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戰35周年 廣西雲南數千老兵集會 震動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2月22日訊】(新唐人記者唐迪綜合報導) 2014年是中越戰爭35周年紀念,約4,000名當年參戰的老兵自發動員,分別在廣西憑祥和雲南昆明舉行紀念活動,活動震動北京。據香港媒體報導,中共當局對這次老兵集會諸多阻撓,公安部門特警和情報部門全場全力監控,橫幅被「和諧」,講稿也受審查,更一度出現肢體碰撞。老兵們不滿退役後長期沒獲公平對待,也不滿社會缺乏公正。

中越戰爭的老兵自發集會與當局「博弈」

1979年2月17日,由鄧小平拍板中共當局發動的所謂的「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中共20萬大軍攻入越南境內。3月6日,鄧小平嘎然撤軍,鳴金收兵,為這場戰爭劃下了倉促的句點。此後,小規模邊境戰爭持續了10年,兩國參戰士兵總數約200萬人,中方軍人至少有7000人戰死。但戰爭結束後,中共當局從未舉行過紀念活動。
 
據《亞洲周刊》報導,2014年2月17日,在1979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35周年之際,約4,000多名當年參與的老兵衝破種種困難,自發地從全國涌往廣西憑祥和雲南的昆明參加紀念集會。

報導稱,老兵們的集會「震動了北京」。公安部門特警和情報部門,都全場全力監控,並且不斷與這些老兵博弈,雙方甚至一度出現肢體碰撞,但沒有爆發大型衝突。

報導表示,這場紀念活動是在和政府的討價還價中開始的,這些針對規模、人數、場地、口號的爭論還貫穿活動始終。

據稱,活動組織方原準備在友誼關掛橫幅,但遭到當局阻攔。據參與者回憶老兵們原想掛的橫幅是「參戰退役軍人紀念對越還擊作戰三十五周年」,但他們準備的橫幅被官方沒收,最後的「和諧版」成了不倫不類「為了和平,紀念三十五周年」;而老兵們在在匠止烈士陵園集會講話的稿子,也在事先接受了當地中共官員的審查。

據組織這次集會的老兵蔡劍回憶,當地民政局長、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維穩辦主任一直和組織者在一起,他們不僅全程跟隨,還經常對活動運作做出指示,不過當老兵們邀請他們發言時,他們則拒絕發言。另有許多警察、便衣警察站在活動隊伍中,還有人拿攝像機錄像。
  
整個活動過程中,老兵和警察、官員之間,經常因為是否掛橫幅、活動場地等問題發生口角,但是最為激烈的衝突則發生在當天夜晚。由於聯歡會現場的橫幅最後有「憑祥」兩個字,在場官員與警察對此十分不滿,要求把橫幅撤下來,老兵與在場警察因此發生激烈口角,甚至演變成肢體衝突。

在中共當局的操控下,大陸媒體對紀念日未做任何報導、評論。

越戰老兵維權

而《維權網》報導稱,2月17這一天,來自山東青島的劉德俊、孫興安等6名越戰老兵維權代表,在北京前門大街和王府井等地,以乞討的方式來紀念越戰,因為他們已經走投無路。

越戰老兵劉德俊說:「我們的處境現在是不太樂觀,在我們維權的道路上很坎坷,受到地方截訪人員通過黑社會和派出所,參與截訪我們,強制執行。今天是我們又到北京大家一起乞討,是為了紀念我們35週年的紀念日。它們(中共)不允許我們乞討。」

老兵劉德俊控訴說:「我們青春正好十七、八歲的時候,我們是為祖國殺敵立功,流過血、流過汗。我們參戰老兵到現在為生活乞討,吃不飽飯,我們都是下崗工人——失業,農村的——失地。地是叫國家徵收去了,強制拍賣了,拍賣了也不給一點地的補償。」

越戰老兵因政府對他們待遇不公等問題已經維權多年,但他們的生活不僅沒有得到改善,很多維權的老兵反而遭到了當局的挾持、毆打和非法關押。越戰老兵們紛紛控訴,中共當局利用完了他們,就將他們拋棄遺忘。而他們用生命捍衛的土地,卻被中共政權再次割讓給越南。

中共當局害怕發動中越戰爭的原因曝光

一直以來,由於中共官方媒體一直低調處理甚至完全迴避這場中越戰爭,使得大陸鮮少人了解「中越戰爭」這段歷史,因為中共擔心當年發動越戰的真實目地被曝光於眾。

關於中共當年發動越戰的原因,外界有以下三種分析:第一,在文化大革命後期,中國社會矛盾非常錯綜複雜,而且民眾那個時候對於共產黨,對於文化大革命中的執政者的一系列措施、一系列做法非常反感而且是厭惡的。所以在這個時候,發生對越戰爭,可把民眾對執政黨的不滿轉移到對外族的矛盾上去。

第二,在越南大規模攻打柬埔寨之後不久,中共就發動了對越戰爭「圍魏救趙」,目的是通過打擊越南來解救中共一手扶植的柬埔寨紅色高棉政權免於覆滅。

第三,中共在之前美國與越南的13年戰爭中,對越南援助了200多億美元並輸送了大量物資,但越南在取得勝利後,卻沒有任中共擺佈,這樣不聽話的「小弟」,中共怎麼能容忍?

與中共相同的是,越南政府對於「中越戰爭」也是諱莫如深,即使是35年後,越南官方對這場戰爭依然採取冷處理的態度。

對此,旅德極權研究學者仲維光指出,中越雙方不約而同的對「中越戰爭」保持低調,是因為兩個政府都是由共產黨統治,中共與越共實則是一個來源,血脈相承、狼狽為姦,任何一方抨擊對方,都相當於批評共產黨政權,都相當於否定自身存在的合法性,所以只能裝聾作啞。而那些在中越戰爭中死去的軍人們,則成了最無辜的犧牲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