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聞】7月2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07月25日訊】【中國禁聞】7月24日完整版

提要
李克強開4藥方救房市 對症下藥了嗎?
湖南網友聲援呂加平 多人被「約談」
反腐秀升級 中共全球撒網緝捕外逃貪官

荷蘭莊嚴迎馬航逝者 中國人感慨

在馬航MH17航班空難中遇難的200具荷蘭籍人士遺體,7月23號被運回荷蘭,受到荷蘭政府鄭重、莊嚴的接待,荷蘭國王、王后、首相等親自到機場接機,大量荷蘭民眾沿途默哀。

荷蘭政府對逝者生命的尊重,讓中國大陸網友感慨,有人說「我們國家只有領導出巡,才看得到這種陣仗。」

也有許多人在轉發相關新聞圖片的同時,重提3年前同一天發生在中國溫州的動車事故,網友說「同樣是7月23日。三年前我們就地掩埋了同胞,三年後看別的國家,如何給死去的同胞尊嚴。」「從對生命的態度上看,民主政府對比專制政府,高下立判。」

3學生遇溺身亡 引千人堵路抗議

就在荷蘭「一棺一車,王室親迎,全城哀悼」馬航空難逝者的同一天,中國再次發生警察搶屍事件。

據《中國茉莉花革命》網站報導,7月23號下午,四川宜賓市3名中學生在水塘游泳遇溺身亡。死者家屬指責水塘沒有警示牌,拒絕運走屍體。近千人堵路抗議,要為死者討說法。

宜賓當局出動上百防暴警察搶屍,並毆打死者家屬。

浙江強拆十字架 再生衝突

浙江政府強拆基督教堂十字架的行動依然持續,7月24號,樂清市教徒再次因阻止強拆與警方衝突。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當天下午,當局試圖強拆樂清市白象鎮「高嶴教堂」的十字架時,遇到信徒的強烈阻止,大批警察手持盾牌試圖擋住信徒,雙方發生衝突,有女信徒被打倒地上。

據報導,強拆十字架的行動也蔓延到附近的臺州市,23號,臺州近千名信徒為阻止當局強拆溫嶺市的「城關教堂十字架」,與政府人員發生推撞,多人一度被扣留。

編輯/周玉林

李克強4藥方救房市 對症下藥?

持續低迷的中國房地產市場,讓外界日益擔憂中國的經濟。日前,中共總理李克強在一次內部談話中說,中國的經濟問題就是房地產經濟問題。為解決這些問題,李克強對大陸房地產開出了4個藥方。那麼,這些藥方對救治房市有用嗎?而搖搖慾墜的房市會砸倒中國的經濟嗎?請看專家的分析。

大陸媒體《贏商網》7月21號報導,李克強在召集專家召開緊急協商會議之後,發表了《李克強總理對中國房地產對症下藥開出的四個藥方》。

在文章中,李克強承認「中國的經濟基本上就是房地產經濟,中國的經濟問題基本上就是房地產經濟問題」。

為解決問題,李克強開出了四個藥方:嚴控貸款額度,切斷開發房地產的資金來源﹔向開發商徵收增值稅﹔強迫官員等購房群體做不動產登記,以及徵收房產稅。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李克強政府對付中國房地產問題的4個藥方,比如第一個,像前一段時間也已經對貸款出現了一些收緊,但後來又慢慢的放鬆了。現在,中共中央政府在向各地地方政府要求加大支出,用大量基建的方式向房地產市場和基本建設類市場投入資金。所以,我看不出有甚麼前景。」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表示,中共實際上做法是互相矛盾的,一方面想控制資金的投入,另一方面,為了維持經濟,又不得不繼續投入。

資料顯示,中國房地產經濟佔到經濟總量GDP的6.6%和15%的投資,與房地產相關聯的的行業達到60個。中國金融機構在房地產領域的貸款(包括開發商貸款、土地貸款和個人住房貸款)也已經達到幾十萬億。

中國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主任祝寶良曾對外公開表示,中國60%的製造業與房地產有關,所有的融資,包括銀行貸款、地方政府融資平臺、信託,60%與房地產有關聯,如果房地產業出現大問題,對經濟影響相當大。

今年以來,大陸樓市已呈現「寒冬」景象。 2月下旬,杭州引發的樓盤「降價潮」席捲全中國﹔在武漢相城區的「西湖君庭」,甚至打出6折優惠﹔北京則推出「零首付」樓盤。

中共國家統計局7月18號公布中國70座中大城市的房價指數,不僅二、三線城市的樓市價格持續下跌,一線城市的價格也連續兩個月出現下跌。

在房價持續走低的形勢下,很多地方政府開始取消限購,而限價、限貸政策也在鬆動。

不過,中國的新建建築的總數量同去年同期相比,卻繼續不斷上升,五月與六月的新增比率分別為5.35%和4.05%。

房地產價格持續下跌,為何還繼續投資房地產行業?

