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監獄前處長揭祕:裏面最難管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3日訊】(新唐人記者歐陽秋綜合報導)本屆中共新政打虎如火如荼,落馬高官也似大雪紛飛。這些官員的最終下落——秦城監獄,也成了外界的關注要點之一。

中共原秦城監獄監管處處長何殿奎曾接受《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採訪,透露了一些有關秦城監獄細節。

獨立衛生間、地毯和魚翅

何殿奎回憶,1960年3月15日,是秦城監獄落成的第一天。從那天起,他就在那裡工作,直到1992年離休才離開。

他介紹,蘇聯援建的秦城監獄,由4棟3層青磚小樓組成,編號分別為201、202、203、204。其設施和條件,遠遠超過當時中國普通人家的居室。每間監房都有獨立衛生間,帶腳踏式沖水的抽水馬桶。

201監區是條件最一般的。秦城的四座小樓,內部結構都不一樣。204監區,待遇更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204的監房約20多平方米,鋪著地毯,床是沙發床。伙食標準是按部長級待遇,到東華門「高幹供應點」採購。早餐有牛奶,午晚餐是兩菜一湯,飯後有一個蘋果。蘋果是剛從冷庫里拉來的,放在稻糠里保鮮,拉來時那蘋果都冒著氣兒。還給他們發固體飲料,一盒12塊,一塊能沏一杯檸檬茶。方糖分白色和咖啡色的兩種。每天如此,即便在困難時期都一樣。

何殿奎說,給他們做飯的則是專門從北京飯店調來的乙級廚師劉家雄。就是在那裡,何殿奎第一次見識了魚翅。他以為那是粉絲,劉家雄告訴他,是魚翅,就是鯊魚的鰭。只有劉家雄一個人會發海參、魚翅這些東西。

每天,都由何殿奎給他們送飯。每人一個四層的飯盒,分別裝米飯、兩個菜和一個湯。冬天用棉罩保溫。每個飯盒的顏色都不同,以示區分。一共15份。

1967年11月,秦城被軍管。原來的中共監管官員全部下放到「五七幹校」勞動。何殿奎就此離開了秦城,一別5年。直到1972年11月,才被調回來。他是第一批回來的兩個人之一。

城已經面目迥異了。因為中共內斗所定的「走資派」太多住不下,秦城又加蓋了兩棟4層紅磚小樓,編號為205和206。監獄的名稱也換成了「北京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第七大隊」。

何殿奎告訴記者,「秦城監獄」中共文革前並不叫這個名字,叫公安部預審局,對外叫公安部看守所。中共文革軍管時寫報告,落款是「七大隊」,後來中共總理周恩來在提示下改稱秦城監獄。但這個名稱從來沒有見於正式文件,也沒有掛牌,正式名稱仍然叫公安部預審局(現在叫監獄管理局)。

秦城監獄最難管的人物

據何殿奎回憶,在秦城監獄裏面,他管理了許多「大人物」,包括原來的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饒漱石、中共上海市副市長潘漢年、中共《人民文學》編委胡風、中共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的陳伯達、原中共中央文革小組成員戚本禹等。

何殿奎記得,潘漢年的編號是64,饒漱石最特殊,0105,全監獄獨一無二。他至今不解其奧妙。

這些人放風是嚴格隔開的,絕對避免見面。所以並不知道彼此。哨兵也只知道其編號。唯一知道他們身份的,除了監獄領導,只有204監區的管理員何殿奎一個人。

何殿奎從「五七幹校」回來後被分配到201監區。當時201關押了89名中共部局級幹部。他是「負責人」之一,但是負不了責,上面有3個中共軍管官員,他只能列席會議。

當時秦城監獄最引人注目的是三位倒台的中共文革新貴,原中共中央文革小組成員:6821,戚本禹;6822,王力;6823,關鋒。即,1968年進來的第21、22、23號。這種編號法從中共文革開始,一直延續至今。

何殿奎說戚本禹是個「鬧監」的,經常在晚上大嚷大叫,吵得四鄰不寧,還用手紙堵門上的玻璃觀察孔,跟哨兵鬥智。

但何殿奎回憶,戚本禹還不是最難管的。

1975年4月26日,何殿奎被調到204監區,升任科長,專門負責管理「心眼太鬼」的頭號難纏人物,曾任中共中央文革小組組長的陳伯達。

陳伯達在整個秦城監獄都要算特殊人物。他曾是毛澤東的「五大秘書」之首,加上年齡又大,中共高層強調要絕對保證其安全,在生活上可滿足其需求,以利於保存「活證據」。他被安排一個人住在204監區的二樓,兩個哨兵日夜看著他。他動不動就在監房裡表演撞牆,搞得監獄上下越來越緊張。

1976年9月,毛澤東去世的消息見報後,他重燃希望,以為毛的後事辦理完畢,江青會派人來和他談話,他的問題寄托在江青身上。

但他等來的,是江青自己被投入秦城監獄。

薄熙來在秦城監獄里的生活

世易時移,現在秦城監獄關押的已不同過去,現在關的大多是經濟貪污犯人。其中最引人矚目的就是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其翻臉盟友王立軍

2013年11月17日,根據香港《星島日報》報導,薄熙來的長子李望知透露,薄熙來在秦城監獄的情況。

李表示,薄熙來在秦城監獄的待遇不錯,由醫護人員監護、陪同,可以通電話,過些日子就可以允許探視。

有趣的是,今年中共兩會期間,香港《蘋果日報》報導,知名人士透露說,中共前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進秦城後,貪官犯人不願和他一組。

秦城監獄近30年來所關中共高貪: 1979年後,監獄犯人除了政治犯外,隨著中共高級官員部貪污案的不斷揭發,陳希同、成克傑、陳良宇和薄熙來等高級別貪官也被關進了秦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