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馮興元:地方債超GDP200% 違約將殃及百姓

【新唐人2014年3月1日訊】(新唐人記者劉惠採訪報導)中共的地方政府債務問題,一直為外界關注,據報導,今年各地的地方債將有很大一部分將到期,那麼地方政府的還債能力如何?地方債到底有多少?地方政府償還債務壓力大時,會不會影響百姓生活?帶著這些問題,《新唐人》記者採訪了「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馮興元,請他為我們分析解答。

記者: 現在很多媒體報導地方債務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巨大負擔,請問今年地方債的情況會怎麼樣?

馮興元: 地方政府的領導人有任期限制,要么留一期,要么走人,要么升官,要么換到別的地方去。在這種情況下,地方的領導人不需要為地方的負債負責。但是,他每到一個任上,必須留下政績,做政績工程。所以這就意味著,地方的負債衝動是不會減少的,甚至會增加。

記者:現在很多專家都在說,今年中國經濟會衰竭,房地產也會崩盤,那地方債務增加的話,投到哪裡去呢?

馮興元: 也會體現在基礎設施投資上,那麼基礎設施投資在經濟環境不好的時候,還是比較重要的,關鍵在於怎麼弄啦,很多項目在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下讓更多的民營企業同等的參與,但是現在這種司法、政府、地方的政府的權利沒有受到有效約束下,腐敗也是普遍存在的。

記者:那現在地方債務這麼膨大,政府債務違約的現象您是怎麼看的?

馮興元: 債務我以前算過,就是2012年底的話,中央跟地方政府債務加起來總體水平大概在GDP的90%-100%,再加上公司這一塊的負債大概在GDP的110%,這樣加起來,中國的政府加上公司企業的負債的總體水平在GDP的200%-210%這樣一個水平,在這種情況下地方政府現在還款壓力很大。

最近有一些報導,信託業,信託債務的違約,那麼這種違約在很多地方會繼續發生,可能今年會更多一點。

地方政府如果要還債的話,他可能會先對工程隊來抓,可以拖欠工程隊,如果工程隊催的多,他就會給一點,催的緊,就給一點,然後,用資產抵一點,比如說拿一塊土地抵資產或者有個工程,比如說國際學校,你工程隊也作為股東參與進來了,就把一部分股份轉給工程隊,現在地方政府一個是拖欠,一個是拿資產來抵債。

地方政府要是真的拿錢來還債,拿自己生出的財、錢來還債,是很難的。他用大量的新債來還舊債的現像比較普遍,這個渠道也意味著,新債往往跟銀行系統有關,這都是銀行再借或者跟民間借或者通過信託借。

甚至公有企業跟上層公司有一些錢用不掉,還會故意跟銀行多借錢,然後通過委託貸款,貸給地方政府,這樣地方政府的利率成本就高了,除了利率之外,還有其他的成本——諮詢費,管理費甚麼的,那麼這樣一弄的話,因為負債壓力太大的話。

記者:那對銀行系統會有什麼影響嗎?

馮興元: 進一步違約,跟銀行違約是可能的,財政風險、金融風險,它有一個連帶關係。財政風險可以轉嫁到金融部門,成為金融風險。

你比如說,借新債還舊債,主要是通過銀行貸款的方式,拿銀行貸款暫期還舊債的話,那就意味著,這個貸款很可能是不良貸款。這樣的話,你可以看到,財政風險和金融風險慢慢就綁在一起了。

還有最不容易違約的是,財政部代地方政府發行地方債,財政部代理地方政府發行的地方債叫地方政府債券,那個財政部會代地方政府先還掉,然後跟地方政府結算的時候就扣下來,從給地方政府的錢裡扣下來,是這樣一個方式,這樣的話不會出現違約。但是地方政府獨立係數是非常有限的。

第二類不容易違約的就是,企業債的平台公司發行的企業債卷,那個不容易違約,這個違約會發生,但是地方政府很快會去救他,否則的話地方政府形象就會受破壞了,會影響到地方政府領導人的形象,這是一個連帶的利益關係,所以,主要出現在對施工隊的違約,然後是對銀行的違約。

記者:地方債違約的話,會影響百姓生活嗎?

馮興元:會的會的,因為如果地方政府債務壓力大的話,他除了加強收費外,收費也可以騷擾企業,他可以多出去查帳,是指要求企業,所謂的卯吃寅糧,明年的,今年就讓企業交上來。還有就是三亂:亂攤派、亂收費、亂集資現象會增加。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