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 】10月17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3年10月18日訊】【中國禁聞 】10月17日完整版

提要
昔日「父母官」 南京市長季建業被雙規
官媒為何高調報導陳小魯道歉
不堪浩劫 藏人高官將出書揭暴政

美高官首談王立軍陳光誠入館細節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柯林頓,上週末在英國的一次演講中,談到王立軍和陳光誠在美國駐中國使領館尋求庇護的情況。這是美國外交高官首次披露王立軍和陳光誠當時進入美國使領館的有關細節。

據《美國之音》報導,談到王立軍時,柯林頓說,他是薄熙來的打手,腐敗兇殘,不符合美國給予(外國人)政治庇護的所有類別。柯林頓還提到了王立軍進入領館後中共軍警包圍使館的情況。

談到陳光誠時,柯林頓則披露了美中有關談判中的一些細節,如:當希拉里向中共國務委員戴秉國提出有關陳光誠的問題時,戴秉國立刻不耐煩地說:「我們再也不想同任何人討論這個人」等等。

2、余姚當局嚴厲封鎖消息

浙江省余姚市因水災引發的群眾抗議事件,經過近一星期的緊張局面後,10月17號已大致恢復平靜,曾被數千災民圍堵抗議的余姚市政府大樓周邊多條道路的嚴防也基本解除,不過,警察仍然在巡邏。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當地災民表示,中共當局對網絡上相關言論的監控仍然嚴厲,他們已不再敢直接傳遞消息,已經傳到網上的相關視頻和圖片,也都被刪除。那些被抓走的人,目前情況也不清楚。

而曾在網上發佈余姚災區「有小孩被餓死」消息的網路漫畫家「變態辣椒」,16號深夜也被警察帶走,至今沒有釋放。

3、唐吉田律師仍被警方非法扣留

16號下午陪同朋友向「610辦公室」要妻子的北京維權律師唐吉田,被黑龍江警方非法扣押已經超過30個小時,外界開始擔心他的安危。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表示,已經超過24小時了,警方還沒有放人,唐吉田的生命可能受到威脅。

江天勇說,唐吉田去年在北京被警方黑套蒙頭帶走軟禁期間,感染了嚴重肺結核,至今仍未完全康復,須定時服藥。

唐吉田16號下午在陪同一位楊姓人士向雞西市「610辦公室」交涉時,被非法扣留,這位楊姓人士的妻子被雞西市「610辦公室」長時間非法拘禁。

4、冀中星正式提出上訴

北京機場爆炸案被判6年徒刑的山東訪民冀中星,已經提出上訴。

冀中星的代理律師劉曉原表示,10月17號上午已經向北京朝陽區法院遞交了上訴狀。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劉曉原正在前往廣州,18號將到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廣東省公安廳,要求他們公開對冀中星是否被東莞聯防人員毆打致殘的調查結果。

編輯/周玉林

昔日「父母官」 南京市長季建業被雙規

根據中共官方發佈的消息,江蘇省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身兼中共南京市委副書記的季建業是中共18大之後,第10位落馬的副省部級高官。過去,季建業長期主政江澤民故鄉揚州市,被指是江澤民老家的「大管家」,也因此一些評論認為,中南海激烈的鬥爭已經開始燒向江澤民了。

江蘇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15號晚間被中紀委帶走並實施「雙規」,相關消息被不少官方微博轉發,但這個消息一度被刪除,令整起事件撲朔迷離。最後,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網站17號上午終於證實,季建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

不少人認為,季建業落馬是「意料之中」的事。季建業在揚州期間,全城大規模翻新「修舊」,當時城建規模工程量很大,而且很多工程都是由他引進。有南京本地媒體人士稱,季建業涉案金額或超2000萬元人民幣。也有內部人士指出,季建業落馬與不久前江蘇上市公司金螳螂老闆、蘇州首富朱興良被抓有關。朱興良今年7月被逮捕,當時報導指朱興良是涉及內幕交易。

