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刧機兩疑犯死亡 被質疑是鎮壓藉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3日訊】大陸官方媒體7月2日報導,兩名被指參與新疆劫機案的維吾爾人在醫院“因傷過重死亡”。此前媒體曾報導,6月29日發生了劫持民航班機事件,六名維吾爾人試圖劫持一架由和田飛往烏魯木齊的航班,他們試圖使用金屬手杖砸開駕駛室門並試圖引爆爆炸裝置。設在海外的世界維吾爾大會認為中共官方操控刧機訊息,目的是找藉口鎮壓維族人。

官媒指責“恐怖份子”試圖製造“恐怖慘劇”

官方《環球時報》英文版7月2日引述現場指揮員指,這不是簡單刧機案,這些恐怖份子想製造機毀人亡的慘劇。

報導說,飛機僅起飛6分鐘,坐在經濟艙的3名乘客突然站起來,其中一名殘疾人將手中的金屬拐杖弄成幾截,丟給艙內另外3人,他們高呼後直沖駕駛艙門,想將門撬開。頭等艙一名乘客大叫,並打掉暴徒手上的易燃物,但遭他們襲擊。暴徒打不開機艙,用金屬棒毀壞機艙設備,一邊摸出搖控器的東西,一邊要同伴丟打火機及火柴,便衣空警及乘客與他們搏鬥。另外,因公到烏魯木齊的洛浦縣4名警察及和田2名警察,協力制服暴徒。

另外,《環球網》英文網頁報導,兩名參與新疆劫機的人由於傷勢過重已經死亡,還有另外兩人因傷仍留在醫院。

報導引述新疆官員指,受傷的四人中,有兩人在醫院傷重不治,另外兩人仍然留醫。該6名暴徒分別來自喀什地區的巴楚、莎車及葉城,最小僅20歲,最大是36歲。

但環球網的中文報導對此毫無提及,顯示在這一事件的報導中內外有別的政策。

新疆天山網亦指,這是一宗以刧機為手段的嚴重暴力恐怖案件。6名刧機者分別是:木沙.玉素甫、阿巴拜柯熱.伊比拉伊木、艾熱西地卡力.依明、買買提艾力.玉素甫、亞森.麥麥提、吾麥爾.依明,全部男性。

世維會質疑當局劫機說法

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則指,大陸官媒報導的這宗刧機事件,令人質疑。當局壟斷有關這方面的訊息資源,操縱目擊言論。機上有90多人,難道他們沒有手機及視頻功能,那是不可能的事。

據知,下機後,所有乘客的手機被武裝人員搜查後退還。有線民發佈了照片,為什麼其他乘客沒拍到照片或視頻,這兩張圖片顯然由官方操控。

迪裡夏提又指,官媒早前稱疑犯攜帶木置刀具及攻擊品,安檢過程中不可能沒查到,現在又說是疑犯帶置引爆裝置。當局對維族人嚴密檢查,不可能有這類易爆物品帶到飛機上。還有疑點是,當局在刧機後5小時,才能確認6名劫機者身份,令人難以相信,應該由國際獨立機構調查此事。

迪裡夏提說:所有有關刧機事件的來龍去脈和所謂線民向外透露的訊息,都是由官方所控制的機構發佈,官方有意製造所謂的線民,來公佈一些所謂的事情,來協助中共政府對於刧機的指控。

迪裡夏提說,根據他們得到資訊,當時因為維族乘客受到漢族乘客歧視而爭吵,雙方發生扭打。飛機上90%是漢族乘客。

旅居英國的維族人安華托帝指出,中共對維族的控制已經非常嚴厲,他懷疑如果有六個人真的預謀劫機會只使用拐杖的說法。安華托帝說:從官方的說法判斷,劫機的真實性有待檢驗,而他認為機上發生打架的說法比較真實。他表示,在中共的壓迫下,維族和漢族的矛盾已經很明顯,稍微有一兩句衝突就可能引起鬥毆。

安華托帝說事實真相目前都不清楚,他呼籲應該公開審理案件,他說:只有公開審理,讓這些人可以說話,外界才可能知道情況,否則按照往昔的做法,發生類似情況,中共向來都是秘密從嚴從速處理,讓外界難以找出真相。

劫機者如何將爆裂物帶進飛機?

目前,人們都想知道嫌犯們的拐杖、爆燃物和火柴、打火機等物品如何得以通過機場安全檢查,如何帶上航班的。

新疆自治區發言人侯漢敏表示,她無法立即就有關報導發表評論。

大陸官方稱正在調查相關失職人員和原因。有關部門稱:“調查正在進行之中,是失職還是其他原因,還沒有結論。”

負責此案的警官稱,有6枚爆燃物,現在正在進一步調查是制式雷管還是自製爆炸物。

世維會稱劫機案是所需的鎮壓藉口

世維會發言人迪裡夏提說,現在正值新疆75流血衝突3周年前夕,當地維族社區擔心中共當局會利用此事件,對維族人展開鎮壓。

迪裡夏提表示,事發後,和田地區進行清查,維族人擔心劫機事件成為當局鎮壓的藉口。此外,臨近7.5新疆騷亂周年,烏魯木齊、喀什、阿克蘇及伊犁加強武裝人員戒備,巿區到處看見持槍武裝人員維穩執勤。

旅居英國的維族人安華托帝也認為在目前中共尋找藉口搞鎮壓的氣氛下,鬥毆事件被渲染成劫機事件是很符合當局的想法。

2009年7月5日烏魯木齊曾發生騷亂,據報導,當時約有兩百人在這起維族和漢族發生的衝突事件中死亡,近2000人受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