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凱:再談老子《道德經》裡的普世價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11月12日訊】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

為某個人或某個團體所永遠私有之物是不存在的,更何況政權這種來源於民眾的重器。政黨從民眾手中賺取權力以後是絕不會輕易放手的,他們希望能夠萬歲、萬歲、萬萬歲都不失去。可是這種天下重器總歸一個人或者一個團體能行嗎?當然不可以!天下之公器就應該平分給天下人所有,而民主正是平分天下公器的好方法,選票面前人人平等,而且每一張選票的力量都絕無差異。把政權據為己有不僅對廣大民眾不利,對政權的佔據者也不是好事,我們翻閱歷史,哪次政權的更迭不是流血漂櫓,不僅失去政權者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就是新興佔據者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實在是一將終成萬骨枯。古今中外的獨裁者哪一個有好下場?最終無一不是身敗名裂,成為歷史的罪人,遭到萬世萬民的唾棄!

執政者切不可以公權力欺壓民眾為己謀利太過,否則滅亡的會很早。中國的秦朝、隋朝,上個世紀潰敗的蘇聯和東歐諸國,無不是國立強盛者,但無一不是短命鬼。究其原因,無非權力過於集中,獨裁暴君欺壓民眾為己謀利太甚。把天下公器的鋒芒磨礪的如此尖銳,舉全國之力對內鎮壓民眾對外爭強好勝,怎麼可能不早早進入墓塚,如果這樣的政權能保持長久那天理何在。視民眾如父母,視外邦如朋友,如此才是為政的長久之道。

政府想要國庫據為己有而不給民眾分一杯羹,這是非常愚蠢的。國庫的錢實際上來自民脂民膏,無論是稅收還是國有企業的利潤所得,取之於民就一定要還之於民。政府如果不還之於民反而焚民脂民膏以繼晷地貪婪腐敗,那遲早有一天民眾會以非常規的方式拿回自己的血汗錢,到時候恐怕政府就很難堪了。政府掌握著公權力,執政者當然享受榮華富貴,所以欺淩弱小的惡行也就隨之而來了,尤其是不受任何約束的獨裁統治者,簡直成了不知不扣的惡霸地痞流氓。在這個世界上誰都不願意被人家欺負,尤其是殘暴而長久的壓迫,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所謂玩火者必自焚,當引火燒身的時候也只能怪自己太愚蠢了,請各位權貴人士記住,多行不義必自斃。

於此,讓人想到了華盛頓。美國建國之後華盛頓擔任了兩屆總統之後主動提出不再繼續留職,把權力交由他人,這是何等的氣魄和智慧!比起那些所謂的帝王將相開國元老不知道要強多少倍,華盛頓功遂身退之後成為萬眾敬仰的政治家,而那些獨裁者卻一一成了跳樑小丑,永遠猥瑣地趴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太上,下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

最上乘的執政者民眾只知道有之,其次一乘的民眾會親近讚譽之,再次一乘的民眾會畏懼之,最下乘不堪的民眾會侮辱之。最上乘的執政者把權力都分散下去,每一層的權力都相對平均,當每一個人的權力都相同的時候恐怕最美好的社會就要實現了。我們現在實際上還做不到權力平均分配,但是我們完全可以做到權力不要過分集中,就看你政府要不要如此善舉了。當權力平均分配的時候,每一個公民都能積極參與到社會事務上來,是以執政者的作用就不會顯得那麼重要,那民眾也就不必過分關注他們了。執政者的作用減小,地位下降,受關注程度縮減,這些都是文明的標誌,也是實現公平正義的體現,我們觀察當今富裕且社會和諧的國家或地區,都很接近這個標準。

當權力平均分配之後,執政者也不過事社會鏈條中的一環而已,和其他民眾的作用差別不大。每一件事的完成都是靠整體社會的力量和廣大民眾的參與,絕非執政者一人的功勞,所以當某件事圓滿完成以後大家就會覺得這是很自然而然的,不必去對執政者感恩戴德,而執政者自己也不會再去居功。只有想牢牢抓住公權力不放手的人才會希望民眾感恩他,而權力過分集中的時候執政者也有了宣傳自己的條件,所以就會出現民眾視執政者為父母的情形。權力的爭鬥來源於權力的集中,其慘烈程度也隨集中程度而變化,人類的諸多暴行和不文明悉皆來源於此。分散權力是人類邁向和平文明的必經之路,歧途只會導致人類走向毀滅。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當真理被淹沒,就會有人出來提倡仁義道德,以此來規範社會,達到安定祥和的局面。但是我們不難發現,仁義道德並沒有讓社會安定祥和,反而有很多違反仁義道德的事情出現。仁義道德都是相對的價值觀,其標準也都是人制定的,既然是人制定的就絕不可能完美無缺,所以以此來作為社會規範必然會產生諸多弊端。當然,我們也不是要掃清一切仁義道德,在現階段是做不到的,其作用和價值還是要充分肯定的。但是我們要清楚地瞭解其相對性,不要以假像的絕對來打壓他人,很多事情根本就與仁義道德無關,我們現在還在使用仁義道德也是階段性的舉措。尤其是政府,絕不能過分提倡道德,去制定道德標準,如此會泯滅人性,使一部份人蒙受不白之冤。

一旦提倡聰明才智就會有裝模作樣的人出現,這是一定的,而更可悲的是那些裝模作樣的人還會掩蓋聰明才智的人。最麻煩的是執政者提倡智慧,一旦如此其必然裝模作樣,而在私下裡卻以聰明才智算計民眾。執政者最大的智慧就是把權力集中在自己的手中,最愚蠢的地方就是把權力分散出去,所以老子提倡的不是愚民政策,而是愚官政策。執政者千萬不要想著顯露自己的聰明才智,你就把權力分散給民眾就好了,讓民眾自己去解決自己的問題,也少勞自己操心。

當國家昏亂,社會失去和諧,就會出現很多感動人的事蹟,而政府此時也要樹立道德標杆,於是這些感動人的事蹟就會被拿來大肆炒作。其實,原本這些人和事都是極平常的,都是本應如此的,可是一旦成為模範榜樣就反映出這個社會已經達到混亂的狀態了,否則大家相安無事還哪裡有什麽道德標兵之類的人,每一個人都是自然如此的。

獨裁者最喜歡忠臣,最喜歡愛國主義。此兩者最容易為政權馬首是瞻,不顧及道理和民生。每當遇到內憂外患,獨裁者就要打出愛國主義的旗幟,使人心發狂,以轉移民眾視線,維護自己的獨裁統治。德國的納粹黨和日本軍國主義者都是用的這種方法上臺,然後對外發動侵略戰爭。我們每一個人沒有任何義務要忠於某一個人和某一個團體,尤其是政治團體,我們對於他們絕不能有此忠心。我們應該把忠心放到真理和民生上,凡是與真理相違背的我們都要批駁,凡是破壞民生的我們都要反對,不管對方是誰。國家和政權只是抽象的存在,而這個抽象的存在又往往被別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我們的目光為何偏要盯住這個抽象不實的東西呢?我們更應該關心的是具體民生、民眾的切身利益,而不能被愛國主義衝昏頭腦。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