南京市民周先生:「抓一個、兩個人,根本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就是做個樣子給人看看嘛,貪官是體制內的問題,抓幾個人有甚麼用,關鍵是要能夠監督。」

56歲的季建業是江蘇張家港人,曾任蘇州日報社副總編,昆山市委書記,揚州市長、市委書記兼市人大常委會主任,2010年1月調任南京市長。季建業長期主政江澤民故鄉揚州市,還被江稱讚為「父母官」。

然而,這位所謂「父母官」一上任,馬上大興土木,包括砍伐梧桐樹、拆城西幹道等工程。南京這座古城不斷被他開膛破肚,道路滿目瘡痍,當地居民苦不堪言,民怨四起。

根據《香港商報》引述一位南京媒體人士透露,15號晚間,中紀委一位副書記飛赴南京,將季建業帶走。當時在響水縣調研的江蘇省紀委書記弘強接到臨時通知,連夜趕回南京。據了解,這次中紀委行動並沒有通知江蘇省委。

時政評論員伍凡:「我想這跟共產黨內部鬥爭有關,不僅僅是貪官,因為中共貪官太多了,你不可能都拿掉,他一定有選擇的,選擇他的政敵、他的對手,選擇關鍵地區或者關鍵部門,他是用反腐的手段來處理政治問題,處理對手問題。」

圍繞薄熙來案,中共高層分崩離析加劇,習近平陣營以反腐名義拿下多個江派大員。目前薄案發酵,周永康被外界視為薄案的第二季主角,並連帶牽扯出曾慶紅和江澤民家族。近期,江澤民孫子參股的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失敗,中國移動大地震,中石油要被拆分等事件,顯示中共高層內部震盪加深。

據了解,季建業是中共「十八大」後落馬的第10位副省級以上幹部,前9位分別是李春城、衣俊卿、劉鐵男、倪發科、郭永祥、王素毅、李達球、王永春、蔣潔敏,全部是江派的人馬。

採訪/朱智善 編輯/黃億美 後製/鍾元

中共娛樂公司禁售節目予《新唐人》

作為一家立足於中國海外的非政府中文電視媒體,《新唐人電視臺》的報導向來真實、客觀、獨立。由於《新唐人》多年來有關民主、法制的報導,已經成為中國持續改革的重要推動者之一。然而,由於《新唐人》對許多中國社會人權侵害的報導,儘管有些問題已經得到當局的重視,中共黨內的強硬派卻不斷利用各種手段百般封鎖、壓制《新唐人》。在中共對《新唐人》的壓制過程中,多方干擾《新唐人》播出廣受觀眾好評的各類節目,是最常用的手段之一。目地是想藉此削弱《新唐人》的影響力與觀眾群,從而破壞《新唐人》的信譽。

中共廣電總局在2010年11月,給大陸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廣播影視局,以及中央電視臺、電影頻道節目中心等單位,下發了一道通知。

通知說,「不得以任何形式將影視節目提供給《新唐人電視臺》,在向境外出售各類影視節目時,必須與購買方約定,不得將節目授權或轉授權給《新唐人電視臺》,並不得將節目用於任何與法輪功有關的播出。違者將「嚴肅
追究」責任。

通知還抄送給中共「中央610辦公室」,並要求被通知部門「嚴格保密」。

去年2月,《新唐人》通過仲介公司向「泰盛娛樂公司」購買了50集電視連續劇《鹿鼎記》。僅僅在播出一週後,「泰盛」突然以「版權過期」為由,要求《新唐人》停播《鹿鼎記》。

