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3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04日訊】【中國禁聞】7月3日完整版

提要
掌關鍵內幕秘書被雙開 周永康案坐等公布
必須拿下 徐才厚參與政變計劃!
徐才厚倒台 軍方表態 泄軍政現狀

香港特首立法會遭集體離場抗議

香港特首梁振英7月3號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遭到泛民主派議員的集體抗議,期間有議員向他投擲物品。

據香港媒體報導,梁振英上午9點進入立法會議事廳後,泛民主派議員集體上前,高舉「真普選、無篩選」標語,要求梁振英回應「七一」遊行與普選問題,還有議員要求他下臺,議員陳偉業向梁振英撒紙星星,而較激進的黃毓民議員則向他丟擲文件,據說還扔了一只玻璃杯。

之後這幾名議員被保安擡出會場,其他20多名泛民議員則集體離場抗議。

有分析表示,如果香港政府對要求真普選的巨大民意不做出回應,將令香港社會走入全面對抗。

香港各界發聲支持被捕學生

香港學生預演「佔領中環」,遭到警方清場,511人被捕事件,目前繼續發酵,香港各界紛紛發聲譴責警方的行為。

由於被捕者很多是大專院校的學生,因此香港學術界對事件反應強烈,一批學者7月3號發表聯署聲明,表示以學生為榮,呼籲北京當局和香港政府正視學生的訴求。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參加連署的人數已經超過5千人。

據報導,香港學術界7月4號還會舉行「學者聲援公民抗命學生」記者會,聲援因參與預演「佔中」行動而被捕的學生。

香港社工組織「民福60」7月3號也發表聲明,聲援參加公民抗命活動的人士。發言人羅健熙表示,他們希望通過發表聲明,讓因為呼籲普選被捕的學生知道,他們並不是孤軍作戰。

大陸成立「關注組」聲援香港真普選

香港目前的局勢引起大陸民眾的關注,一批大陸維權人士已經成立了「中國公民真普選關注組」,來支持香港民眾爭取真正的民主選舉。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關注組」第一批成員目前有30多位,其中包括大陸維權律師、知名學者及大學教授。不過,除了北京知名活動人士胡佳、和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外,其他成員的名單暫時還不方便對外公布。

據鄭恩寵介紹,「關注組」的主要工作,是把香港正確的信息透過短信、微信傳給朋友圈,打破大陸對香港信息的封鎖,令民眾真正了解香港的情況,並以各種形式支持香港民眾爭取真正的普選。

胡佳也表示,成立「關注組」的目的,是要讓香港不僅有海外支持,也有來自大陸處於危險境地下的公民支持聲音。

因為成立「關注組」,鄭恩寵上週六曾被警方傳喚約5小時。本週三還被國保和公安抄家。

編輯/周玉林

掌關鍵內幕秘書被雙開 周永康案坐等公布

中共體制內的秘書,掌握許多無形的權力,因此被稱為「二號首長」。他們是高官們的心腹、管家兼智囊。7月2號,中共中紀委公布﹕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貼身祕書冀文林、余剛、談紅三人,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他們是繼周永康另外三名「前秘書」——郭永祥、李華林和李崇禧落馬之後,再被調查的中共官員。而輿論已「坐等公布」周永康被調查的結論。

中共中紀委網站7月2號公布﹕「雙開」海南省前副省長冀文林、和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原副主任余剛﹔及開除警察公安部警衞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黨籍。

三人被指以權謀私、受賄,其中冀文林和余剛更與他人通姦,而受處罰。案件已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香港《蘋果日報》引述分析報導說﹕「中共打大老虎周永康的大戲,即將開場」。

時事評論員陳明慧﹕「周永康的案子,自從2012年重慶事件爆發之後,直到去年的12月初已經被拘捕,我覺得現在(案件)膠著狀態。江系的殘餘勢力一直在阻撓這個事,通過各種情形來攪局。因為現在打老虎已經到了一個白熱化的階段了,而且打虎最後是你死我活的狀況。習和江澤民是不可調和的,他不把老虎打死他就被老虎吃掉了。」

