰森:它是真的有這個權力。中國過去這2年,維穩的費用已經超過了軍費,維穩的費用給了誰?政法委。

主持人:它是主要的使用者。

杰森:「穩定壓倒一切」是鄧小平說的一句話,當時鄧小平在某一個場合說了這樣的話,但是後來江澤民發現這句話能被他利用,因為用了這句話他就可以無限膨脹政法委體系。後來所謂的「維穩辦」也都跟政法委合署辦公。只要把「維穩」這個概念加上來,它除了能抓住公、檢、法體系,就是能抓住國安和武警以外,連外交和對外宣傳它也能抓住;它已經明顯成為第二中央了。

就是在「維穩」整個概念上拿著鄧小平的一句話當令箭,把整個政法委膨脹成為第二中央;而這第二中央的權力再更加擴大,政法委雖然在政治常委裡頭排最後一名,但事實上它的權力是最大的。這就是為什麼薄熙來看中了這個權力,他想要拿到這個權力;他知道拿到這個權力以後,習近平將會在他的股掌之中。

主持人:我們接聽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首先是紐約的胡先生,胡先生您好。

胡先生:主持人你好,大家好。政法委只有在中共這樣的極權國家才有,民主國家根本沒有這個。剛才有人講法輪功有什麼外國人参加。我認為宗教信仰是沒有國界的,像老外也有很多人學中國人打太極,那太極就變壞了?生活在海外的民主國家,明知道民主制度這麼好,還說那種話,讓還在大陸受苦受難的那些人情何以堪?

主持人:謝謝胡先生的電話。我們再接聽江蘇林先生的電話,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發現最近五毛給新唐人打電話的很多,不光是五毛,還有許多華人;我覺得實在是太火了,我今天來說兩句。只要是在世界上的 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民族他們都應該承認,如果這個政府破壞自己的傳統優良文化,那麼這個政府絕對是非法的;共產黨對自己文化的破壞是古今未有的。我們現在之所以能把傳統文化源遠流長、綿延至今五千年,就是因為我們文化的凝聚力與向心力。

猶太人在五千年裡你看他幾次大遷徙?他們的血統已經不純正了,憑什麼還能建國、憑什麼猶太人還能延續到現在?就是因為他們文化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我們華人在血統上來說是炎黃子孫,文化傳承來自古聖先賢,這一點大家都相信。我之所以在這裡能用漢語跟大家說話,就是因為我們的文化和我們之間的血緣。現在共產黨把中華文化破壞了。

大家要搞清楚,中共就是破壞傳統文化,把一個外來思想強加於我們身上,它要把思想統一。思想統一了你還會有春秋戰國時期那種百家爭鳴的文化嗎?還會有唐、宋和漢那麼輝煌的文化嗎?不會有的。我奉勸那些五毛你醒一醒吧!

主持人:謝謝林先生。我們再來接聽紐約某先生的電話,某先生您好。

某先生:你好。前面那位陳先生,聽口音應該是福州人,他在廣播電台以及電視節目一直讚賞共產黨,這個人是黨與國家不分的。再說福州人有很多是政治迫害申請來美國的,既然是政治迫害,應該是共產黨政治迫害你嘛,來到美國之後,你最起碼應該體驗到美國民主跟自由的一面嘛,然後他還是麻木不仁、還是始終的恭維共產黨。我想大概是他回福州去省親被共產黨迫害,反而替共產黨講好話。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一位法國黃女士的電話,黃女士您好。

黃女士:大家好。紐約那位先生的論調我很不相信,他說他是法輪功學員,因為現在也有外國人參加,所以他退出了。我不是法輪功學員,我只是說那位陳先生,你現在住在美國,你捨棄了中國,為什麼?當然是美國好吧!那道理不是一樣嗎?因為法輪功好,所以外國人都去學。至於政法委為什麼坐大?這是中共一貫勾心鬥角,有了權就要坐大了,變了法子來欺壓老百姓,誰鎮壓老百姓的手段狠,就是誰的功勞大。這樣就坐大了。

主持人:謝謝黃女士。我們再來接聽上海熊先生的電話,熊先生您好。

熊先生:政法委是一個不仁不義的機構,中國的公、檢、法、司這套機構都有的,這跟國外同列於平等都交流的;但是政法委不可能同國外交流。它針對著法輪功,把法輪功定為「邪教」是沒有根據的,也不是它說了算的,也要根據世界各國的法律的。法輪功在世界上能被一百多個國家接受,而且同樣是中國人的台灣、香港、澳門能接受,為什麼中國大陸不能接受?