《新唐人》再三要求「泰盛」提供有效版權的可替換電視劇,並明確表示不能再出現販賣「版權過期」的電視劇這種錯誤。

在「泰盛」重新確認了有效日期,並保證沒有問題後,《新唐人》在去年4月再次與「泰盛」簽約,並播出連續劇《雪山飛狐》,替換原先的《鹿鼎記》。

連續劇《雪山飛狐》一共40集,《新唐人》播出4集後,卻收到仲介公司要求停播的通知。「泰盛」承認遭到來自中共(強硬派)的壓力,要求《新唐人》停播《雪山飛狐》。

為逼迫《新唐人》停播,「泰盛」重演故伎,再次搬出之前強迫《新唐人》停播《鹿鼎記》的理由:《雪山飛狐》版權無效。而他們之前已向《新唐人》保證肯定有效。

去年5月,「泰盛」以版權為由起訴《新唐人》,卻在不久之後因缺乏法律依據而撤訴。

一年以後的今年8月,「北京慈文影視製作有限公司」卻以所謂「版權持有者」的身份,通過美國一家律師公司,以版權為由起訴《新唐人》,並向《新唐人》索求巨額賠償。

《新唐人》副總裁周世雨表示,這個事情它不是一個簡單的版權糾紛。

「泰盛」在去年撤銷了對《新唐人》的起訴,這說明他們的起訴缺乏法律依據。並且「泰盛」承認公司總部受到來自中共強硬派的壓力。

在一年後的今天,「慈文」又在同樣的壓力下做出同樣的事情。周世雨相信,這是中共控制宣傳這一支強硬派,也是造成中共腐敗的這一派,又在興風作浪。

周世雨表示,中共不遺餘力的打壓《新唐人》,是因為《新唐人》堅持傳播自由訊息,這是中共最為害怕的。

總部位於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人權法律基金會」執行主任泰瑞馬甚(Terri Marsh)博士曾說:《新唐人電視臺》報導的自由,和言論不受侵權與干擾等自由,都受美國法律的保護。中共廣電總局對《新唐人》的踐踏與漠視,不但對中國今天的改革沒有任何幫助,反而背道而行。

採訪/常春 編輯/黃億美 後製/李勇

官媒高調報導陳小魯道歉 棄左轉?

日前,中共十大開國元帥之一、前副總理陳毅之子陳小魯,回到北京母校「北京八中」,組織「老三屆」校友舉行文革道歉會,此舉受到官方媒體的高調報導。有評論分析,這是為即將召開的十八屆3中全會「放棄左轉路線」做鋪墊準備。

今年67歲的「北京八中老三屆同學會」會長陳小魯,10月7號上午,與其他14位同齡校友回到母校,向8位現年80歲左右高齡的前「八中」老師正式鞠躬道歉。陳小魯等人為他們在文革期間,批鬥和殘害校領導和老師的行為謝罪。

今年8月,陳小魯曾在「北京八中老三屆同學會」博客上,發表文革致歉信,為文革時參與造反,組織批鬥校領導、老師和一些同學,表達了所謂「真誠的道歉」。

北京八中老三屆同學會秘書長黃堅:「陳小魯這個道歉事情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非常有感觸,就是下決心要把這個事情做下來,那麼,他作為同學會的會長,就代表大家來做一個表示。」

自今年6月,《炎黃春秋》雜誌刊出文革時期一個紅衛兵的道歉廣告後,當年那些造反的紅衛兵,陸續公開表示懺悔或道歉。而陳小魯為文革惡行道歉,則引發媒體廣泛關注。10月7號《中國青年報》圖文並茂的刊登陳小魯與其他校友向老師道歉的報導,包括新華網、新浪網等在內的其他各大媒體,紛紛加以轉載。

「北京八中老三屆同學會」秘書長黃堅認為,這次媒體,尤其是官方媒體,這樣廣泛大規模的報導,讓他感到吃驚。

黃堅:「他們對這種題材的東西一直在避諱,但是現在我覺得是不是放開了一些,允許在這方面正面報導了,我覺的是好現象。」

但是,他們為文革期間的批鬥行為道歉,也引起了一部分人的不同看法。網友問道,文革過去幾十年後,是甚麼促使今天這些已近暮年的人們公開道歉?該以甚麼樣的眼光來看他們?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認為,陳小魯公開高調道歉的背後,有另一層高層的意思。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其實他的本意是在提醒人們不要回到過去,不要再走左的路線,有上層在支持他的,0611所以這也是傳達了一種中央高層的一種意思。」