《蘋果日報》表示,余剛和談紅,這兩名周永康近身的秘書,通過幫人買官,受賄高達4億人民幣。去年12月,專案組帶走周永康夫婦時,余剛和談紅也一併被帶走調查。

余剛,作為周永康最後一任秘書,被認為掌握大量周永康違法違紀的內幕。

大陸媒體人羅昌平等人,在網上詢問余剛和「軍中妖姬」湯燦之間的關係﹖早前有報導說,余剛曾與湯燦登記結婚。而湯燦曾被爆料涉入軍中高層的貪腐案,與10多名中共高官有染,其中包括周永康、和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公安部前副部長李東生、中共中央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央視臺長焦利、以及前深圳市長許宗衡等人。

據美國《大紀元》新聞網報導,湯燦是捲入周永康和薄熙來「政變」的核心人物。因為她知道得太多,很多人不希望她活著。2011年年底,湯燦已神秘消失。

而冀文林,分別曾在國土資源部、四川省、及公安部擔任秘書,一路追隨周永康長達十年。報導說,冀文林與去年落馬的另幾名「周永康親信」關係密切,其中包括:四川省前副省長郭永祥、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前副總經理李華林。傳周永康核心集團在海外轉移石油資產。

中共「十八大」以來,多次對秘書配備提出要求。按照規定,只有副部長級以上的領導幹部,才配有專職秘書。可是,當前中國一些市縣的所謂「一把手」,也都配有多種名目的「秘書」。

今年4月,多家官媒曾狠批「秘書腐敗現象」。其中,《央視網》列出周永康歷任的四大秘書冀文林、郭永祥、李華林和李崇禧,作為典型的案例,來說明秘書腐敗的現象。

官媒還強調,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要求秘書﹕不能認為「機關牌子大、領導靠山硬」而有所依仗、有恃無恐,更不允許濫用領導和辦公室的名義謀取個人私利等。

旅美中國問題評論人士李善鑒﹕「周永康他下面的一些馬仔,陸陸續續的已經搞掉很多了。(中共高層)警告那些…對周永康可能躲過這一劫的那些人,持續的在發一個訊號: 周永康這個人肯定是要處理的。具體甚麼時候處理﹖甚麼方式處理﹖是不是能把他犯的…這些年來對中國法律秩序的破壞,特別是參與活摘器官這種事情,敢不敢把他講出來﹖這是關鍵問題﹗」

《蘋果日報》根據大陸時評人士的分析,認為周永康案很快就會揭開蓋子,因為:「大目標已經很明顯了,只坐等公布。」

採訪/陳漢 編輯/周平 後製/鍾元

網絡發起七一反共節 全民「倒共」

7月1號,是中共所謂的「建黨日」。中共海外喉舌《環球時報》刊文,為中共唱讚歌。不過,這一天,香港上百萬人走上街頭,高呼「打倒中國共產黨」﹔還有網絡人士在網上發起「七一反共節」,呼籲以各種方式全民「倒共」。這一天同時也是「全球退黨日」,已有近1億7千萬中國人選擇了拋棄了中共惡黨。下面請看報導。

7月1號,《環球時報》發文說,中共93年來漸入所謂「執政佳境」,號稱8千萬黨員「滲入」中國社會各個階層,與國家和人民「同命運」,還說所謂「祝黨好,就是祝國家和人民好。」

時事評論員任百鳴:「為了保持(中共)自己的生存,故意的就把中共邪惡的黨和我們這個5千年文化的民族、國家它進行一種捆綁。叫你黨、國不分,愛黨就是要愛國,你反對共產黨,你就是反對中國,你就是非法、你就是賣國賊。」

時事評論員任百鳴表示,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思想上,已經從中共的暴力恐懼中擺脫出來,特別是中共當局對香港發表《白皮書》之後,近80萬港人以公投方式,反對中共的管制,還有超過100萬人上街遊行,向中共說「不」。任百鳴認為,這不僅震懾了中共內部,對整個國際社會也是一種喚醒。