大陸金融師任中道:「因為不建,地方政府不出讓土地就沒有錢去還債,房地產商不拿地,就沒有把用地作為抵押去貸款,或者是去發行信託、理財產品等,所以,他們為了把那些錢回籠,還是會建房子,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惡性的循環。」

大陸金融師任中道表示,由於房地產佔中國整個的經濟GDP的比重很高,一旦出問題,不僅會衝擊金融系統、與之相關的上下遊行業,如建材、建築等都會受到影響。

另外,因揭發中國上市公司會計造假行為,而聞名的美國「渾水公司」創始人卡森•布洛克認為,中國正面臨「巨大的信貸和資產泡沫」,大量貸款進入非生產性資產領域,將引發高額壞賬風險。他表示,一旦房地產泡沫破裂,中國GDP最高將縮水25%,GDP增長率將會跌到2%。

大陸經濟學家馬光遠在個人博客發文說,現在房地產泡沫很大,不僅無力刺破,更重要的是,一旦刺破,無異於中國經濟的自殺。他表示,中國房地產投資佔到GDP15%以上,中國經濟已經完全淪為房地產經濟,房地產一旦出大問題,中國經濟必然崩潰。

採訪編輯/易如 後製/舒燦

北京抓捕「脫北者」 時機敏感惹爭議

【新唐人2014年07月25日訊】中共當局最近抓捕了20名從朝鮮逃離出來的民眾,和6名幫助他們的人士。部分國際媒體加以關注。報導說,這些「脫北者」面臨著被遣返朝鮮。而韓國政府也希望北京當局能夠釋放他們。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剛剛訪問完韓國,中、韓關係升溫的時刻,出現這樣的事情,有甚麼特殊原因嗎?請看詳細報導。

《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臺》23號都報導了「脫北者」被中共抓捕的這條消息。這些逃離北朝鮮的人民,在中國的山東和雲南被抓,他們是四個家庭,其中有一對60多歲的老夫妻,部分20多歲的年輕人和一名1歲的嬰兒。一同被抓的是幫助他們逃離的五名中國嚮導,和一名已經逃到韓國定居的原朝鮮逃亡者。

據了解,北京和平讓之間有遣返所謂非法越境者的協議,輿論估計這批「脫北者」被遣返的可能性很大。報導說,他們很可能會先被押往中、朝邊境的圖們市拘留所,然後被遣返回朝鮮

韓國官方正在了解詳情,並積極營救,他們希望北京釋放這些「脫北者」。韓國政府根據保護人權和人道主義的原則,要求中方能允許這些「脫北者」到韓國定居。

但北京的態度卻顯示「非常不願意釋放這些朝鮮人」。

7月上旬,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剛剛訪問完韓國,中、韓媒體大量報導中、韓關係升溫。

大陸時政觀察人士陳明慧分析,中共高層的權鬥造成現在的局勢非常敏感,他說,上海-江系的大本營,至今已經實行了一個月的空中軍事管制,此時發生抓捕「脫北者」,恐怕與權鬥升級有關。

大陸時政觀察人士陳明慧:「脫北者現在是落到中國大陸誰的派系?是習的這一派的,因為習他前一段時間剛訪問過韓國,我相信他一定是做出友好的舉動,但是如果說在這個江繫手裡,這個事情可能也會鬧大,會搞得很難堪,會故意給習下不了臺。」

朝鮮的法律規定,逃亡者至少將被關押在集中營裡5年,有些將被終身監禁,還有些會被處死。據成功逃出朝鮮的民眾證實:很多被遣返的「脫北者」被槍決,甚至包括孕婦。而且「脫北者」一旦被遣返,將受到非常不人道的待遇,如:用鐵絲穿透他們的鎖骨來防止他們逃跑。