旅居美國的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也認為,由於太子黨第二代、第三代接班人掌握政權後,已經讓老百姓的冤氣增大,現在希望通過這一點,來表示習近平當政之後,中共政權「不可能向左轉」。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比如打親民牌,把後期的事情用一種很低調、很溫柔的手法去處理,讓老百姓感覺這些官二代,還在心目當中,為自己當年所做的事情有一些很內疚,對那些老師還抱有感恩之情,用這個親民的牌,來想挽救他的聲譽。」

在媒體大力報導陳小魯去「八中」道歉的同時,10月15號,「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了「紀念習仲勛誕辰100週年」的紀念活動。習仲勛是中共前政治局委員、和副總理,也是現任中共黨魁習近平的父親。

華頗:「習仲勛的夫人齊心,還有他的兒女都相繼做了發言,其中一個最主要內容就是﹕習仲勛在文革當中的經歷,他們現在要重提文革對中國的破壞性和危害性,也宣示了中國不能再回到文革當中去。」

在習仲勛紀念會上,出現了許多前中共領導人的子女,如毛澤東女兒李敏、劉少奇之子劉源、鄧小平之子鄧樸方、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等。

華頗表示,如果再加上中共十大開國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對文革的道歉,這一切都說明,習近平已經從各個方面、把各個群體的頭麵人物,都招募在了自己的麾下。這對即將召開的十八屆3中全會,將是一種鋪墊、準備。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葛雷

不堪浩劫 藏人高官將出書揭暴政

一名藏族中共高官即將出書,揭露中共當局在藏人地區的暴政。他說,西藏人為了一個外族統治的烏託邦,跳進了血泊和煉獄之火中,而且中共在西藏的統治「極其不人道」,這名高官甚至將中共統治下西藏人的命運,等同於納粹統治下的猶太人的命運。請看報導。

據德國《明鏡週刊》報導,一名曾經從1950年就信仰共產黨、並一直在中共體制內得到高升的藏族高官,最近決定出版一本新書,譴責中共在西藏的暴政。

這位官員在書中重點揭露被中共宣傳人員或是黨史記錄者粉飾的部分。他說,「所有的事,過去和現在,都比西方人想像的要糟糕得多。」

這位藏族高官在書中還寫道,拉薩街頭武裝警察的行為「極其不人道」,他們像毒蛇一樣冷血的殺人,肆意毆打當地居民,掠奪民眾的財產。如果民眾反抗,就將他們殺死。

他還表示,「我是西藏人,我在政府工作, 我告訴大家的一切應該有權威性」。

報導沒有透露這名官員的名字,只是說,這名高官不僅在西藏家喻戶曉,而且在全中國也非常有名。不過,到目前為止,中共內部並不知道他已經背叛,成了一名「異議人士」。

這名官員希望,在中國境外出版的這本書,能夠讓中共領導人產生壓力。

西藏問題獨立研究者李江琳:「誰寫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史實。重要的就是這些史實是,到底發生了甚麼東西,到底發生了甚麼樣的事件。」

西藏問題獨立研究者李江琳表示,不受到信任的藏人高官,他們能以事件親歷者披露史實,這很重要。

李江琳在去年9月出版了她的研究專著——《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她在研究了四川、青海、雲南、甘肅四省中66個縣的縣誌、10個自治州的州誌、「四省一區」軍事誌、和新華社《內部參考》(1950至1962年)等文獻資料後發現,當時中共軍隊的12軍區中,有8個軍區參與了那場秘密戰爭。在作戰過程中,還動用了步兵、炮兵、騎兵、空軍、裝甲部隊、摩託部隊、防化部隊等。中共高官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楊尚昆、彭德懷、粟裕等,都參與了決策和指揮。

據李江琳不完全統計,僅藏人在這次戰場上的死傷和被俘的人數,就達到了34萬7千多人。

李江琳指出,這場戰爭對西藏造成了巨大災難。而造成這場巨大傷亡的戰爭起因卻很可笑,因為毛澤東僅僅想練兵!

