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23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24日訊】【中國禁聞】7月23日完整版

提要
導彈擊落馬航 中共為俄羅斯開脫
傳郭伯雄出逃 39網民遭打壓

歐洲新公約 籲立法禁人體器官販賣

歐洲委員會部長理事會日前頒布新公約,要求歐盟各國政府立法,將非法摘除人體器官定為刑事犯罪。

這份7月9號發表的公約,是為促成歐盟各國和國際社會合作,廣泛採取行動,制止人體器官的買賣。

美國《明慧網》報導,據「歐洲委員會反對販賣人體器官公約(Council of Europe Convention agains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的解釋,「為了器官移植而進行的全球性非法人體器官貿易的存在,是一個確鑿的事實,這展示了個人和公共衛生的一個明確的險境,同時也違反了人權和基本自由,有辱人類的尊嚴和個人自由。」

走投無路 原「建行」中層公開退黨

原「建設銀行」天津分行紅橋支行的中層管理人員張蘭英,7月23號,在媒體上發表「退黨聲明」,公開表示「退出中共」。

據大陸《維權網》報導,張蘭英於6月30號已經向中共中央組織部,和中共在天津的相關機構,遞交了這份「退黨」申請,但至今沒有收到回覆。於是張蘭英授權《維權網》,全文發表她的「退黨申請書」。

據報導,張蘭英的私人住房5年前被天津南開區區長帶人強拆,所有私人財產被洗劫一空,從此她開始了「維權」。5年中,她被綁架、被非法拘禁、被關黑監獄、被逼離婚、被逼流浪,直到被逼到絕望中絕食、割腕自殺。

張蘭英85歲高齡的父母,也因為受她株連,一直被關在天津南開區政府私設的「黑監獄」中,最近老人身體出現問題,當局不允許治療,生命受到威脅。

張蘭英表示,經歷了這麼多的迫害後,她終於幡然醒悟,不能再與中共同流合污。

大陸學生遭中聯辦迫簽反佔中協議

7月22號,香港《主場新聞》網站報導,一名中國大陸在香港學習的學生,在網上訴苦說,他按照規定到「中聯辦」辦理學習證明時,被「中聯辦」要求必須簽署一份「反佔中」協議,否則不予辦理學習證明。據了解,這份證明是在港大陸學生證明讀書身份、及升學等事項的一份必備文件。

香港《蘋果日報》日前也曾報導,「中聯辦」威脅在港大陸學生簽署「保普選,反佔中」記名表格,否則不為畢業生辦理升學或求職所需的在港留學證明。

目前,這名學生已經刪除了網上留言,但他所發內容已被媒體截圖保存。

編輯/周玉林

導彈擊落馬航 中共為俄羅斯開脫

美國國務卿克里週日表示,證據顯示,MH17航班是被俄羅斯提供的導彈擊中的。澳大利亞總理嚴厲譴責俄羅斯「踐踏正義」。而中共媒體則極力為俄羅斯撇清責任。在聯合國安理會週一達成調查墜機事件的決議之後,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地區的親俄反叛武裝分子,週二向馬來西亞政府代表移交了兩個馬航MH17客機的「黑盒子」,並將死難者遺體交給荷蘭方面。

聯合國安理會星期一通過的決議案,譴責MH17客機可能遭導彈擊落一事,並要求對空難開展「全面、徹底和獨立的國際調查」。這份由澳大利亞提出的決議案還要求將事故責任人「繩之以法」,促請世界各國全面配合問責工作。

美國國務卿克里週日表示,證據顯示,MH17航班是被俄羅斯提供的導彈擊中的。克里說,美國方面看到了俄羅斯在上個月為烏克蘭反叛武裝分子提供運送的武器,其中包括150輛裝甲運兵車、坦克和火箭發射器。

克里在接受CNN的採訪時表示,美國方面截獲了有關俄羅斯的SA11導彈運給反叛組織的對話,而這些導彈則被指為是擊落MH17的武器。

在美國、歐洲和澳大利亞領導人,正嚴厲批評俄羅斯應該對馬航墜機事件負責的時候,中共媒體則極力幫俄羅斯撇清責任。黨媒《新華社》駁斥這樣的指責是「草率的」。7月21號,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一篇文章,仍然宣稱「迄今沒有發現證據澄清原因或確定罪魁」,卻不提親俄叛軍可能受訓使用擊落MH17的導彈。

原《人民日報》記者光遠表示,中俄是一條戰線的「兄弟」加同志。每一次事件兩國在口徑上都是統一的,因為兩國有利益關係。中、俄是基於利益關係的同盟。

原人民日報記者光遠:「(中俄)它是一種觀念,信仰是一致的。它理念是一致的,還是延續馬列主義,對國內一黨專政的思想在起作用。我認為,蒲亭雖然是民選的總統,但是從他的思想,從小時候的傳統教育,還沒有脫離共產黨的思想模式。」