7月1號,香港大遊行中,一位香港抗議人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舉起自製的標語「不要共產港」。

另一位香港抗議人士站在平臺上,喊出了香港人內心中真切的五個字:「打倒共產黨」。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我覺得他說的真的是肺腑之言,真的就說在這個國家,只要是共產黨統治,它就不會有民主、法治、自由和人權,就會永無休止去痛苦。」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共產」實際上是暴政的代名詞,只要共產黨當道,香港不會有真普選,中國不會有自由。一切變好的基礎就是香港人不要「共產港」,中國人不要「共產國」,結束中共一黨專政。

一位名叫「劉無荻」的網絡人士,在網絡上發起「7.1反共節」燒匪旗活動,並特別製作「倒共」短片作為邪黨的生日禮物、與「7.1獻禮」。他呼籲民眾以自己的方式「全民倒共」。

網絡人士劉無荻:「我覺得很有意義,這是一種對這專制強權的一種蔑視,(雖然)這種言論表達看起來很弱,但能夠協調人心,讓大家都知道你不是被恐懼壓倒的,或者是不敢發出自己真實的聲音。這要有一點反對的聲音,而且我認為這種聲音會越來越大。」

網絡人士劉無荻表示,7月1號很特別,這一天,當年楊佳因反抗不公殺了警察﹔中共也在這天推行「綠霸」,企圖控制個人計算機,過濾信息,引發抗議﹔而中共把所謂的「建黨」當作一個慶典,但對人民來講,會作為譴責中共的一個日子來紀念。

2004年11月,美國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發表社論《九評共產黨》,引發全球華人的退黨大潮,7月1號,成為「全球退黨日」。至今,已有將近一億七千萬海內外華人,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擺脫中共。

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如果為了黨派利益、為了個人利益、為了家族利益,他不超越這個東西,他一樣會走上絕路,所以這些人的退黨就是徹底的擺脫、一種唾棄。」

成都維權人士陳雲飛表示,中共獨裁所謂的「執政佳境」,實質上是最後的迴光返照。

時事評論員任百鳴也表示,作為中國人,只有從內心、精神上對天莊嚴宣佈「三退」,才能真正脫離中共,達到心靈的真正救贖。而當這種巨大正義力量形成之時,就是中共執政土崩瓦解之日。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陳建銘

必須拿下? 徐才厚參與政變計劃!

原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開除黨籍和移交司法,全國叫好。國內軍事學者指這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而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表示,徐才厚參與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政變」計劃,因此為了完整掌握軍權,習近平必 須將他拿下。同時他表示,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和曾慶紅也都參與了「政變」計劃。
正文: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倒台,國內外輿論一致叫好。「上海政法學院」國際事務與公共管理系教授倪樂雄對《新唐人》表示,習近平敢於動這樣一個大老虎,把徐才厚揪出來,是一個鼓舞人心的消息。他認為,從中國的歷史上看,中華民族和國家最大的敵人是內部的貪官污吏。

上海政法學院教授倪樂雄:「1.15中國最大的敵人,是中國內部的,那些混進管理層的那些貪官污吏。它們對民族和國家從內部攻克堡壘,破壞力最大。因為你這樣把內部搞亂了以後,對外就沒有了力量。」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對《新唐人》表示,這件事情應該說是習近平接任以後,對建設軍隊方面一個重大的轉變。他說徐才厚這些年把軍隊搞得腐化墮落,戰鬥力大大下降。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0.22你想軍官是掛牌買官,軍官花幾百萬元錢買個將軍,打仗他有犧牲精神嗎?你想。所以徐才厚他這一屆把軍隊搞得實在是不像話。部隊的戰鬥力,士氣受到很大的影響。」

辛子陵又指出,徐才厚倒台不是一個孤立的事情,他涉及薄熙來和周永康的政變。習近平將他拿下,好比是挖除一顆定時炸彈。

辛 子陵:「2.50你看有一次開會,他和薄熙來,『一薄一厚』坐在一塊,薄熙來在最傷心的時候,他上去安撫。薄熙來、周永康他們這個政變陰謀,徐才厚是參與 其中的。因為他們搞政變,沒有軍隊的參加是搞不成的。這個問題非常嚴重,這樣徹底解決,就把軍隊的定時炸彈給卸掉了。」

