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方政府公信力投胎何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31日訊】近期在某網站看到以下網友發表的一篇文章,對於政府的公信力,「元方,你怎麼看?」

(正文)
身為一名卑微的公民給政府一點建議和訴求在我國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都是要挨整的,封建社會要打板子,現在要被批評。我準備多發一些書信,不知政府你們煩不煩,是不是你們不高興,後果很嚴重?

我國是一黨執政,長陽縣政府開的是一言堂,政府說我錯了,我就是錯了,對的也是錯了。民主和自由歷來都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信仰,我國也有,長陽縣人民的自由局限在黨內,政府或者說官員都是虛偽的高喊著民主還強姦著自由。事實證明長陽縣的庸官貪官最自由。人生來就是自由、平等和獨立的,每個人和其他人一樣有權享受充分的自由,不受限制地享受自然法則所賦予的一切權力和優勢,具有自然賦予的權利保障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自由和財產不受他人的侵害。政府的功能是保障人權,如果政府起不到這種作用,人民就有權改變政府。長陽縣的街道和人行道挖了又建,建了又挖,周而復始,你們怎麼計劃的?是3年計劃還是5年計劃?是瓦工打灶邊打邊相嗎?這個沒有統籌的職位好像傻子都可以做,反正有秘書、職能部門分攤。你們好耍子哦,有事秘書幹,無事幹秘書。

我們湖北省長陽縣是一個榜上有名的貧困縣,可是政府辦公大樓還是那麼的威武雄壯,看那雄樣,我進去的時候就戰戰兢兢的。我是殘疾人,自信心嚴重不足,一接近咱們縣政府雷池一步,保安就嗖嗖地鑽出來了。「幹甚麼的?」我說反映情況的,這個理由不好,我當然進不去。一腳就把我們這個群體踢到縣信訪局去了。說不定幾個縣老爺在衙門裡抽著煙喝著茶,一張報紙看半天。甚至有些職位稍微低些的在辦公室欣賞日本女優看大片,這都不是稀奇了,我還碰到過呢。我縣的民主和自由都體現在與官員或權力人物有裙帶關係的群體上。我舉幾個切身體會的例子吧。第一、湖北省2007年9月26日年出台過一個《湖北省分散按比例安排殘疾人就業辦法》其中第四條 、縣(含縣級市、省轄市的區,)以上人民政府殘疾人工作協調委員會,負責制訂本行政區域內分散按比例安排殘疾人就業計劃,並組織協調實施。 縣以上殘疾人聯合會所屬的殘疾人勞動就業服務機構,在同級勞動、人事部門的指導下,具體負責分散按比例安排殘疾人就業的組織、管理。各級殘疾人勞動就業服務工作的機構和人員編制,由同級機構編制委員會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研究確定。計劃、勞動、人事、財政等部門,應當按照各自職責分工,密切配合,共同做好分散按比例安排殘疾人就業工作。這個辦法具體內容政府應該不會陌生。我申請過安排一個公益性崗位,3個年頭了N次了,不是都公雞下蛋,沒門!各個有關部門「親切」指導我「孩子,你身體殘疾不適合工作,回去長好了,我們通知你。」你媽啊,豈不是要我重新投胎再來找他們嗎?我今年35歲了,難道要我35年後再拄個拐棍來磕頭嗎?據我所知我縣很多公益性崗位都批發給了40、50人員,還有很多下崗職工頂著公益性崗位只拿錢不做事。只吃餉不打仗的事是甚麼情況?國土資源局15樓不是有個聾啞姑娘管檔案麼?縣殘聯2樓不是有個整天嘻嘻笑的姑娘麼?他們的老子身份不一樣,當真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我不明白他們和有關部門啥關係,政府怎麼不給我安排一個?我一向是個自力更生的好孩子,以前我自己搞個體,一家3人勉強可以餬口,現在卻是每況愈下,低保還不夠我吃藥哇。

這是甚麼政府啊?我太失望了,你們竊居大寶65年了,人民生活是有很大改善是不錯,但不能吹牛皮太過呀。回首1978年以前,我國當局幾次肅反、大躍進、大饑荒加上文革10年底破壞和倒退,也只能算是恢復民生啊!78年以來我國政府犧牲農村,裝扮城市。傾舉國資源於上海、北京、深圳、廣州等對外「櫥窗」,全國各地也群起倣效。長陽縣城大搞「政績工程」、「形象工程」、「面子工程」。無數工程,自有撈不盡的油水。我縣官員們樂得利用手中權力,隨意批發土地,大規模洗劫國有資源。大興土木,大肆燒錢,的確製造了我縣城市外觀「日新月異」和「翻天覆地」的變化。然而,「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因為在工程建設中,權錢交易,各方伸手,偷工減料,以次充好,層層吃水,高樓站起來了,官員倒下去了,哎,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啊!2009年長陽縣永和坪10.16暴力徵地事件如今記憶猶新。我們的民主和自由都被當地政府姦淫了一把。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還是應該關心我自己。政治和妓女一樣髒,前者比後者更無情。不再探討我不該關心的事。我們國家的百姓不能吃飽,吃飽了就會要民主和自由,不吃飽還乖一點,長陽縣信訪局的老爺都是這樣的邏輯。第二、長陽縣城電話亭有不少,都在經營商店之類。我作為一個就業困難群體向長陽縣政府和城建局提出申請沒有批准。官方回覆說這個產物是違規的要取締的對象。我不是官二代,我爹是長陽縣人武部的普通職工。如果我老子是部長或者政委,這就不是問題了。街上那麼多電話亭為甚麼還在經營?如果是違規的,你們政府要取締是輕而易舉的,莫說是幾個電話亭,89年學潮事件還不是一朝平息?6月4日清場後鴉雀無聲,不很快嗎?你們懂的。2009年長陽縣永和坪10.16暴力徵地事不是我縣衙門高舉屠刀鎮壓的嗎?這個搪塞我的理由不好,我不喜歡。拜託政府和有關部門用個有營養的理由噎死我,好不好?下圖是我得道領悟的真諦,怪不得我不被理睬,終於我懂了。

此告白書僅代表我個人觀點,也可影射我們這個就業困難群體和時下的社會亂象。

縣政府的老爺們,我好痛心啊!

鄒海兵於2014年7月14日
電話15090904619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