所以,中共在全面奪取政權後,對這次在中國境內時間最長、規模最大的軍事行動卻一直秘而不宣。

李江琳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說,當時,文革期間參加紅衛兵的藏人和僧侶,又一次遭到了軍隊的鎮壓。這方面的資訊外界能知道的更少。

李江琳表示,當藏人看到一千多年的寺院只剩下廢墟的時候,與漢人看到圓明園廢墟的感受是一樣的。這些歷史的傷痕一直存在著,到現在也很難癒合。

西藏問題獨立研究者李江琳:「所有這些事件,藏人是銘心刻骨的。去年在藏區,我看見過很多這種寺院的廢墟。就是說大的寺院,像塔爾寺、拉卜楞寺這樣的,他都已經重建了,這些廢墟都清除掉了,但是很多偏遠的一些遊客不多的地方,那些寺院的廢墟還都存在。」

據了解,還有兩本揭示藏區真相的書——《赤風呼嘯》和《一場被堙滅的國內戰爭》也即將出版,作者分別是藏族的官員,和一位曾經在藏區工作的漢族幹部。

實際上,西班牙高等法院(Audiencia Nacional)已經啟動了對中共領導人在西藏犯有民族殺戮行為的調查程序。

看來,中共的殺人犯罪行為,正在寫入歷史,被銘記下來。

採訪/陳漢 編輯/宋風 後製/施怡君

高調紀念習仲勳 意在何為

最近中共各地都在隆重紀念習仲勳冥誕100週年,中共各大喉舌爭相報導,大讚習仲勳銳意改革,不畏強權,左派右派紛紛發表感言。這種隆重而有些異常的紀念,究竟是為何,我們看看專家的解讀。

15日在人民大會堂,中共高調舉辦紀念總書記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百歲座談會,包括毛澤東、劉少奇、鄧小平、李先念、楊尚昆等的後人,至少有逾百名太子黨出席,甚至高崗的遺孀李立群都有出席。在央視播出的節目中,溫家寶等主張改革的所謂開明派也露面講話。

時政評論家藍述:「實際上官方宣傳習仲勳的目的,是為了加強習近平的在黨內的權威,維持中共的統治地位,這樣做,對於緩解中國社會黨民之間深刻的矛盾,正面的作用更多一點。」

原大陸史學教授劉因全:「無論左派也好,右派也好,無論希望中國改革開放的也好,還是希望倒退到毛澤東時代的人也好,他們都想藉助這個事件來向習近平施加壓力。」

相比之下,習仲勳算是中共黨內極少數開明的人士,在文革期間受到殘酷迫害,長達16年之久,復出後在廣東主持經濟改革。80年代末,又因為同情六四民主運動,替胡耀邦辯護,遭到鄧小平冷落。

香港《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在這個時候捧習仲勳,也就說明他習近平今天的權力來源的合理性,合法性。」

由於其父顛簸的經歷,以及習近平文革期間,被迫回到陝西農村老家務農,這些經歷為習近平上位增添了幾分傳奇色彩,給不少人帶來了幻想。

習近平剛剛掌權的時候,他宣揚要把權力管進籠子裡,對黨內腐敗嫉惡如仇等等,引起更多期待。

但今年初的南周事件,開始使人們的希望慢慢破滅。五月份,反憲政言論登堂入室,不久,推動公民運動的人士,包括許志永,郭飛雄,王功權等陸續被抓,隨後習近平用毛式理論和語言,進行“整風”,“批評與自我批評”,還出現了省委常委互相揭短的“文革批判”場面,一系列箝制言論行動步步升級,令很多人大失所望。

