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時評:反腐能促進政改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30日,星期一。中共七一建黨日前夕,一般都是新黨員集體宣誓入黨的日子,如今卻成了老黨員集體入獄的日子。這一天,中央公佈將徐才厚、蔣潔敏、李東生、王永春四位高管開除出黨。其中,前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是十八大以來落馬的最大貪官

老百姓玩股市不喜歡黑色星期一,講故事卻偏愛紅色星期一,瞬間網路上各種段子、搞笑圖片被廣泛傳頌。許多人下班後去喝酒慶祝,喜慶氣氛一點兒不亞於世界盃。

當一群官員正在開會,中紀委的人突然走進來。這個時候恐怕在座的每個人的心都懸在嗓子眼兒,不知道誰將被帶走。不知會不會有被嚇尿的、犯心梗的?不管是不是演繹,這次萬慶良包括之前副國級蘇榮的落馬,都是在當地官員、媒體及本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的,以至於鬧出許多笑話。

在中國,有權不一定有錢,而有錢也不見得有權,二者互通有無,需要官商勾兌,將權力變現。有權的撈到錢,有錢的通過權力撈到更多的錢。能撈的,都是能幹的。落馬貪官劉志軍、季建業、萬慶良等都屬於這一類:有魄力、能幹事、強勢、說一不二。這樣的幹部幹對了事,能造福社會;幹錯了,貽害百姓。在幹事的同時,自個也不忘記撈錢。能幹事又自個不撈錢的,就成了教科書裏的焦裕祿、孔繁森了。

所以,有退休官員說,好人不能當公務員,糟踐好人;壞人也不能當公務員,那會糟踐老百姓。

抓貪官、殺奸臣,一直是國人喜聞樂見的事情。隨著貪官霹靂撲騰地接連落馬,老百姓沉浸在節日的歡快氣氛中。不過有北京的哥說:反腐是不錯,就是成本太高。培養一個幹部,花錢送丫上黨校、讀博士不說,還得把一個區、一個縣交給他練手。好不容易成長到副省級了,也腐敗到該落馬了。說起來大快人心,可從培養到辦案,俺們花了雙份的錢,就落一痛快,您說值嗎?

老百姓花了雙份的錢,就落一痛快,確實不值!

王岐山就任中紀委書記後,有一個「急則治標、緩則治本」的觀點,集中體現於「當前要以治標為主,為治本贏得時間。」他的用意很清楚,即從治標入手,形成反腐敗的高壓態勢,治標只是一個權宜之計,治本才是目的和方向。經過一年多的反腐推進,目前的局面好看了,已經形成了反腐的高壓態勢。在官場人人自危、官不聊生的當下,人們關心的是:治標什麼時候結束?治本什麼時候開始?

真正的高手,並不在於能簡單地施壓,而在於什麼時候啟動減壓閥。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就預示著制度反腐開始推進。只有政治體制改革才能治本,其他的任何改革都治不了本。公民沒有選票,司法沒有獨立,新聞沒有自由,高調演奏高潮,高潮後就是浮雲!

那麼,反腐能促進政改嗎?

我想是能夠的。在反腐高壓態勢下,官員們主動出來呼籲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的日子,應該不會太久了。有學者評論道:官員也是人,有家庭、子女與親戚朋友,而且原則上說,還是我們中最精英、最優秀的一批中國人,難道他們認識不到「出來混都是要還」的道理?難道他們看到一個一個人模狗樣的同事與領導,前一小時還在臺上大談「清正廉潔」、「執政為民」,隨即就被中紀委帶走,瞬間成了全國人民唾棄、也註定遺臭萬年的階下囚,即便不會良心發現,也會感到後怕吧?

也許沒用不了多久,「官逼政改」的局面就會出現。但願,那不是一個夢!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