主持人:謝謝熊先生。我們再接聽紐約劉先生的電話,劉先生您好。

劉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想講兩點,第一,中共政法委為什麼會坐大?實際上很簡單,就是所謂的「維穩」,保護它的地位。為什麼它會針對法輪功?因為法輪功表現的是「真善忍」,和共產黨沒有什麼關係。

首先,在1998年、1999年,中國大陸的各大城市從上至下,很多人參加法輪功的修煉,當時很多官員,退休的老革命、老紅軍、老八路的家屬、親人,甚至他們自己都參加修煉。當時的中國正在從事所謂「改革開放」的制度,很多共產黨人失去了對共產黨的信仰,不相信共產主義,也不相信馬列主義,都相信法輪功去了。所以共產黨就認為法輪功在潛移默化的破壞共產黨、在潛移默化的瓦解共產黨;實際上它起到這個作用,讓很多共產黨人不相信共產黨了,相信法輪功。所以它們就要堅決的鎮壓法輪功,視他為洪水猛獸。

主持人:謝謝劉先生的電話。我們再接聽加拿大戴先生的電話。

戴先生:你們好。我聽你們總是在討論政法委、江澤民,我覺得鎮壓民間的聲音是共產黨統治的手段,這不在於誰當這個黨的領袖、誰在用哪個部門去鎮壓。我覺得也沒有必要去乞求共產黨內部哪個有良心的領導去同情或包容,這很難的。

從事實上看,法輪功現在也很厲害,很可能要活過共產黨。現在看來共產黨的壽命是不如法輪功了。我覺得法輪功的好處就是在給中國人民提供一個更多的信息渠道,讓人們更能發現真相,這是一個民主社會一個端倪吧!我覺得沒有必要像共產黨去乞求允許法輪功的言詞,如果是這樣共產黨就真的走向民主了。

主持人:好,謝謝熊先生。我們一起來回應一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

杰森:我想大家都在表達自己的觀點,都是很有道理的。我自己倒是不覺得,是,當時江澤民是有一句話說「法輪功在跟我們搶奪群眾」。當然法輪功本身沒有這個計畫這麼做,他只是自然而然的,人在追求身體好,還有更高的生活方式和精神境界的時候,他自然達到思想境界對中共的權力鬥爭不感興趣了。

當然我很同意加拿大戴先生說的話,當一個團體在不懈的追求他自己最基本的人權的時候,他可以帶動整個國家的人權的改善。因為當他爭取人權而且用非暴力、用真相的方式來追求這個權利,法輪功認為我只是用真相讓每個人知道,那麼我自己的受迫害可能停止或減少,這是最最健康的方式給中國帶來提升的機會。

當然你說這過程中法輪功是否可以完全不理中共,事實上我想中共這個體系本身,我倒不覺得法輪功對它抱有任何幻想。但是對中華民族、對中國,法輪功確確實實是記了很大的獎,因為畢竟煉功的主體還在中國,而且法輪功很多的學員在中共的迫害下。某種程度講希望中國有一個尊重人權的社會、希望中國有一個民主法治的社會。這個社會能保證法輪功有他基本的人權,與此同時要建立這樣的社會又確確實實你要破除一個在歷史上踐踏法律的人。所以並不是在乞求中共內部有什麼變化,是希望在迫害中國法律的人在與以制裁的過程中使中國能有可能把過去踐踏人權的人的方案翻掉,然後進入下一個尊重人權、尊重法治的一個新的紀元。

竹學葉:我覺得是這樣,在一個社會裡如果一個團體可以或者大家認可了被超越了法律無理性的迫害的話,實際上他最後不僅僅限於這個團體被迫害。就像也些著名的說法說「一個地方存在著不公那就是對全世界的不公」,為什麼?我們注意到當年江澤民對法輪功迫害時講一句話,因為法輪功講「真善忍」,所以可以放手去做去迫害,等到取得經驗之後可以加諸其他團體。大概是這樣的原話。

