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彥:申紀蘭 中國特色「活化石」標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3月3日訊】 申紀蘭連任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

日前,已經連任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的申紀蘭再次「當選」,成為從一九五四年至今惟一一名從第一屆連任至第十二屆的全國人大代表,創造了天下罕見的「奇蹟」!

這個自稱「識字不多」的當年山西農村婦女,在「黨的培養下」,躍出農門,不僅連任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還官運亨通,官至廳級高幹。不僅如此,網上還有人傳出其家庭成員個個是官員,其丈夫是長治市城建局局長,大女兒張李珍享受少將待遇,兒子張江平現任長治市糧食局黨委書記。不僅如此,據說這位識字不多的老年婦女還投資五千萬元,於一九九六年十一月註冊了山西申紀蘭貿易公司。腳跨政商兩界,權錢通吃,既貴且富。

這幾年,申紀蘭開始引起人們的極大興趣。她在兩會期間向傳媒發表的雷人觀點常常令輿論大跌眼鏡。例如,當問到:您是任期最長的人大代表,您平常跟選民有交流嗎,選舉的時候跟選民有交流嗎?她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地認為:「我們是民主選舉,我不跟選民交流。」「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不選你,你就不要去『各』(麻煩)人。」

申紀蘭不上網,但是對網絡有些意見。她說有些人在網上看了不正當的東西,就毒害青年了。她慎重其事地提議:「我有個想法,網也應該有人管,不是誰想弄就能弄,就跟人民日報一樣。外國那些人那是瞎弄的,咱不能這樣,咱要按照原則去弄,不要好的弄成壞的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

最令人噴飯的是申紀蘭所認定的這個死理:「我非常擁護共產黨。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

申紀蘭成功之路:從來沒投過反對票

申紀蘭這一言論引發了廣泛的社會熱議,許多人質疑她這個「人民代表」是幹什麼的,而且到了今天這個時代還以「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來標榜自己也實在太丟人現眼了。不過,申紀蘭是絕對不會感到丟人現眼的,她就是把從未投過反對票當作一種炫耀,大肆宣揚,才不理會別人質問她是何居心呢,不管是為了給領導們看還是為了教化國人聽主子的話。

其實,「不反對」就是申紀蘭成功之路。僅憑做到「不反對」,就能從最底層的一個農民躍升為廳級高官,成為五十九年來年年連任的「人大代表」。

在她申紀蘭看來,只要是共產黨領導的事業,只要是共產黨命令人民群眾跟著幹的事,不管後果如何,餓肚子也好,死人也罷,都不能「反對」。於是,五六十年來,鎮壓反革命她不反對,反右她不反對,大躍進她不反對,人民公社她不反對,文革她不反對。當然,如果共產黨改變政策了,她也跟著不反對。對於共產黨的各個時期的大人物,不論劉少奇,或是鄧小平、林彪、四人幫,擁護還是反對,反正黨中央定了什麼就是什麼,她也不反對。

申紀蘭這種人完全沒有自己的政治信念,沒有基本的政治操守,也缺乏基本的政治常識,同時也嚴重缺乏為自己所代表的民眾伸張權利的意願和能力!你可以說她是一個窩囊廢,但網民更有正確的評論,說她是一個「貌似純樸憨厚,骨子裡是沒有正義、泯滅良知的狡猾精明」之人。這種人就能僅憑手中那張有名無實的選票,以不作為的方式參與分贓,並從贓物中分得極其可觀的一份!

體現中國特色「活化石」標本

申紀蘭或許會成為中國一個一生都在人大廟堂踐行「不反對主義」的經典人物,這是一項吉尼斯紀錄!是中國政治寄生蟲的一項紀錄。是否會有一天,這位「活化石」最終能夠化成一座高舉「不反對之手」的塑像,坐落在人大會堂門外,成為廣場一景?

申紀蘭真可謂一個體現今天共產黨治下的中國特色的「活化石」標本。要知道申紀蘭所進入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至少在憲法名義上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組成如此重要機構的成員,本應只能是一個國家裡最睿智、最善於言辭表達且最敢於為民眾伸張權利的人。國家大事的決策權,豈是兒戲?卻居然被託付給申紀蘭這樣的半文盲、弱智兒和專事諂媚者!

實質問題是中共奉行的制度

但要為申紀蘭作「辯護」也是可以的。一個國家的繁榮富強,需要盲目的讚美多一些,還是需要理智的批判多一些?對一些中國人來說並非是毫無懸念的問題,甚至他們只會選擇前者。常言道,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申紀蘭何以不能代表那些「不反對」以至「永遠不反對」的「人民」?他們在今天中國到處可見,個個具有與生俱來的「絕不給黨和政府添麻煩」的動人情感,他們的典型代表成了「感動中國」的人物。「人大」就是一個具有「象徵性」與「標誌性」的機構,難得出了這麼一位具有「象徵性」與「標誌性」的活化石,大家不妨一笑置之,切不可以什麼現代民主標準讓她失去了作為「終身代表」的神性。

當然,這是憤激的話,但也說明申紀蘭第十二次當選人大代表絕不是對人大代表制度的「公開褻瀆」,她不過投合了中共目前所設計所奉行的制度。

論者指出,申紀蘭之所以能五十九年一貫制「當選」全國人民代表,除了她能毫無保留地服從共產黨最高當局外,另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中共從蘇俄照抄照搬一種極其強姦民意的荒謬制度。雖然它的種種弊端現已顯露無遺,只因為特別有利於選擇積極維護權貴利益的申紀蘭式的「代表」,就被稱作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一部分,並拒絕改變。

在這種制度下,多少正直睿智敢言之士甘冒坐牢的風險自主參選人大代表而不被允許,而申紀蘭以尸位素餐這一招居然就能一屆又一屆坐穩全國人民代表位置。人們只能慨歎,這位老婦女幾十年的春風得意,實在是用民權的恥辱和國家的悲劇換來的!

更為可悲的是,就在今天,事實上,坐在人民大會堂的大部分代表和申紀蘭女士相比,也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不然中國也不會幾十年來老搞政治運動,老是出現大大小小的動亂或群體事件,搞到現在維穩經費高於國防經費;否則也不會制定出許多公然違反國家憲法的荒唐的政策規定,而體現國家憲法的法律根本沒有得到執行,成為橡皮法;許多執法者有法不依,甚至執法犯法。

這樣說來,申紀蘭女士也很不幸。她成為人民代表大會的招牌,成了眾矢之的,成為替罪羊。

文章來源:《爭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