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不開槍?紐時披露六四時軍隊抗命細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6月3日訊】(新唐人記者張旖旎編譯)八九六四時,拒絕執行中共戒嚴令的中共第三十八集團軍前軍長徐勤先曾對採訪他的研究學者楊繼繩說:「寧願被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 徐勤先對中共的反抗在中共內部引起震動。有關徐勤先拒絕執行中共命令,及其後產生的震動陸續有新的細節被披露出來。這些新的資料包括對中共內部人員的採訪、曾經參與六四的軍人以及其他直接與六四相關的人員透露出來的信息。

軍中充滿疑惑

據《紐約時報》在今年6月2日的報導,與六四時所流傳的謠言相反的是,新的資料顯示,中共軍隊並沒有互相攻擊,但是三十八軍前軍長徐勤先拒絕使用武器針對民眾的作法,使中共更加恐懼軍隊可能被拉入政治分歧中,中共實際領導人從而大批調動軍隊進行六四鎮壓。

六四發生后,鄧小平講話讚揚了軍隊的絕對忠誠,而外媒對中共軍隊的報導也展現的是一幅殘忍並且絕對服從命令的軍隊形象。但是,在1989年6月4日之前以及六四屠殺發生幾個月後,中共軍中的講話稿和一些報導顯示,一些軍人深有疑慮、感到不解,各種謠言和執行任務的殘忍讓他們感到悔恨。

據普林斯頓大學獲得的一些軍隊文件顯示,武警部隊一名軍官曾記錄下當時職位為上尉的楊德安的一番講話:「整個情況充滿變數,讓人感到困惑,我們低估了鎮壓的殘忍性。難以分清敵我、進攻目標也不明確。」

據有關六四的資料顯示,中共軍中沒有幾個人願意為向手無寸鐵的民眾開槍承擔責任。軍隊在開進北京後,接到的是模糊的、令人迷惑的指令。軍中一些指揮官還得到保證,上面不會要求他們向民眾開槍。

軍方高層聯名請願撤軍

一名與軍隊有聯繫的前中共黨史研究員張剛(音譯)在一個採訪中肯定了一份請願書的存在。該請願書由7名高級指揮將領聯名簽署,呼籲中共高層撤軍。

根據張剛的回憶,該請願書中寫道:人民的軍隊屬於人民,不能反對人民,更不能殺人民。張剛在六四屠殺前參與了學生與中共之間的和解。

38軍駐紮在北京以南約150公里外,六四屠殺發生前,徐勤先曾因為治療腎結石到過北京。他曾警告說,派遣全副武裝的士兵進城可能會導致濫殺無辜,從而損害中共軍隊的名譽。徐勤先拒絕帶領軍隊進入北京,但是他仍然將進城的命令傳達給了部下。他被抓後被開除中共黨籍、被關押了四年。

據普林斯頓大學獲得的有關中共軍隊內部歷史的文件顯示,徐勤先的做法引起38軍內部出現謠言,謠言稱38軍大量軍官辭職,該軍拒絕開進北京。隨後,38軍的軍官被召集起來,對徐勤先的作法進行譴責,保證將無條件服從執行戒嚴

然而,徐勤先並非中共軍隊高層中唯一的不服從命令的人。王東(音譯)上校曾組織中共軍中高層進行請願,反對戒嚴。張剛與中共軍方高層有聯繫,據他表示,王東已經作古,現在是時候公布他組織請願的細節了。

鄧小平等因為擔心軍中對戒嚴的疑慮的擴散,切斷了很多高層之間用於聯繫的紅機,但是王東願意利用他的聯繫來組織表達軍中的不同意見。

1989年5月,請願書的複印件傳遍北京,但是請願書的來源和真實性卻並不明了,因此降低了請願書的影響。據張剛說,他與王東邊通電話邊寫下了請願書和請願者的姓名,然後將該請願書交給了一位朋友。

在一些採訪中,多名參與了與中共進行溝通的人都表示,王東與王軍濤和周舵進行了一次秘密會議,以防止發生軍事流血。在周舵家中,王軍濤和周舵反覆詢問王東有關軍隊中的態度問題,王東並不認為會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他說:「如果中共開槍並且殺害普通民眾,中共不是在自殺嗎?」 周舵沒有想到後來六四的結果如此殘忍。

請願書在北京流傳,但仍然有人數為18萬到25萬的軍隊從全國各地開來進行戒嚴。各種資料中記載了北京市民的抵抗,軍人被失望、沮喪和謠言包圍的情況。

5月19日,中共即將戒嚴的消息走漏,成千上萬的民眾湧上主要交通幹道阻止軍隊前進,請求他們理解學生們的要求。

據一名當時僅17歲的士兵說,5月20日,有1萬名士兵在長安街上被學生和市民包圍著。被圍困的三天中,北京市民和學生給進城的士兵送來食物,帶他們上廁所,不停地向他們講道理。

中共因為害怕失去軍隊絕對的忠誠,將軍隊暫時撤出北京城。曾經親歷的這名士兵說,撤出時,北京市民將橫幅掛在窗戶上,讚揚軍隊,軍人們也感覺就像取得了一個大勝利一樣。

軍人簽下血書 恐懼和疑惑仍然存在

在接下來的10天中,據多個軍人回憶,在北京郊外的營地,他們被強行灌輸鄧小平的講話,並且被告知學生和市民的抗議是一小撮人士為了推翻中共而發起的。

據一名李姓的軍人回憶,軍人們吸收了中共的政治宣傳,軍人同時也認為他們向民眾開槍的可能性極微小。這名李姓軍人在六四時25歲,是39集團軍116師的一名雷達兵。他在軍中被教導不要首先向學生開槍,如果軍人首先向民眾開槍,軍人將向歷史負責。

據另一名軍人說,6月3日,軍隊接到命令,在第二天一早前不惜任何代價奪回天安門廣場。

有些部隊記錄,軍人簽下用血寫的戰書。然而,軍中的恐懼和疑惑仍然存在,尤其是有謠言傳言,反抗中共命令的軍隊將與其他軍隊開戰。這位李姓軍人回憶說,他最擔心的就是與38集團軍開戰。

據63軍的內部記載,一些軍官和士兵精神上感到焦慮,有些人認為前景殘酷,本來已經兩次試圖進北京城,第三次肯定會充滿危險。

當軍隊在拿下天安門及其他重要位置的時候,他們沒有驅散人群的非致命性裝備,他們更沒有收到什麼時候、如何使用武器的指示。

不為人知的良心軍人

39集團軍116師的李姓軍人還表示,他幸好不用決定是否向普通民眾開槍。他所在116師的指揮官徐峰(音譯)在聽說天安門發生大量流血後,並沒有按照指示開進天安門。他將該師留在了北京東邊的郊區,假裝通訊電台出現故障。李姓軍人說,他仍然記得通訊設備中傳來反覆詢問:116師,116師,位置在哪?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