但是光遠指出,中共忘記了,真正侵略中國領土最大的罪魁禍首就是俄羅斯。

光遠:「縱觀幾百年的歷史,北方的熊,永遠對我們中國虎視眈眈,我認為,俄羅斯才是我們中國應該防範的。從歷史上來看,侵略中國的就俄羅斯最多。而且你現在反對美國的一些評判,美國從來沒有侵略過中國,而且給中國在抗日戰爭提供了大量的幫助。」

澳大利亞《悉尼晨鋒報》7月21號報導,澳大利亞總理艾伯特批評俄羅斯:「以大欺小、踐踏正義、追求國家擴張而漠視人類生命,應該在我們的世界無容身之地。」

艾伯特作為反對黨領袖在2012年訪問北京,當他談及中共在南海行為的擔憂時說:「大國不能僅僅因為它可以,就享有權利欺負小國。」這話是針對中共外交部長楊潔篪的言論而發。

烏克蘭的危機已讓中共把自己在國際社會擺在難堪的位置。中共可能很快不得不再面對外交政策的窘境。中國安全問題分析家高峰寫道。「對於北京當局而言,問題是它應該選擇哪一邊。無疑,北京一個模糊的姿態將面臨批評和道德壓力。」

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叛軍領袖布羅代爾,7月22號凌晨,在媒體記者見證下,於頓涅茨克市,把「黑盒子」交予馬來西亞官員簽收。專家們指出,「黑盒子」的記錄將可還原客機出事時的確切時間、飛行高度和位置,而駕駛艙的對話錄音,可望為飛機墜毀的原因提供更多線索。

此外,裝載馬航MH17空難死者遺體的火車,離開了親俄武裝控制地區,在專家陪同下抵達哈爾科夫。火車周圍站滿了衛兵。烏克蘭國際文傳通訊社說,死難者遺體隨後將被轉到馬雷舍夫(Malyshev)的坦克工廠。從那裏,遺體將被裝上由荷蘭提供的冷凍設備。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葛雷

空中管制26天 演習還是異動?

隨著中共當局實施嚴格的空中交通管制措施,週一數百次來往上海的航班被推遲或取消。這是這個大都市八天來第二次幾乎關閉領空。外媒指出,中國航空延遲一向是世界上最嚴重的,專家認為,最大的原因是:中共軍隊主宰中國的絕大部分領空。

中共媒體《央視》網站週二引述中國民航管理局的消息說,受航空管制影響的機場包括大城市上海、南京、杭州、鄭州和青島。《央視》說,干擾從7月20號開始持續到8月15號。原因是「其他用戶」佔用領空進行演習。

截至週一中午,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有101次航班被取消,103次航班被延遲超過兩個小時。而虹橋機場有98次航班被取消。到週二,上海兩個國際機場再次推遲和取消了幾十次航班,使得成群的乘客要麼閒坐在候機室,要麼匆匆趕往火車站。

當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致電中國民航局時,對方拒絕解釋「其他用戶」是誰。《美聯社》致電連雲港機場,一名僱員透露,他們從上級獲得口頭通知說,「因為軍事演習,在中國東部機場的航班可能延遲。」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中國的機場是世界上按時起飛最差的,導致許多乘客崩潰。當局和航空公司歸咎於種種因素,從壞天氣到空中交通管制糟糕的通訊。但是根據航空專家的描述,最大的因素是中共軍隊,它主宰這個國家的絕大部分領空。

杭州法律學者范先生說,在中國,只要是涉及軍事的事情,就不是人們能從法律、政治、經濟、文化去討論的事情。

杭州法律學者范先生:「所以這個事情從我們老百姓來講,權利受損害,我們的通行不便。昨天有朋友告訴我,他在機場光等,等了13個小時。你想哪有等十幾個小時的?這種情況應該說對我們公民的通行權利,交通權利一種明顯的損害。可是這種損害,有國防和軍事的需要,這種情況,我們從學法律的人來講,首先是個維權的問題。」

范先生指出,依照合同,航空公司應該向顧客賠償,但是航空公司卻不太可能向軍事單位索賠。

中國經濟學家郎咸平7月23號在微博上說,「美國是全世界最強大空軍,只控制了20%領空。中國空軍遠不及美國,但是控制了80%的領空。我調研發現中國空軍透過控制領空進行貪腐。舉例,大面積晚點,航空公司只有哀求空軍開放一點領空,空軍就可以因此取得巨大腐敗利益。」

范先生:「他們(軍隊)採取的措施也不用承擔其他的民事責任。你也不能過問他是不是合理的使用。因為我們的人大不起作用,要在民主國家,國會可以對國防這樣的航道佔用是不是有浪費,是不是有弊端,是不是有貪污腐敗行為,國會完全可以在國會執行監督,可是我們現在對軍事的事情,可以說人大絲毫沒有監督。」

有海外媒體分析說,從7月20號到8月15號,華東和華中12個機場將有大面積延誤事件,疑點重重。北京和上海之間,從南到北覆蓋主要經濟發達區域,進行空中軍事演習,前所未聞。

分析還指出,中共黨魁習近平目前正在南美洲進行國事訪問,中共當局卻突然長期、大規模的軍事演習,和大面積的空管,令人匪夷所思!