中共建政以來,對逃離北朝鮮的民眾實行抓捕和遣返,對此國際社會一直強烈譴責。

大陸博客作家劉逸明:「中共當局做這樣的事情太沒有人性,因為中共為了維持與金家王朝的關係,北北韓政權怎麼想,中共就怎麼做,否則它覺得可能會丟掉這個小兄弟。」

目前全世界僅剩中共、朝鮮、古巴等幾個共產黨國家。朝鮮第一代領導人金日成,是在蘇共和中共的扶持下奪取的政權,和中共是蘇共在中國建立的一個遠東支部類似。

劉逸明分析,從歷史上看,上世紀8-90年代,大批東德人因為逃亡到西德,促成了東德共產政權的解體,以及鼓舞了東歐和原蘇聯民眾爭取自由。

劉逸明:「一個獨裁政權如果它的民眾都逃得差不多了,它這個政權也就土崩瓦解,所以共產政權只要把人困在國內,這些人為了生活他必須得做事,政府就可以剝削你,官員的日子才能好過,它的政權才能夠維繫。」

南韓民間團體「拯救脫北者協會」日前透露,有可能是中共允許北韓保衛部在中國境內跟蹤這些「脫北者」,才使他們在山東和雲南兩個城市幾乎同時被抓。
中共高層的權鬥,是否影響這些「脫北者」的命運,國際媒體都在關注著。

採訪編輯/唐音 後製/陳建銘

國保「約談」聲援呂加平網友 江澤民二姦二假被重提

大陸歷史學者呂加平,因揭發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二姦二假」身份,被中共當局秘密判刑十年,之後頻頻傳出他身體病情惡化。5月,湖南的多位網友舉牌聲援呂加平保外就醫,近來,多位網友被當地國保「約談」。呂加平的兒子表示,中共就是要把所有人逼到死角,成為堅決的反抗者。

7月23號,湖南公民傅翔在網路社交媒體上發消息說,自己被國保約談。

湖南公民傅翔:「主要是為呂加平先生舉牌,照片發到網上然後就被長沙(國保)按圖索驥,問是誰發動的,又是誰拍的照呀,是誰發的材料呀?」

除了傅翔之外,22號,湖南公民歐彪峰也「被約談」,主要是詢問聲援呂加平等人的事。而湖南網友「周周煮粥」、「湘A-偉哥」也將在24號「被約談」。

中國歷史學者呂加平兒子于浩宸:「這幾天其他的長沙的朋友也都是傳來消息,就是他們都被國保找了,主要的事情就是問5月11號在長沙為我父親舉牌的那個事情。據我所了解的是參與的人都被找了。」

呂加平的兒子于浩宸20號在網上發表聲明說,長沙網友舉牌為他父親呼籲一事,是他一手策劃的,長沙國保想了解這件事,請直接找他本人。

直到23號晚上,並沒有國保跟他聯繫。

于浩宸:「各個地方的為各種事情舉牌的非常多,一般的他們(國保)有需要去找一下也會很快就結束了,但是這個為我父親呂加平的舉牌,他們(國保)持續兩個月,這個的確是挺奇怪的。當然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就說,他們非常害怕呂加平關注度的提高。害怕我繼續為呂加平呼籲的舉牌活動擴大。或者另外一種可能是他們在搜集我的材料,隨時抓捕我,或者對我下手,這也有可能。」

現年73歲的呂加平,是中國二戰史研究會會員,民間戰略研究者。2004年2月,他在互聯網上揭發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漢奸造假身份,以及與情婦宋祖英的醜聞,當時轟動一時。

2009年12月,他又公開發表了《關於江澤民的「二姦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一文。其中「第一姦」,是指江澤民本人和親生父親都是日本漢奸﹔「第二姦」指江為俄羅斯間諜機構效力,出賣大片中國領土﹔「第一假」是指江謊稱1949年加入中共地下黨,是個假黨員﹔「第二假」指江冒充「烈士」江上青的兒子。

2011年5月13號,呂加平被北京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

呂加平入獄三年多,頻頻傳出身體狀況惡化,但是一直沒有獲得保外就醫。

于浩宸:「近一次就是5月份,去看了他一次,我一看他頭髮都全白了。 前天(21號)我母親又傳來消息,一個同室的獄友通過家屬轉達到我們,說我父親的身體不好,希望我們儘快能夠保外也好,甚麼也好,儘快讓他出來治療。去年又一次申請保外就醫,最後被邵陽雙清司法局卡下來了,我估計他們也沒打算讓他出來,因為外面有些壓力,就故意假裝的走走程序。」

于浩宸認為,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他父親寫的關於江澤民的事情都是真實的,所以當局才會把他關進監獄不給保外就醫。而身為音樂人的他,在為父親呼籲的3年中,事業也處於停滯狀態。

