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甫:朝鮮張成澤事件或是中共變局契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9日訊】血腥鬥爭乃世襲制的必然

專制獨裁者世襲上位之時,必定是該國政局的多事之秋。繼前年七月朝鮮核心人物之一李英浩被整肅之後,朝鮮二號人物金正恩姑父張成澤亦於去年十二月八日在勞動黨大會中遭逮捕,當月十二日被朝鮮軍事法庭以反黨及顛覆國家等多項罪名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從逮捕至處死,只用五天時間,金氏帝國「司法效率之高」與其生產效率的低下實在不可同日而語。無他,金三世就是朝鮮的法律兼法庭,生殺予奪,完全取決於其個人意志。兩年來,七個為其父金正日扶靈人中,連張成澤在內,五個已被扳倒,或撤職監禁、或處死。現在緊隨金三世的金永南、崔龍海和朴鳳柱三個高層,哪個將成為下一個剷除對象?這裡姑且不論。總之,像俄羅斯輪盤遊戲一樣,誰也不能保障自己。

弔詭的應對

要說的是,中共歷來將朝鮮政局問題都列作敏感話題,那裡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盡量低調報道甚至不報道。即便朝鮮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搞核試、嚴重威脅亞太地區安全而不得已表態,也禁止網民議論。任何時候只要在網上點擊朝鮮方面的任何欄目,必定是「此評論已關閉」。可見中共對朝鮮問題的敏感甚於國內的負面問題;保朝鮮面子比保本國顏面更重要,幾乎將金家當成自家祖宗了。可這次金三世剷除二號人物張成澤,中共竟一反常態,不單暗許所有媒體將事件列作新聞頭條,而且在習近平上任後加強了網路言論管理並連番以各式各樣的罪名打擊網路「大V」的情形下,忽然放開朝鮮話題的網禁,任由網路評論員及網民對金家皇朝的暴政口誅筆伐,這是前所未有的。雖然中共政府發言人在被記者問及朝鮮張成澤事件時,只輕描淡寫表示這是朝鮮的內部事務,但網路上的言論實際上已為中共政府表態了。中共如此詭異的應對究竟出於什麼原因?只要粗通一點中共數十年的內鬥史,然後結合中共政壇近一年來的變化去推敲一下,還是能找到一點端倪的。

兩種可能

筆者認為最大的可能性有二。

一是以江派人馬劉雲山為首的文宣系刻意所為。目的是通過高調報道金家事件來影射習近平勢力以反腐名義清除異己。尤其是在張成澤事件之前拘捕了前任常委周永康,令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更趨複雜化和白熱化。周是江系勢力的頭面人物之一,他雖然深涉薄的貪腐案,且還有政變及謀殺核心人物的圖謀,然而現時中共官場,有哪一個派系人馬不涉貪腐?又有哪一派系的主子不覬覦最高權力?可以說相互傾軋的各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任何一件貪腐案,或任何一宗奪權圖謀,只要深挖,沒有哪一個派系可獨善其身。而周從高位上退下了仍被窮追猛打,明顯就是要對江澤民舊勢力實行清算。文宣系高調報道金家事件或許就是向習近平、王岐山等發出警告:江派非朝鮮二號人物張成澤那麼軟弱無能,坐以待斃。你掌握我的材料,我同樣也掌握著你的材料。首先周就是前政法委的,必留一手準備,就如同王立軍掌握薄、谷罪證一樣。有傳前段時間在海外彭博網上曝光習近平家屬經商,並擁數億身家,就是最近被撤職雙規的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所為(李正是周一手從央視提拔的)。所以「你習某人能做初一,我江系同樣也能做十五」。

另一可能是習近平已成功將劉雲山的文宣系架空。中共十八大新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以及「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就有弱化政治局常委會的傾向。因為常委會內,習近平一方不佔優勢,習成立「國安委」及「深改組」,目的正是在常委會外為自己添加權力籌碼,並進而操控意識形態。意識形態向來是中共內鬥的制高點,誰佔據了這個制高點,誰就可先聲奪人。高調報道朝鮮政局,用意就是向人們宣示效忠江氏文宣系已經瓦解,習已完全掌控意識形態體系。

兩種可能哪一種孰真?暫時很難去定論。

兩種結果

如果前一種可能是事實,那意味著習近平上任總書記以來所作的「反腐」實質是為了保權力,周永康問題亦只能在內部低調了結,不可能讓他像薄熙來那樣公開審理,更不可能一查到底,直搗黃龍,引爆內核。各方勢力或就此達至平衡。往後習近平這個集太子黨、上海幫、知青幫和團派於一體的聯合政府,亦只能以既定的路線去施政,繼續以各式口惠而實不至的「改革」去忽悠國民了。

而後一種可能是事實的話,那麼習近平在與江澤民等各方勢力博弈中增加了文宣系這一大籌碼是無疑的,獲得這一籌碼意義非同小可。不過習近平在權力獲得絕對優勢的同時亦將令中共陷入意識形態危機之中。

因為中共與朝鮮勞動黨都是信仰同一個主義,而且金家政權還是中共當年不惜代價,用了百多萬中國人生命扶植起來的。在既往的中共眼裡,中朝關係就是唇齒關係,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可現在任由廣大國民將這麼一個與自己有著同類性質的政權給否定了,那麼中共過去的「抗美援朝」歷史,以及六十多年來堅定不移的同盟關係豈不是要重新定論?這是橫亙於習近平政府面前的一道巨大的政治難題!

六十年代中共與蘇共反目,中共指責蘇共走修正主義道路,可謂理直氣壯。因為斯大林沒實行世襲制,後任否定前任是屬大逆不道。事實上赫魯曉夫否定了個人崇拜及斯大林路線,所以中共毛澤東說後任的赫魯曉夫「變修」也順理成章。但朝鮮與前蘇聯不同,金氏政權的二代和三代都是由父輩指定傳下來的,如果要說現在的金氏政權「變修」,又或給他另安一個意識形態上的「罪名」,那大前提必定是金三世背叛了父輩。但金三世的大位恰是名正言順由「白頭山血脈」傳繼下來的,金二世未死,就已經將他「欽點」了,且他繼位以來,走的仍然是父輩同一條主體思想路線,仍然推行先軍政治,繼續窮兵黷武,並加緊核試。如說他「變修」,或變成什麼,倒不如說他的父輩甚至爺輩早就背叛了中共。但中共與其爺輩及父輩恰恰就是鐵杆同盟,中共大慷本國人民之慨,金家要什麼就給什麼。不是中共從經濟上和軍事上無微不至的支持,生產力異常落後以及政治上極其黑暗的金家帝國,根本不可能延續三代。所以用過去對付前蘇聯在意識形態上抹黑的手法來對付現時金政權是行不通的。而任由國民去議論、去譴責,政府躲著迴避問題也不能長久,國民終會以金氏政權的結論轉移到中共身上。擺在習近平面前的路其實只有一條,就是從意識形態上徹底否定金氏政權,並順勢改弦易幟,否定「三自信」及「兩個否定」論,放棄「五不搞」、「七不講」原則,對「中國特色」重新定位,開創一條嶄新的民主道路。如此,瀕臨散架的中共集團或能重獲生機,並甩掉朝鮮這個沉重歷史包袱。而金氏政權,失去中共支撐,亦意味著自然垮台,朝鮮暴政結束,與韓國達成和平統一則是必然的。

兩種可能如果是後者,且習近平又能勇敢向前邁出第一步,那將是中、朝、韓人民的福氣。否則,朝鮮政壇腥風血雨的鬥爭,中共政權內隨時都會爆發!

文章來源:《爭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