原大陸史學教授劉因全:「習仲勳是受毛澤東及左路線迫害的,這是一個鐵的事實,但是令人遺憾的是,他的兒子習近平上臺以後,還在對毛澤東頌揚有加。」

馮崇義和楊恆均兩位學者,在《財新網》發表文章說,今天,我們紀念習仲勳,是紀念他執政春秋中,不畏強權與強人﹔是紀念他晚年反思覺醒,為受苦受難的中國民眾拍案而起。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周天

人民不幹了 餘姚萬人抗議救災不力

受颱風「菲特」的影響,浙江餘姚市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襲擊。由於市政府隱瞞受災、救災不力,讓當地上萬民眾大為不滿,他們聚集在市政府門前,要求市委書記下臺,並拆下了市政府門前「為人民服務」的招牌。

現在網絡上流傳著餘姚的「鎮災」漫畫:「人民不幹了」。講的就是15號在浙江餘姚市政府門前,上萬民眾示威要求餘姚市委書記毛宏芳下臺,要求政府對救災不力給個說法。但是沒有一位官員出來給一個交代,反而派兵鎮壓。情緒激動的市民,直接把市政府門前「為人民服務」的「人民」二字拿掉。

網絡名人北風在推特上說,民眾把為人民服務的人民扣掉,極具象徵意義,人民不幹了,他們心中沒人民,人民就不跟他們玩了。

餘姚市市民:「人民拿下來這兩個人肯定要判刑的,好多人都被抓起來了。」

15號當天晚上,「人民」二字又被當地政府用膠帶黏回原位,上演餘姚版「給人民一個膠帶」。

目前,大陸關於「給人民一個膠帶」的報導,已經被中共屏蔽。

回顧一個星期以來餘姚水災的慘狀,7號晚間當地各大水庫泄洪,但政府沒有即時通知民眾轉移,導致災民損失慘重。

商店老闆娘:「為甚麼說那個陸埠水庫沒放水,但是其實是放了水的,不是放了水,沒有這麼大的水。」

10號,當地一位官員走訪災民時因為腳上穿有高檔鞋,不肯淌水,要求一位60多歲民眾背他過水,引髮網友嘲諷。

11號晚間,浙江寧波臺記者在餘姚市中心報導說餘姚洪水已退,餘姚恢復正常生活,更加引起民眾反感後民眾圍堵衛星轉播車,並將護送電視臺記者的寧波特警警車砸壞。

餘姚市委書記的「災難期間能吃上就不錯」「大水圍城百年一遇非人為努力能馬上解決」「大水3天不退與水庫放水無關」等一系列言論更是激起民憤。

而且,當局也瞞報了當地的死亡人數。

餘姚市民:「老百姓主要是覺得政府無能,(救災)不力,事後又不道歉,許多人家破人亡,死了不少人,政府不讓報。他們去市政府是維權,特警很多,抗洪救急的時候特警一個也沒看到。」

據了解,為了鎮壓抗議民眾,當局白天出動1500名特警,到晚上更是增加警力。據中共官媒報導,南京軍區派出4800名官員到達餘姚地區。

與此同時,網絡上流傳著一則通告,請求民間的聲援,上面寫著:「到目前為止,已有不少民眾頭破血流,奄奄一息,共黨武力鎮壓正在殘忍進行中。」

市民:「說實話全國的人民現在對這個(黨)東西,心都很冷的。」

人民說,所謂的「為人民服務」,就是「為黨服務」。浙江異議作家昝愛宗曾撰文表示,那些公開宣揚「為人民服務」的機關和群體已成為當今最墮落的群體、最腐敗的機關。「為人民服務」是最大的謊言。

採訪/易如 編輯/田淨 後製/君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