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張正義:兩國一制 港奸甘心做兒皇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0日訊】97年香港淪陷前後,中共為拉攏港人,拋出《基本法》,承諾香港資本主義制度50年不變。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們且不說50年之後要深度淪陷,只是中共接管後,一直通過「聯絡處」和地下黨員,明裡暗裡插手香港事務。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我看倒像是「兩國一制」,所謂兩國,是指中共把香港作為一個附庸國,雖然是前殖民地,但港人擁有比宗主國人民有更多的自由,更多的財富,土地永久所有權等等,使香港人民有一種優越感。以期港人少「鬧事」,把港人當寵物豬養起來。越來越多地干涉香港事務,制度越來越內地化。

事實上不是兩國?哪個國家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要護照?有人也許會說,那是「回鄉證」和「單程證」,那只不過是朝三暮四的低級伎倆而已。全世界200多個國家,只有中共國,城際間流通需要證件!

近期香港有更深層淪陷的跡象,《新華網》2011年8月16日用通欄大字標題「李克強訪問香港」,中共海外喉舌《聯合早報》提前做出預告「李克強本月16日訪港」。中國網絡電視台則用「李克強視察香港會見曾蔭權」作為報導標題。眾所周知,「訪問」是指一國軍政(中共還包括黨)要員對另一國交往而言,這同過去名義上是一國有明顯區別了。「視察」更是宗主國對附庸國的居高臨下姿態。《基本法》明文規定:(中共)中央政府只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外交和軍事有管轄權,那麼李克強作為紅朝皇帝欽差,應該去駐港部隊司令部(香港沒有外交機構)「視察」就不違背基本法了。可他偏要去港府那裡,幹什麼呢?顯示皇家權威!

而曾陰權一夥不僅不提出異議,連敢怒不敢言都沒有,儼然一副奴才相!《厚黑學》雖然成書於民國,但幾千年來華夏大地一直在用,大凡能爬上高位者無一不精通此道。時至今日雖不見於學堂,但卻盛行於官場,古人自不待言,單說中共集團,上世紀三十四年代的劉少奇、王稼祥,六七十年代的林彪、周恩來,八九十年代的江澤民、胡錦濤無一不是此道高手。

「港英餘孽」的曾陰權更是深諳此道。對於封疆大吏而言,即使是皇帝作為欽差的狗奴才,哪怕是太監,也是代表皇帝的,也要唯唯諾諾,不敢有半點怠慢。今次曾陰權大擺宴席,以給這位欽差李大人接風洗塵。

華夏古國與「蠻夷(對外國的蔑稱)」大不相同,後者是攻城掠地,掠奪加奴役。而我天朝大國則是「廣佈恩澤」,只要對方俯首稱臣,不但免去貢奉,而且還要御賜餽贈,以示「皇恩浩蕩」。

我朝仍不例外,李大人帶去六個「大禮包」,曾陰權等「港府高官」樂不可支,千恩萬謝,千恩萬謝,就差謝主隆恩了。

文章來源:《亞城論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