于浩宸:「其實我只是一個做音樂的,對這些政治,我原來是不參與的,也不發言,但是它們要不停的逼你,要你成為它們的堅決的反對者,我覺得這是非常愚蠢的。不僅是我,很多人都是被它們逼到死角,成為堅決的反對者。」

于浩宸表示,他現在對中共當局說的話,一個標點符號都不再相信。他呼籲中國海內外媒體能夠關注呂加平,讓他儘早的保外就醫。

採訪編輯/田淨 後製/李勇

反腐秀升級 中共全球撒網緝捕逃官

中共公安部的消息顯示,從7月22號起至年底,各地公安機關將集中開展「獵狐2014」專項行動,全球撒網緝捕潛逃境外的經濟犯罪嫌疑人。而正在海外享受貪污果實的那些中共貪官們,又有幾人能被追回﹖下面一起去了解。

中共公安部的消息顯示,從7月22號起至年底,各地公安機關將集中開展「獵狐2014」專項行動,全球撒網緝捕潛逃境外的經濟犯罪嫌疑人。而正在海外享受貪污果實的那些中共貪官們,又有幾人能被追回﹖下面一起去了解。

22號,中共公安部召開電視電話會議,部署中國各地公安機關從當天起到年底,集中開展「獵狐2014」行動,緝捕在逃的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

旅美原大陸歷史學教授劉因全分析,對於越來越猖獗的中共貪官外逃趨勢,中共的緝捕行動,很可能只流於震懾貪官的「政治秀」。

旅美原大陸歷史學教授劉因全:「中共想把逃到國外的這些貪官污吏,特別是一些涉嫌犯罪的一些貪官污吏,要把他們的資金追回去,要把他們本人也要追回去,這個涉及的面會很廣,我們知道中共好多貪官污吏逃到海外來,在海外享受他們原來他貪污腐敗的那些果實。」

劉因全指出,中共緝拿境外貪官包括引渡、移民遣返、異地追訴和勸返,但是,中國只與周邊36個國家簽訂了引渡條約。與歐、美、澳等發達國家並沒有簽約,所以在這些國家緝拿貪官很難奏效。

據報導,在過去十年間,美國遣返的中共貪官僅兩例。

目前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市的華僑梁詠春表示,外逃貪官比較集中在歐、美國家,他們帶著從中國貪污的巨額贓款,到海外享受非法的收穫。

加拿大華橋樑詠春:「誰都知道目前在國內隨時是生活在危險當中,做官的來說分分鐘可能被所謂的拉清單,清算,從而失去財產甚至人身安全,即使是不會被政治鬥爭清算,也存在著像空氣污染、水污染、食品安全、醫療安全等一系列的問題。」

「中國社科院」2011年的一份調研資料顯示,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共外逃、失蹤官員超過18000人,攜帶款項8000億人民幣。

今年2月「中國社科院」發佈「法治藍皮書」,其中預期「2014年腐敗公職人員外逃現象可能還將加劇,特別是前期已經有關係人和資金在境外的公職人員,外逃風險增大。」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5月曾發文說,在當前「反腐敗的持續高壓態勢」下,一些「問題官員」,「往往假借探親、看病、休假等理由,一走了之,忽然失去聯繫,甚至還有些官員是在國外考察時突然失蹤」。而外逃官員往往身處金融、財稅、交通、國土等部門的經濟崗位,涉案金額巨大,「動輒上千萬元,甚至上億元」。

國際反腐組織「透明國際」亞太區項目主任廖然分析,中共貪官外逃往往是預先謀劃出逃,倉皇出逃的比較少。

「透明國際」亞太區項目主任廖然:「很多貪官都是成為裸官,把老婆孩子都送出去了﹔第二種就是通過在海外投資設廠,中國不是號召國企要走出去嗎,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其實很多國企也是夾帶私貨的,官商勾結也是貪官逃出去,就是贓款怎樣外逃的一個很重要部分。」

廖然認為,要想切實打擊外逃貪官,除了加強金融監管外,還要防止貪官將贓款轉移海外。
今年初,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一次會議上強調,要加大國際追逃追贓力度,給妄圖外逃的腐敗分子給予震懾﹔3月,最高檢察院下發了「進一步加強追逃追贓工作的通知」﹔5月,中紀委召開國際追逃追贓座談會議,包括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等至少8個中央部門參加。