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徐才厚曾經跟習近平在給老幹部拜年的活動當中同時現身,引來外界猜測他可能已經軟著陸。但是辛子陵分析,習近平必須拿下徐才厚,否則他不能完全的掌握軍權。

辛子陵:「6.31你想很多軍官是通過徐才厚買的官,他在那當軍長當市長,他內心裏怎麼想?凡是買官的,他對誰負責?他對交錢買這個官的這個人負責,因為這個人給了他軍權,給了他將軍牌子。」

辛子陵認為,「政變」這麼大的事情,薄熙來和周永康都不敢輕舉妄動,作為前朝核心的江澤民也一定參與其中。徐才厚一案會不會延燒到江澤民不好說,但是他底下的勢力必須徹底剷除,否則,習近平的班子無法運作。

徐才厚倒台 軍方表態 泄軍政現狀

中共開除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的黨籍後,中共軍方四總部、七大軍區和武警部隊,紛紛表態擁護中央決策。原軍中第二號人物落馬,全軍立刻表示支持,這一戲劇化的表現,暴露了軍方和政局的微妙關係。咱們一起聽聽專家們的解讀。

大陸官方媒體2號報導,中共軍方的四總部、七大軍區和武警部隊等,都表態擁護中共中央對徐才厚的處理決定。官媒還發表文章說﹕「解放軍出了徐才厚是對軍隊形象玷污」。黨媒《環球時報》也承認軍隊中的買官賣官「是直接的政治權力買賣,屬於『頂級腐敗』的形式之一」。分析人士認為,這是暗示徐才厚有賣官鬻爵、收受賄賂。

美國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對整個軍隊震動非常大。徐才厚貪污最典型就是買官賣官。一個少將要一千萬到二千萬。因為軍隊從江澤民以來,到現在二十多年來,是在中國貪污最嚴重的一個群體。因為它是一個獨立的、封閉的,法院、監察院根本也碰不到他們。」

今年71歲的徐才厚有上將軍銜,1999年江澤民任中共黨魁時,他進入中共軍委,2007年擔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央軍委副主席,直到2012年11月他才退下。因此這次他被開除黨籍,使他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最高級別軍官。

旅美時事評論家陳破空發文分析說,「徐才厚,曾為解放軍的二把手,從總政治部主任到軍委副主席,長期主管軍隊人事任免。也就是說,在過去或現有軍隊將官中,很多人都出自徐才厚的提拔,或出於徐的有意籠絡,或出於徐的賣官買官。」

伍凡:「它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維護它的政權,它維護著政權的手段,就是手上要有軍權。現在對軍隊有兩手,一手拉攏,兩批將軍登報擁護習近平,今年春天的時候。現在要來硬的,軟硬兼施,要把軍隊收拾起來。」

徐才厚被開除黨籍,除了在軍隊高層「大地震」之外,輿論認為,對中共政局也有強烈震撼。過去幾個月來,傳徐才厚罹患癌症末期,中共可能將他放過。現在徐才厚被黨內以最嚴厲方式處罰,擊碎了這一傳言。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這就是徐才厚的利用價值。徐才厚那是江澤民的人馬,就因為江澤民的人馬把持軍隊,所以胡錦濤十年甚麼事他也做不成,所以習近平要想改變『政令不出中南海』的魔咒,必須以反腐為武器,對江澤民的軍中人馬進行一種大清洗。」

陳破空認為,徐才厚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級別,他的地位,高於已經落馬的政治局委員陳希同、和陳良宇、薄熙來。拿下徐才厚,是震撼性的大動作,表明:連徐才厚都能拿下,還有誰拿不下?

