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城监狱前处长揭秘:里面最难管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3日讯】(新唐人记者欧阳秋综合报导)本届中共新政打虎如火如荼,落马高官也似大雪纷飞。这些官员的最终下落——秦城监狱,也成了外界的关注要点之一。

中共原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何殿奎曾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透露了一些有关秦城监狱细节。

独立卫生间、地毯和鱼翅

何殿奎回忆,1960年3月15日,是秦城监狱落成的第一天。从那天起,他就在那里工作,直到1992年离休才离开。

他介绍,苏联援建的秦城监狱,由4栋3层青砖小楼组成,编号分别为201、202、203、204。其设施和条件,远远超过当时中国普通人家的居室。每间监房都有独立卫生间,带脚踏式冲水的抽水马桶。

201监区是条件最一般的。秦城的四座小楼,内部结构都不一样。204监区,待遇更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204的监房约20多平方米,铺着地毯,床是沙发床。伙食标准是按部长级待遇,到东华门“高干供应点”采购。早餐有牛奶,午晚餐是两菜一汤,饭后有一个苹果。苹果是刚从冷库里拉来的,放在稻糠里保鲜,拉来时那苹果都冒着气儿。还给他们发固体饮料,一盒12块,一块能沏一杯柠檬茶。方糖分白色和咖啡色的两种。每天如此,即便在困难时期都一样。

何殿奎说,给他们做饭的则是专门从北京饭店调来的乙级厨师刘家雄。就是在那里,何殿奎第一次见识了鱼翅。他以为那是粉丝,刘家雄告诉他,是鱼翅,就是鲨鱼的鳍。只有刘家雄一个人会发海参、鱼翅这些东西。

每天,都由何殿奎给他们送饭。每人一个四层的饭盒,分别装米饭、两个菜和一个汤。冬天用棉罩保温。每个饭盒的颜色都不同,以示区分。一共15份。

1967年11月,秦城被军管。原来的中共监管官员全部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何殿奎就此离开了秦城,一别5年。直到1972年11月,才被调回来。他是第一批回来的两个人之一。

城已经面目迥异了。因为中共内斗所定的“走资派”太多住不下,秦城又加盖了两栋4层红砖小楼,编号为205和206。监狱的名称也换成了“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第七大队”。

何殿奎告诉记者,“秦城监狱”中共文革前并不叫这个名字,叫公安部预审局,对外叫公安部看守所。中共文革军管时写报告,落款是“七大队”,后来中共总理周恩来在提示下改称秦城监狱。但这个名称从来没有见于正式文件,也没有挂牌,正式名称仍然叫公安部预审局(现在叫监狱管理局)。

秦城监狱最难管的人物

据何殿奎回忆,在秦城监狱里面,他管理了许多“大人物”,包括原来的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饶漱石、中共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中共《人民文学》编委胡风、中共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的陈伯达、原中共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等。

何殿奎记得,潘汉年的编号是64,饶漱石最特殊,0105,全监狱独一无二。他至今不解其奥妙。

这些人放风是严格隔开的,绝对避免见面。所以并不知道彼此。哨兵也只知道其编号。唯一知道他们身份的,除了监狱领导,只有204监区的管理员何殿奎一个人。

何殿奎从“五七干校”回来后被分配到201监区。当时201关押了89名中共部局级干部。他是“负责人”之一,但是负不了责,上面有3个中共军管官员,他只能列席会议。

当时秦城监狱最引人注目的是三位倒台的中共文革新贵,原中共中央文革小组成员:6821,戚本禹;6822,王力;6823,关锋。即,1968年进来的第21、22、23号。这种编号法从中共文革开始,一直延续至今。

何殿奎说戚本禹是个“闹监”的,经常在晚上大嚷大叫,吵得四邻不宁,还用手纸堵门上的玻璃观察孔,跟哨兵斗智。

但何殿奎回忆,戚本禹还不是最难管的。

1975年4月26日,何殿奎被调到204监区,升任科长,专门负责管理“心眼太鬼”的头号难缠人物,曾任中共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的陈伯达。

陈伯达在整个秦城监狱都要算特殊人物。他曾是毛泽东的“五大秘书”之首,加上年龄又大,中共高层强调要绝对保证其安全,在生活上可满足其需求,以利于保存“活证据”。他被安排一个人住在204监区的二楼,两个哨兵日夜看着他。他动不动就在监房里表演撞墙,搞得监狱上下越来越紧张。

1976年9月,毛泽东去世的消息见报后,他重燃希望,以为毛的后事办理完毕,江青会派人来和他谈话,他的问题寄托在江青身上。

但他等来的,是江青自己被投入秦城监狱。

薄熙来在秦城监狱里的生活

世易时移,现在秦城监狱关押的已不同过去,现在关的大多是经济贪污犯人。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其翻脸盟友王立军

2013年11月17日,根据香港《星岛日报》报导,薄熙来的长子李望知透露,薄熙来在秦城监狱的情况。

李表示,薄熙来在秦城监狱的待遇不错,由医护人员监护、陪同,可以通电话,过些日子就可以允许探视。

有趣的是,今年中共两会期间,香港《苹果日报》报导,知名人士透露说,中共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进秦城后,贪官犯人不愿和他一组。

秦城监狱近30年来所关中共高贪: 1979年后,监狱犯人除了政治犯外,随着中共高级官员部贪污案的不断揭发,陈希同、成克杰、陈良宇和薄熙来等高级别贪官也被关进了秦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