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華斌:我們社會究竟有多少沒有收入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7日訊】今天碰到當初一起下崗的一位朋友,我問他的近況;他說現在雖然混到退休了,但每月的退休費還不到1800元;而老伴的退休費也不到2000元,所以日子依然很艱難。我說你家每月有這幾千元,生活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呀?他說主要是兒子不爭氣,中專畢業幾年了也沒有一個正當工作;整天到處混。現在是兩老的退休費要養活五口人,因為連媳婦也是無所事是。更為重要的這沒有正當工作的人,竟然沒有任何單位管;所以只能用我們的退休費來維持生活。現在是一旦家裡有人生個病,那就是天塌了似的;所以現在是艱難度日子,不知道今後我們兩老走了後他們如何辦;所以總是憂心忡忡。

我在美國知道美國社會的信用卡原則,那就是沒有收入的人可以申請政府救濟;正因為如此,所以美國人也有年輕人長期不幹活的;但他們卻有政府的救濟金養活,而且還能透支購物。更為重要的是奧巴馬上台後,又通過了一個法律就是對長期救濟金的補貼;所以有人說美國社會也養懶人;因為老人幹到退休後又幹活的不少,可年輕人因為工作不如意就可以長期不幹活;但這些人有政府養他們呀。

而我們社會就沒有這樣的好事,因為我們社會唯一的低保是保證那些沒有工作能力而又沒有生活來源的人;還從來沒有年輕人沒有工作能拿低保的現象。至於我們上班的人每月都交的失業保險,可我們真的失業時還真的沒有地方領;如當初我下崗後就有半年沒有收入,可就是沒有任何組織或單位給我救濟金;也沒有保險公司給我失業保險。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說我們今天的社會究竟有多少沒有收入的人;他們難道究竟依靠誰來活著呢?如果是有收入的父母親還好,如果父母親也沒有收入呢?這真的是一個不好解釋的問題,這些人是夫妻的有的就依靠另一方養活;有的就是他們父母親的負擔。如果這夫妻或父母親沒有經濟來源,我還真的不知道這些人如何活著;但他們卻是我們社會的客觀事實,難道我們社會就沒有組織或單位能管管他們嗎?

正當我為此事而遐想時,這時有幾個武漢市某知名大學的女大學生問我:「為什麼女大學生求職特別難」?原來這學校說大學生就業率百分之百的大學,竟然就業表都是假的;因為沒有簽約單位時學校不發畢業證書,所以學校幫忙為她們找假簽約單位;而最後自己還是找不到單位,於是只好問家裡要錢而在社會碰機會。我說她們千萬別憑自己的能力去找工作,要調集自己的所有社會資源去找工作;因為我們現在既不是知識經濟,而且崗位競爭還不公平;所以沒有關係的人求職都困難。

看我們社會的經濟高漲,全世界都恭維我們經濟復甦了;而且正成為引導世界經濟的重要支柱。然而沒有人知道我們社會的就業情況,尤其是隱形失業者的具體情況。看一看中國城市街頭繁榮的消費景象,沒有人相信我們社會會是貧困的;再看我們那飛漲的物價和與日俱增的私人汽車,就知道我們社會的巨大需求。這些都不是貧困的表現,而是老百姓收入高的體現。然而卻沒有人知道,我們社會究竟有多少沒有工作而又沒有收入的人;更為重要的是現在不是40歲或50歲人的概念,而是大學或中專畢業的究竟有多少人實際沒有就業;再加上我們的社會青年,我們社會究竟有多少年輕人沒有工作。

我以前不知道有這麼一群人,實際我們網絡上早就有『啃老族』;我就不明白,為何我們社會沒有組織或單位管『啃老族』呢?難道老的就真的應該繼續承擔這些人的生活嗎?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社會總是責怪年輕人好高務遠,卻不知道他們也想從零開始;可是誰給他們機會呢?我從來反對大學生與農民工爭飯碗,為什麼非要大學生去幹體力勞動呢?

我們社會奇怪就奇怪在一方面有這麼多人是隱性失業,沒有工作又沒有收入;而且還沒有單位管。我就遇到原來長航的一位朋友,竟然單位託管都轉了多次;所以他沒有工作又沒有收入,而且還沒有單位管。好在他的檔案還有,所以等待退休是他唯一的解脫;可這些年輕人,他們等待什麼呢?因為他們沒有工作,有的連檔案都沒有;他們究竟等待什麼?而與此同時是我們社會的隱性收入巨大,如根據王小魯的推算中國約有9.26萬億元(1.36萬億美元)的隱性收入未納入官方的統計數據;其中大部分是介於法律模糊地帶的「灰色收入」,並且主要集中在中國最富有的階層。

雖然我們城鎮有登記失業率的概念,可實際相當多的人其隱型失業是在失業率的統計之外的;再加上農村不登記失業率的,這沒有收入的人也就更多了;這也是我們社會這麼多隱型失業而沒有人管的原因。我不知道我們的新領導班子是不是開始關注這事,也不知道這事會不會列入十八的議程;但我卻知道這事已經成為很多老百姓家的頭等大事了。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