實際上它現在就是把對法輪功的做法加諸到其他團體來了,比如對拆遷戶,你想爭取權利、你那個地方如果官員太腐敗,老百姓想維持權利,比如廣東那地方只因官員太腐敗你想民主選舉。所有這些只要成為團體的利益受到損害,你想爭取自己的權利哪怕最基本的權利,中共就把對待法輪功的做法加在你的頭上,就是可以無法無天,就可以用武警來鎮壓、用公安來鎮壓、可以用黑社會來打,無所不用其極。

所以現在看來就是說因為它迫害法輪功,它政法委的權力無限擴張,把它放到黨的生死存亡的高度來對待的時候,你沒有任何其他人可以去反駁了,所以它就可以任意去做。那麼現在其他的民眾團體,我們說弱勢群體也好,在各階層,甚至於中共自己的利益階層,裡邊的一部分,如果有受到什麼損害,也想維護自己的權益的時候,對不起!這個政法委到了這種狀態的體系,他就把這個迫害加在你的頭上。

所以這個並不僅僅說只是限於法輪功受到迫害,但是我們也注意到,剛才黃女士講得很清楚,就是很自然的,法輪功法好,受到世界各國老百姓的接受。反過來也可以看出來,在任何一個正常社會,法輪功都是被人們歡迎接受;而在中國的社會卻說他是反政府,反這個反那個,甚至於說不吃藥,甚至於說什麼上吊自殺,所有的這種毀謗都可以加在你的頭上;因為你沒有說話的機會。所以中國人其實稍為開拓一點眼界,可以看看外邊的世界,是如何對待這樣一個修煉團體的時候,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中共因為迫害法輪功,已經把中國社會變得無法無天的狀態。

主持人:但是另外一方面來講,這十多年的時間,它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非常殘酷的,雖然表面上很多老百姓看不到,但是實際上它的手段非常殘酷,包括活摘器官這樣的事情。如果中共的胡溫也好,或是什麼人也好,真的想去面對這件事情,要把這件事情揭開了之後,那實際上就意味著中共的滅亡。

杰森:問題是中共滅亡,對中國老百姓不是壞事,是個好事,而且對胡溫本人,從他歷史上來看,也將不是個壞事。剛才加拿大的戴先生也談到,中共的滅亡,事實上是必然的,而且時間不會很長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把你自己的命運捆綁在一個將要墜毀的一個列車上,事實上你是自己選擇一個很失敗的歷史地位。

我看溫家寶在很長一段時間已經不提中共了,他總是在提國家民族、國家民族,這是個正確的思維方式。如果這個時候你敢於比方說周永康,你把周永康歷史上的罪惡拿出來,拿的過程中,如果大家要求更多的媒體,你藉此可以把其他的有關迫害法輪功的消息,或者整個在所謂「維穩」的過程中,你侵犯中國老百姓普遍人權的方式拿出來,那麼你得到的是老百姓的擁護。這個時候,你會自然發現大家擁護的是某個人,這將跟國外的選舉一樣,因為你的威信,你會仍然擁有你現在這個國家領導人的地位。但是於此同時,中共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把它剝裂掉,當中共被剝裂掉的時候,中國更美好,中國少了一個吸血魔鬼。中國形成了一個跟世界相同的政治體制,或者說是國家體制。

主持人:而且這也是老百姓的一個希望。你剛才是從理上來講,但是從另外一個,通過這次王、薄事件揭示出來的第二個權力中央,確實存在,以前我們可能都忽視了,很多人都沒有想到可以膨脹到這種程度的一個政法系統。那麼今天胡溫是不是真的有勇氣,有這個膽魄去把周永康拿下來,他有什麼顧慮嗎?