5月6號,世界最大的離岸金融中心—-瑞士承諾,將自動向其他國家交出外國人賬戶的詳細資料。瑞士還宣稱與中國等40多個國家,簽署了共用與稅務相關的海外賬戶信息。

今年1月,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的「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發佈一份「離岸解密」報告,其中披露中共現任和前任政治局常委親屬的離岸賬戶,令全球震撼。

幾年前《維基解密》就曾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5千個賬戶,三分之二是中央級大員,從中共的副總理、銀行行長、部長到中央委員,幾乎人人都有一個賬戶。

採訪編輯/李韻 後製/陳建銘

中西債務比一比 中國超GDP 2.5倍

國際「渣打銀行」的研究專家日前估算,目前中國債務佔GDP的比重已經達到251%,突顯中國經濟面臨的巨大挑戰。中國整體經濟增長率不斷放緩,而債務不斷增加,專家認為,當前已經不可能再靠印製鈔票來解決金融危機,一旦危機出現,比較中國和其他西方經濟體所受的衝擊,在中國,吃虧的是民眾,而西方卻是政府在承擔。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大中華區研究部主管王志浩(Stephen Green)在7月21號發表文章說,到6月底,中國總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達到251%,遠高於2008年底的147%,以及去年中共官方公布的215%。

旅美經濟評論家馬傑森:「都是猜測的數字,實際是多少,這是中共的國家機密,還有很多隱藏的債務。舉個例子,地方政府它不直接借貸,它建立一個公司,用這個公司借債,而這個公司的形式是千奇百怪,有地方政府獨立管理的,有合資的。」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透露,中共的人材工程、公關、統戰、文聯、作協以及中共從上到下的黨委開支,都會保密。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鞏勝利:「中國資產的黑洞到底有多大,只能預料,不能判斷,有些背後的那些就沒有計算進去,它公布的數據,通常是不包括黨的數據的,這個數據就很大很大。」

中國的經濟增長率不斷放緩,而債務卻不斷增加。從空蕩蕩的公寓樓群,到太陽能電池板、鋼鐵和水泥等眾多行業大規模產能過剩等,可以看出資本嚴重配置不當。

儘管如此,英國《金融時報》22號的文章說,中共政府因為擔心不斷放緩的經濟增長,和房地產市場的下挫,可能導致經濟「硬著陸」,不但沒有遏制信貸,反而允許信貸加快。報導說,6月份,中國新增信貸總計達到1萬9600億元人民幣,創下3月以來最高的月度數據,同比接近高出一倍。

中國全社會債務存在的風險,首先是,過度集中到了房地產領域。房地產貸款期限長,流動性極差,一旦泡沫破滅,不能及時變現,將快速放大金融風險。

第二個風險是「地方融資平臺債務」。「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揚曾在去年發文指出,地方融資平臺的債務,大多數是在長達十年的過度追求GDP政績的情況下,盲目擴張的,主要集中投向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特別是大造新城,甚至「鬼城」,大造大廣場、超大型機場等上面。而地方債務投向特點是期限長、流動性差,而且回報非常之低,收入回報根本覆蓋不了債務本息。被外界稱為「永不到期的貸款和債務」。

除了中國以外,世界上少數幾個債務比率較高的經濟體,都是高收入經濟體。去年,美國的總債務與GDP之比大約是260%,而英國為277%,按照「渣打」的計算,日本以415%的比率在這方面領銜世界。

那麼,中國的負債和這些國家有甚麼不同呢?

傑森:「整個西方社會它們的債務根本原因是龐大的社會福利承諾,只要這些社會福利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稍微削減一點整個債務就會大幅度地減少,而中國這一點上大量是被貪官拿走了,一旦未來財政吃緊的時候,他會用它的權力去從百姓那裏掠奪更多,那個時候就是直接的社會的衝突,而美國這邊往往削減赤字的過程中,政府官員首先承擔第一手打擊。」

前年,中國城市房地產佔到GDP的385%。而在美國即使在2005年,房地產泡沫達到頂峰時,房地產總價值也只佔GDP比重的172%,最終卻引爆了2008年金融危機。

大陸經濟評論家牛刀指出,為了避免危機,中共又印製鈔票,來凝固鋼筋水泥。而貨幣嚴重超發後,再度直接引發通貨膨脹和房屋等資產價格上漲,使得經濟總量,過度依賴債務膨脹來壘高。

不過、儘管今年中共已經印製出接近GDP兩倍的鈔票,房價還是一直持續下滑。馬傑森認為,中國目前面臨的問題,已經無法靠印製鈔票來解決,種種跡象表明,中國經濟和政治上的問題都在向一個爆發點推進。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李智遠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