早在7月14號,上海的兩個國際機場,已經有超過100次航班被推遲或取消,政府至今沒有解釋,而引發各種猜測和傳言。20號,官媒報導說,兩名男子因為散佈有關7月14號推遲和取消航班的所謂謠言,而被逮捕。

據報導,這兩名男子在社交媒體張貼信息,暗示空中管制措施是當局灑下天羅地網,為了抓捕一名因為腐敗被調查,而試圖出逃的高官。

採訪編輯/秦雪 後製/葛雷

傳郭伯雄出逃 39網民遭打壓

日前網路上廣泛流傳,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化妝成女性出逃,在海關被攔截的消息。週日,大陸警方刑拘兩名網民,並處罰了另外37人,聲稱他們涉嫌在網上編造相關謠言。

7月20號,黨媒《新華網》引述公安部門消息說,7月15號,北京一名馬姓網民、和海南裴姓網民,先後在《新浪微博》發佈:「上海進出航班全面延誤,是因為在抓某人,為了防止某人跑掉或者頑抗,就以軍事演習為名,把機場給封鎖了。」

報導說,公安機關已經刑事拘留了馬某、裴某,並對37名網民作治安處罰和教育訓誡。

不過事實上,從6月30號中共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落馬後,網路就傳開,中共已經針對和徐才厚同一級別的另一只軍中「大老虎」——郭伯雄收網。

到了7月15號,網路上有關「郭伯雄女裝出逃」的消息更多,還廣泛流傳一篇「G將軍出逃記」,裡面詳細描述郭伯雄出逃的時間,和班機。

時事評論員黃金秋指出,所謂的「謠言」主要是因為中共政治上暗箱操作、新聞不自由造成的。

時事評論員黃金秋:「很多信息它說是謠言,但是我們發現謠言往往變成了遙遙領先的預言,從最開始王立軍出逃成都美國領事館,到後來薄熙來的事情,包括他老婆殺害英國人的事情,包括後來周永康政變的事情,現在都是一步一步的被證實。」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編輯朱欣欣則表示,近一段時間以來,各種詭異的政治謠言滿天飛,但基本上是中共高層在內鬥中,互相「放風」,用來打擊對方的。

原河北人民廣播電臺編輯朱欣欣:「習近平反腐以來,也引起了內部貪官的恐慌,所以各種複雜的情況也都是層出不窮。這樣有意無意的,就可以從內部傳播出來種種的信息,可是這種信息傳播出來經過了很多人的口,輾轉以後肯定會有失真或者是走樣的現象。」

除了郭伯雄出逃的消息外,近期還有「曾慶紅被調查」,「宋祖英被抓捕」,「賈慶林在內蒙被控制」,以及眾多貪腐官員遭抓捕等等消息,在網絡流傳。

朱欣欣分析,目前中共再次借「傳謠」抓捕網民,主要是對民間傳播中共內部權鬥行為的惱火。

朱欣欣:「中共內部的,還有中共外部的,社會的矛盾越來越尖銳,衝突越來越尖銳,各種情況又得不到真正的報導,藉著民意的渠道就擴散開來,這是謠言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它打壓這個『謠言』也是為了對民眾進行恐嚇,達到震懾民意的作用。」

郭伯雄出逃的消息傳出後,中共「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在7月17號晚間,通過《新華網》發消息,聲稱對31家所謂「謠言」比較集中的網站,給予關閉整改處罰。

事實上,今年以來,當局已經對網絡言論進行了一系列的嚴格控制,不僅在2月正式成立了「網路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由中共黨魁習近平親任網路安全組組長。還在5月,由「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聯合工信部、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一個月的所謂「即時通信工具專項治理行動」。當時,通信企業也宣稱,要建立專門的「闢謠隊伍。」

黃金秋:「在中國,缺乏一個自由的民主監督,缺乏輿論自由的環境下,所謂的謠言是不是謠言?在網民心中肯定是一桿秤的,換句話說,有些東西你不去澄清、去公開,那些網民他們就會從不同的渠道得到一些其他的信息,然後互相印證,變成了一種間接的輿論監督。」