另據海外媒體報導,原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已交代賄賂徐才厚4套上海房產、和人民幣3600萬元。

華頗:「還有一點就想取得民眾的信任,民眾現在對中共真是離心離德,非常的不信任,所以出去重手,有前所未有的一個力度,要請老百姓,相信我,支持我,給我以時間,我會給你謀取利益的,其實歸根到底就是要保江山。」

香港媒體注意到:軍隊14大單位撐「查徐才厚」,半數不提習近平。對此,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認為,當前軍方沒人敢公開反對習近平,因為那明擺著就是自尋死路。

伍凡則認為,軍中肯定有人反對「查徐才厚」,所以中共還會繼續整肅軍頭,但不會再高調公開了,因為事關軍隊的顏面和中共政權的穩固。

採訪編輯/唐音 後製/李勇

面對中共滲透 香港掀「靈魂之戰」

香港民眾為了爭取和捍衛民主自由,7月1號有數十萬人冒著酷暑和暴雨上街遊行,引起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英國媒體分析說,香港面對政權移交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真正治港的是一個「影子內閣」,「中聯辦」有很大的決定權。而面對中共的滲透,香港民眾說,再不走出來抗爭,明天可能就再也沒有機會發聲。

7月1號香港爆發了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場示威活動,上百萬人走上街頭,參加一年一度的「七一大遊行」。2號凌晨,香港警方在香港島中環,拘捕了超過500名滯留在街道上的抗議者,引起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

國際媒體紛紛表示,7月1號是香港經歷半個多世紀英國殖民統治後,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的週年紀念日,但卻演變成了香港民眾大規模抗議中共的遊行日。

美國《紐約時報》報導說,對民主理念的嚮往,促使成千上萬港人走上街頭、呼籲「特首」要以自由、公開的方式選舉。

《美聯社》報導說,遊行路上,一些民眾高呼「自己的政府,自己來選!」

《美國之音》報導說,「梁振英下臺」,「打到共產黨」的呼聲一浪接一浪,很多港人已經覺醒,他們說,再不走出來抗爭,可能明天就再也沒有機會發聲。

香港資深評論員程翔指出,香港民眾已經向北京發出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就是不要再壓縮香港高度自治的空間了。

香港資深評論員程翔:「從北京的角度來說,它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我們都知道駐港軍隊都已經做好有關城市控制演習,那麼關鍵看北京最後政改方案方面,願意不願意拿出誠意,給香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普選。如果它認為自己手上有解放軍就可以硬來,那麼香港老百姓是不會輕易接受的。」

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社論說,北京與港人對特首普選想法差距大,北京強硬態度導致溫和的港人也起來反對。報導認為,如果香港失去言論自由及法治等核心價值,將危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角色,這不單是香港的悲劇,最終受害的是中國。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負責人鮑樸表示,7.1這麼多香港人上街爭普選,足以證明港人的理念和價值觀跟北京有衝突。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負責人鮑樸:「自由和不自由只有一線之隔,只有選舉權,沒有被選舉權,也是不行的,所以他們爭取民主、爭取自由的態度,這個是毫無疑問的,香港的年輕人,我看是十幾歲的也都參與了,很多都是20歲以下。」

一位坐著輪椅參加遊行的81歲老人對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說:「以前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七.一遊行』,如果今年我還不來的話,感覺我的孫子、孫女、還有重孫子、孫女,他們永遠也不會原諒我。」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說,今年「七一大遊行」很特殊,各個年齡層的民眾都站出來了。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香港人那麼強烈的出來表達不僅『七.一大遊行』,也包括在公民投票接近80萬人出來投票,也很明確表達這個要求真普選這方面的訴求,我們覺得這樣強大的民意,中國政府是不可能不關注,而且不可能不回應的。」

英國《路透社》發表題為「香港的靈魂之戰」專題報導指出,中共在香港的正式代言機構「中聯辦」過去一兩年來,動用各種方式和手段,加緊了對香港社會和政治的控制,包括動用人力、物力,組織各種針對民間抗議遊行的「反方向抗議」和集會,試圖抵消香港民間團體以及反對派對北京不滿的聲音。

報導援引「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馮克的話說,中共多年來一直在運用、並在逐漸「完善」各種統戰戰術,在香港可以說是看到了統戰戰術的最新版本。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周天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