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光:「亮劍」的奧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16日訊】近來不斷聽到「亮劍」的說法。利劍出鞘,似乎是在威脅、恐嚇著什麼。這使我想起了六十年前遭遇的一樁往事。

1954年,中共中央直屬機關保衛處對中直機關所有領導人的秘書進行了全面的審查,查出三人不適合擔任領導人的秘書,一個是陳伯達的秘書,一個是帥孟奇的秘書,還有一個就是我——侯維煜的秘書。理由是我的全家都曾經信仰基督教,我大哥在美國,是個牧師。這個結論對我是個很大的打擊。我想,我參加共產黨就是決心把自己奉獻給偉大的共產主義事業,這幾年來,自問對黨忠誠,工作勤奮,想不到在保衛部門的眼裡,我卻是一個不可信賴的人。於是在我的「工作日誌」上寫下了我的感慨,大意是:斯大林說過,保衛部門是出鞘的利劍,這話的確不錯。但是,利劍出鞘,勢必傷人,應該用來對付敵人,不能在自己隊伍裡隨意揮舞,傷害自己同志,但願我是最後一個被傷害者。

1958年初反右補課時,我交待檢查了這個思想,不料這竟成為我反對無產階級專政的三大證據之一。另兩條證據,一是我寫了一篇小說初稿《保衛科長的夢》,敘述一位保衛科長抗日戰爭時曾經受傷,在一農民家隱蔽,受到周到照顧,進城後卻不關心農民疾苦。還有一條是,反右初期,報紙上揭露批判許多「右派言論」。一天晚飯後,我和一位鄰居在門口閒談。他說,右派鳴放儘是造謠,如說警察打人,人民警察怎麼會打人呢?我說,那也很難說,有些二桿子警察,脾氣上來了,說不定也會動手動腳。我被「補課」時,那位鄰居寫大字報揭發了我的話。有了這三條,我反對無產階級專政可謂「鐵證如山」,它成為我反黨反社會主義的諸多罪行中的重要構件。

往事如煙不是煙,有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令人痛苦,但也催人覺醒。我曾經信服毛澤東的人民民主專政理論,認為對人民民主,對敵人專政,是確切無疑的真理。但無數痛心的事實卻促我思考,使我醒悟:貌似真理的人民民主專政,其實是維護和鞏固專制權力、剝奪公民自由權利的理論武器。六十多年來,斗轉星移,山河巨變,人民民主專政卻依然像懸在民眾頭上的利劍,威脅著公民的自由權利。近期所謂「亮劍」的喧嚷,亮出來的其實就是這把人民民主專政之劍。許志永被判處四年徒刑,則是這把利劍不但亮了出來,而且砍了下來的最新例證。

在毛澤東統治時期,毛澤東以他的所作所為,赤裸裸地揭示出人民民主專政的實質。哪些人是應該民主的人民,哪些人是應該專政的敵人?沒有絕對的界限。毛澤東在1957年2月所作的《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裡,6月在《人民日報》上發表時添加了區分鮮花和毒草、即人民和敵人的六條標準。而這些標準都是可以隨意解釋的。凡是違逆毛澤東的個人意志,被他認為有可能對他的統治構成威脅的個人和群體,都被當作敵人而被專政,加以殘酷的迫害,當年開展的反右派運動,就可以充分說明這個問題的本質所在。被劃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並淪為賤民的公民達55萬(一說三百多萬),而事實卻證明沒有一個是真正的敵人,其中有許多人還是社會的精英。可見,所謂對人民民主、對敵人專政,表面上非常堂皇,實際上卻十分兇殘,因為它完全拋開法律,只憑專制獨裁者的好惡就可以把人打下人間地獄。

在改革開放的新時期裡,雖然胡耀邦以他超人的膽略,平反了大量在專政條件下製造的冤假錯案,但人民民主專仍然被列為全黨全國都必須堅持的四項基本原則之一。在這把利劍的砍殺之下,又積累起無數新的冤假錯案。1989年廣大學生和市民要求深化改革反腐敗,鄧小平卻把這個行動說成是反革命暴亂,居然無視法律,動用軍隊,對手無寸鐵的青年學生,進行了血腥殘酷的大屠殺,再一次地展現了人民民主專政的暴虐與兇殘。

進入新世紀後,隨著法治口號的日益頻繁,專政的實現往往通過法院審判的形式。許多事件,凡是不符合於主流的意識形態,同輿論導向不一致,就有可能面臨被起訴與審判。但是,在專制政治體制下,法律是為政治服務的,只要政治需要,「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對於被認為是威脅專制統治的言論和行動,總能找出必要的法規條文。去年3月31日,有四位公民在北京街頭打出「公民要求公開官員財產」的橫幅,警方居然以「非法集會」的罪名拘捕他們,把他們關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後來又說他們「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海淀區法院1月29日就以這個罪名判處袁冬18個月有期徒刑。多麼荒唐!四個人在街頭舉出橫幅,就可以定為「非法集會」,就可以定為「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他們「非」的什麼法?怎麼「集會」的?四人在一起就是「聚眾」嗎?他們怎樣「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哪些「公共場所秩序」被擾亂了?這些自以為大權在握就可以為所欲為的專政工具,到處亮劍,卻到處都暴露出自己的愚蠢和卑劣。

六十多年的歷史表明,從毛澤東的反右、文革到鄧小平的反自由化和六四鎮壓,這些體現著人民民主專政的倒行逆施,都是為了剝奪公民自由民主權利、鞏固一黨專政的專制統治。人民民主專政之劍,已經成為專制統治者的鎮國之寶。十八大後的「亮劍」,就是這個傳統的繼續,是反右派和反自由化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新形式。利劍的鋒芒所向,仍然是中華民族最優秀的兒女。幾十年來,專政的政治暴力一次又一次地殘害我們民族的優秀人才,翦除一切獨立思考、標新立異的幼芽,以致中華大地至今產生不出優異的堪稱大師的思想家、理論家、文學家、政治家。「亮劍」者繼承這個傳統,威脅、恐嚇具有獨立思考精神的公民,企圖扼殺不同於官方意識形態的理論思想,這是對中華民族的犯罪行為。人們會記下他們的罪行,把他們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