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志敏:有感於莫言與諾貝爾文學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0月16日訊】最近看到一則關於莫言的消息,消息的原貼是這樣的:莫言,外號「腦膜炎」,中共黨員、黨軍作家、2012年腦膜炎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

好奇心讓我對莫言做了進一步瞭解,發現更多關於莫言的背景:莫言,原名管謨業,生於山東高密縣,作家,1955年2月生於山東高密縣農村,童年時在家鄉小學讀書,後因文革輟學,在社會上閑混,外號「腦膜炎」。1976年毛澤東死前中國最為黑暗的時刻,莫言通過走後門加入解放軍。入伍後通過加入中國共產黨,不擇手段地向上爬,歷任班長、保密員、圖書管理員、教員、幹事等職務。

通過不懈的鑽營,莫言得到軍隊的賞識提拔,鑽入「解放軍藝術學院」,並於1986年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

中共黨員?部隊作家?外號「腦膜炎」? 一針見血! 原來是個共產軍國主義者啊,原來莫言正是滿腦袋共產糞水的典範啊。他的《紅高粱》,當時還是我們必讀的作品呢!現在看來全是糞水‧‧‧‧

是的,我們那時也有腦膜炎,現在痊癒了沒有呢?

我看過張藝謀以此為腳本而導演的電影,當時還以為了不起呢!

我那時候不知道土共的邪惡,也沒有意識到是共匪洗腦的作品。

其中有一個情節,是講一個抗日的共產黨英雄被日本人活活剝皮示眾,其殘忍、其胡說八道,我們那時被糞水淹沒,意識不到的。那時我們還因此挺憎恨日本人的呢!並以為中共領導了抗日戰爭呢!還以為中華民國真的一無是處呢!

現在看來中共不但沒有抗日,而且幹著活摘器官的事,其邪惡和恐怖程度遠遠超過當年的日本鬼子。

至於日本人有沒有活剝中國人人皮的事,我不知道,我現在開始懷疑其真實性了,因為我知道了我的腦子裡曾被灌輸進了糞水。

那個《紅高粱》除了幫中共撒謊以外,就是醜化中國傳統的婚姻, 醜化中國民間風俗,真是一箭雙雕啊。我們居然都上了當!

這樣的糞水,我們怎樣才能倒出去啊?這樣的糞水,在我們的細胞中當, 在我們民族的細胞當中作怪並發酵,我們怎樣才能洗乾淨啊?

這樣的糞水,不但灌輸給了中國的孩子, 中國的知識青年, 中國的父老兄弟,還潑向了西方社會,而自以為文明的西方紳士們不但不知抵制,卻主動的接受,欣然接受,以為是聖水,並主動地將糞水灌入他們的腦袋。也許,他們明明知道是髒水,他們其實也應該是知道的,卻假裝聖水來灌輸給他們的國民,他們的子孫,看在錢的份上,出賣良心 , 為虎作倀。他們與共產邪惡同罪!

應該將他們列入黑名單!未來沒有共產邪黨的中國不歡迎他們,除非他們懺悔!

文章來源:網絡轉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