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究竟誰是「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的新華網刊發了中組部的一個通知——《防止幹部成為西方道德價值應聲蟲》,要求黨員幹部「捍衛國家和民族的精神獨立性,防止成為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這個通知雖然標題很醒目很吸引眼球,但內容卻讓人看後不免頓起疑惑。

我查了下資料,「應聲蟲」原為中國與日本傳說中的一種妖怪。據《續墨客揮犀》、《隋唐嘉話》記載,它棲息在人的肚子裏。宿主每當發出聲音時,肚子裏就會有很小的聲音效仿,且會越來越大聲。日常生活中,我們通常用「應聲蟲」這個詞來比喻毫無主見,隨聲附和的人。照這種用法,所謂「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當然是指在這種道德價值面前毫無主見,隨聲附和的人了。

那麼何為「西方道德價值」呢?筆者把中組部的通知從頭到尾讀了個遍,未見任何明確的解釋和界定。但文中提到「要引導幹部—-防止在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的鼓噪下迷失方向」,可知在通知起草者眼裏,「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即是他們所說的所謂「西方道德價值」,這麼理解當然不錯,因為按照一般的說法,所謂「西方道德價值」指的就是起源於西方的道德價值,「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正是這樣的道德價值。

但問題是,在西方產生的道德價值遠不止於這些,比如說通知要求領導幹部認真學習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要求他們始終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是不是「西方道德價值」呢?其實也是。理由很簡單,所謂「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其實是一個東西,指的都是由馬克思恩格斯創立並有列寧發展了的共產主義主義思想體系及其道德價值觀念。而馬克思恩格斯是德國人,列寧是俄國人,都屬於西方。也就是說,「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並不是中國的「土特產」,而是產生於西方的文化。毛澤東不是有句名言麼——「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主義」,這就是說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從國外傳進中國的。如此說來,不僅「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屬於「西方道德價值」, 「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同樣也屬於「西方道德價值」!

我不清楚現在的中國政府官員中有沒有隨聲附和「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的人,我想即便有也不會多,而且影響也極其有限。但「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就完全不一樣了,自從它傳入中國後,不但導致了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中國共產主義革命的興起,而且在1949年以後,更被堂而皇之的寫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成了全中國人民的「指導思想」。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今天的中國文化既不是中國固有的傳統文化,也不是以「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為內核的新中國文化,而是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為「指導思想」的「黨文化」,中國現在的主流道德價值即是其中的一個部分。

事情的搞笑之處就在於,中組部的這個通知一方面要求黨員幹部「捍衛國家和民族的精神獨立性,防止成為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防止在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的鼓噪下迷失方向」,另一方面同時卻又強調黨員幹部要認真學習 「馬克思列寧主義」,始終堅定「共產主義理想」。他們要抵制的「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固然是「西方道德價值」,而要認真學習和始終堅定的同樣也是「西方道德價值」。這我就不懂了,如此究竟誰才是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是「在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的鼓噪下迷失方向」的人,還是強調黨員幹部要認真學習 「馬克思列寧主義」, 始終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的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