2013年的中國,被輿論稱作「言論管控最嚴厲」的一年。從中國門戶網站到報紙雜誌,從傳統通信平臺到新興社交平臺,從大V、名人到公知、記者,都遭到中共不同程度的打壓。

據中共今年1月份的數據顯示,中共在去年所謂的「淨網」專項行動中,查處了1萬多家所謂的違規網站,抓捕了1萬1千多人。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李勇

阿里巴巴遭起底 紅二代股東林立

7月21號,美國《紐約時報》披露,中國電子商務龍頭「阿里巴巴」擁有深厚政治背景,不少股東具中共「紅二代」身份。對於這項指稱,「阿里巴巴」隨即發表聲明,予以否認。有分析指出,隨著中共「江系」失勢,有江系背景的紅二代的不當行徑,也會更多的被披露出來。

美國《紐約時報》報導,2012年9月,「阿里巴巴集團」宣佈,已出資76億美元,買回另一網路公司「雅虎」所持「阿里巴巴」股份的一半。

報導說,「阿里巴巴」通過向頂尖投資機構出售股份,籌集部分交易資金,其中主要包括中國的主權基金,以及三家著名的中國投資公司:「博裕資本」、「中信資本」,以及「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

不過,「阿里巴巴」並沒有說明這三家投資公司擁有深厚的政治背景。據報導,這三家公司的高級管理層中,不乏中共高官的子孫,而這些高官都曾在2002年以後出任中央政治局常委。

「阿里巴巴」預計9月在美國上市。報導說,通過這次首次公開發行(IPO),「阿里巴巴」的估值將超過2000億美元,這些政治背景雄厚的紅二代股東可能賺得盆滿缽滿。

時事評論員任百鳴:「隨著周永康、薄熙來以及江系的黨羽紛紛的垮臺,這些紅二代,有江系背景的,以及在江系的勢力範圍當中謀取大量錢財利益的這些人,實際上也是逐漸的失去了靠山,在這種情況下,很多的負面消息,藉著海外媒體也好,國內媒體也好,紛紛的爆出來。」

據了解,「博裕資本」為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所擁有,「博裕資本」通過子公司對「阿里巴巴」的4億美元投資,已得到超過10億美元的回報。

而「中信資本」是中共央企「中信集團」旗下的投資機構之一。中共八大元老之一王震的兒子王軍,曾長期擔任「中信集團」董事長。「中信集團」旗下的「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長期由劉樂飛領導,他的父親劉雲山是現任政治局常委。

另外,「國開金融」副總裁賀錦雷,他的父親賀國強,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和中紀委書記。「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陳元是太子黨,他的父親陳雲是中共八大元老之一。

任百鳴:「尤其是針對江澤民,他不光是孫子、其實他兒子都這樣,民間稱為是中國最大的貪污犯,追究起來可想而知,等到清算江澤民的時候,江澤民家族一系列的貪腐勢必要爆光到前臺,目前是在經濟領域當中的一些紛爭,但是它後面有深厚的政治背景。」

21號晚間,「阿里巴巴」發表聲明反駁《紐約時報》的報導。聲明指稱,市場是「阿里巴巴」的唯一背景,並形容《紐約時報》的文章是「基於自我立場上的推斷和想像」。

時事評論員藍述:「中共高級幹部的家屬子女做生意,利用黨內的或國家的權力,或者是他的影響去為家屬子女謀取利益,這種信息都是黨內派系之間搞鬥爭的時候的一些把柄,這些把柄,他肯定不願意讓別人抓住。這些事情對於這些貪官污吏來講,都是他能做,他不會去說的事情,盡量否認的事情。」

23號,香港《蘋果日報》披露,今年上半年,「阿里巴巴」收購「中信21世紀公司」(Citic 21CN)股份,令這支長年虧損的股票,從0.83港元漲到8.3港元,而公司董事局主席王軍,套現超過9,000萬港元。

報導還說,「阿里巴巴」斥資62億4400萬港元收購「文化中國傳播集團」,令股價炒高。而「文化中國」董事局主席董平,和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胞弟曾慶淮關係密切。

任百鳴:「紅二代是中國的一大特色,他們0446通過手中的權力,對行業進行壟斷,有的在搞房地產,有的在搞金融,有的在搞電訊,包括石油各個方面的行業都有紅二代背景,這是目前中共面臨的極為頭疼的一個問題。所以如何把握紅二代,既不能引起群起而反之,但是又要殺一儆百,我想習近平執政圈子逐漸摸索出一條路。」

時事評論員任百鳴指出,中共新領導人習近平透過對江系開刀,拿下大老虎,同時也把他們孫子輩的網絡鏈條徹底斬斷。

採訪/陳漢 編輯/陳潔 後製/周天

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今天的中國禁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