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照:高素質的官員隊伍不如民主的制度建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7月3日訊】胡適先生曾說,尊重道德而忽視法律,這個國家肯定會慢慢沉淪崩潰;尊重法律而忽視道德,這個國家會慢慢變好且有規則。

當今世界,所有的文明國家無不是法治國家,無不是民主國家,但是我們也看見僅存的一些國家,成日價歌頌領導人,歌頌黨,把領導人塑造成道德高尚的正人君子形象,但是這些國家無不是當今世界的流氓國家,在這些國家裏,人們沒有道德底限,為了個人的利益爾虞我詐,每個人都擔心自己的財富減少或者地位的下降,每個人都在漫無目的地追求名利,真正忘卻的卻是道德。

這似乎是個悖論,成天把道德掛在嘴邊的國家和民族往往成了流氓國家和野蠻民族,不注重道德而只強調法治的國家和民族卻成了最有道德感的國家和最文明的民族。

在我們的國家,這種悖論也會經常上演,某些貪官汙吏在未被揭露貪腐罪行之前,都被塑造成道德楷模,或者是「感動某某」的人物,或者是「三八紅旗手」,又或者是「宇宙真理」的最佳繼承人。但是貪腐罪行一朝遭揭,則徹底成了道德最低下的人群,甚至盜賊強姦犯的道德都能與他們比肩。

在這些高官沒有成為階下囚之前,你不可能說他們是低素質的人群,他們完全夠得上高素質。高學歷,雖然這學歷不知道是怎麼弄來的;好品德,到處種樹,雖然這樹不一定能活得了;到處施捨,雖然這錢不知道是從哪裏來,也不一定能到了被施捨者的口袋裏。

對著一個在位的高官,你不能當著他的面,說他素質低,因為你沒有證據證明他素質低,但是人們卻有上述一大堆證據證明他們是高素質人才。

但是就是這些高素質人才,在瘋狂地競賽,競賽的項目是誰貪腐的數目更大,誰包養的二奶更多,誰擁有的房產更多,誰說的話更雷人。但是更雷人的是,這個競賽沒有辦法結束,因為只要現行體制不結束,不徹底進行改革,不實行民主體制,這個競賽就不會結束。這些高素質的官員信奉一句話:沒有最多,只有更多,反正貪腐的吉尼斯紀錄會由我們來開創,我們也算為國爭光了。

習近平最近提出:要打造一個宏大的高素質官員隊伍。我懵了,我們現在的官員隊伍還不夠宏大啊,是怕老百姓的血喝不光還是怎麼的;現在的官員隊伍素質還不高啊,碩士博士都去當城管了,還要怎樣啊?!

素質高低與是否貪腐並沒有太大關係,素質高反倒能成為貪腐高手也說不定。因為在現行體制下,權力是得不到有效監督的,一旦權力得不到有效監督,那麼有多大的權力,就會產生多大的貪腐。

在民主文明社會,不敢說杜絕貪腐,但是如果你貪腐,即使是總統,你也要被關進監獄。他們沒有強調官員的素質一定要高,他們要求官員一定要有奉獻精神,因為他們的官員是沒有中國官員如此高的福利的,他們的官員也沒有錢去包二奶,他們的官員甚至為了糊口還要去給夜總會看門,他們的總統甚至在任上欠下一屁股債。

是否高素質對於一個官員來說並不重要,公務員要做的事情非常簡單,一個高中生甚至更低的學歷都會綽綽有餘,所以高素質之說根本不重要。之所以在中國,會要求公務員有高學歷高素質,是因為在中國,官場早已經異化,公務員成了獲得穩定工作和高品位生活的捷徑。因此,公務員的招錄門檻也從最初的高中學歷到了現在的博士博士後,上海的城管招錄引來眾多的碩士、博士、博士後,已經是公務員考試登峰造極的程度了。

高素質並不能成為官員不貪腐的保證,相反,高素質的人才經過十數年寒窗苦讀,對經濟利益的需求更加迫切,貪腐得更加厲害,也在情理之中。妄圖通過招收高素質人才而不對導致貪腐的體制進行改變的手段,註定是緣木求魚。

民主的制度建設,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實現「把權力關進籠子裏」,不管是高素質還是低素質,只要進了籠子,你就不可能貪腐,只要你貪腐,你就不要想再從籠子裏出來。

切實進行政治改革,實現民主的制度建設,才是真正的實現中國夢,而不是那個什麼勞什子宏大的高素質官員隊伍。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