杰森:我自己的感覺,有人說周永康擁有武警,就是6萬武警,但事實上這個武警體系它是由政法委和中央軍委共管的,所以就武警體系來說,胡錦濤應該也有一部分的管理權力;而另外一方面來看,本身民心向背是關鍵。武警戰士他仍然是老百姓,而且他往往是來自最底層的老百姓,前個時期我們看到,包括警察也在維權嘛,他知道自己的權利也可能在中共的貪婪體系下被壓榨。所以當你把中國往民主推的時候,真正擁有的就是大家的支持。

所以從政治上,你是有權力做這樣的事;同時從民心上,你是擁有民心的,在這個情況下,你所做的事情,只能是正的,只能是好的,你沒有另外其他選擇。你不可能說我能讓周永康平平安安的光榮退休,然後在未來建立一個中國的法律體系,這是不可能的。你只有把過去做的事情,坦白告訴大家,然後你才可能建立一個嶄新的,不然的話,未來上來的人他仍然說,我只是在延續周永康的方式在做,周永康沒錯,我為什麼錯?如果你不把周永康這一派系的人所有的醜惡事揭出來,違法的事揭出來,你未來不可能建立真正的司法體系。

竹學葉:事實上我覺得這十來年,作為中共每一個個體而言,它都對法輪功的事情肯定有自己的看法。像江澤民這一幫他走到這一道上他就是要走到黑了,他不可能停手的。所以他才要想盡辦法壯大這個政法委,拿著這個權力,即使退位以後還要主導這個迫害。這是他的根本原因。

可是反過來講,另外一些人可能覺得這樣做起來沒完,好人你也不能殺絕這些人,最終真相也會大白的,一旦大白於天下的時候,那麼我們注意到王立軍這件事情,實際上我就是覺得是真相大白於天下的開端。

主持人:是天意的一種表現。

竹學葉:是天意。你想想十來年一直在掩蓋,但慢慢你就掩蓋不住了;在你掩蓋不住的時候如果你還繼續掩蓋,那你就是同謀,你就是在維護這個迫害,那罪名最後就是你自己掙來的。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已經在揭開的時候,那你順應民心、順應天意,把這個蓋揭開,誰該承擔責任誰承擔責任,那麼中國的去向他該怎麼走也有歷史的安排,他也有民心的走向在決定著一切。你們個人、個體甚至自己家裡的親朋好友,在這件事情上到底是站在正義的一邊還是站在邪惡的一邊,是站在利益一邊還是站在民眾這一邊,這都是需要選擇的。

所以我認為最高當局現在他要想把這件事情揭開,他也是需要一定道德勇氣,不能從經濟利益、從權力平衡,從這些角度考慮。但是我反過來講,即使從權力考慮,你也得考慮如果這樣下去,實際上也是危險。江澤民這一派因為要維持這個迫害,他絕不會善罷甘休,但凡有力量維持的話一定會竭盡全力去反撲。所以我覺得其實也是中共內部所有這些人選擇自己未來的關鍵時刻。

主持人:還有一點,胡溫本身他也是在共產黨體系成長起來的,他如果真的向前邁出這一步了,最終會導致共產黨的解體了,他會不會也擔心中國會不會亂?

竹學葉:這不是他導致的,是因為他迫害這個事情,對民眾對法輪功這麼樣迫害,共產黨走到這麼一個懸崖絕路,走到地獄裡邊去了。就像我們如果回憶當年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做的事情一樣,當時如果站在統治者的角度來看,其實跟現在很類似。你說要再往前走的話,蘇共就解體了,縮回去也許還能維持一段時間,可是他真的就往前走一步,蘇共解體了。蘇共解體又怎麼樣呢?老百姓日子照樣過,而且比原來過的更好。

主持人:現在中國也是面臨這樣一個劇變的前夕。

杰森:這是一個關鍵時刻,歷史上在衡量一個人的時候,其實只為一、兩個事情在衡量一個人。你如果在這個時候,這是最好的時機,最好的割裂歷史上最醜惡的中共,讓中國人邁向嶄新的紀元的最好時機。這個時機如果胡溫把握不住的話,胡溫在未來再找不到任何一個機會讓中國靠這樣的理性覺醒,拋棄過去罪惡走向新生的這樣一個機會。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的,如果錯過這個機會,以後可能再也找不回來了。我們知道3月26日政法系統的幹部要進京,那到時候會怎麼樣我們大家拭目以待。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收看我們的節目,有幾位觀眾還在線上,希望下次早點打電話進來。也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的分析和評論。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