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顯達:周永康父子的官商圈與一千億的傳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周永康從中央政法委書記任上退休之後,關於他的家族財產傳聞就不脛而走到了坊間。知情人透露,神秘富商周濱家族經略石油、地產、金融等財富帝國,神通廣大,手眼通天,其家族資產已累積到千億的數量級。

在坊間千呼萬喚中央暴打康師傅的那段時日,筆者也曾在2013年初的天涯微博中看到了一則爆料周永康涉黑犯罪、私斂巨財的長微博。文中爆料周的家族財產有一千多億,其涉黑犯罪,手段殘暴,罪惡滔天。

由於網路對敏感詞的遮罩與管制,這些有關周的傳聞往往會被很快秒封起來。

即使現在中央把周拿下了,但爆料他的濫權涉黑犯罪等敏感資訊,也還是蹤跡飄渺,一片漆黑。一千億也成了其家族財產的禁忌語、遮罩詞,而讓你在百度搜索上根本查不到它的身影。

一千億的家族財富,也許只是一個暫時的謎團,也許會被永久地塵封起來。

但不管怎麼說,我們也還是可從周永康父子曾經的官商圈子而管窺一些蛛絲馬跡來。

傳聞中的周家財富有沒有一千多億?是歷史的虛無還是真實的擁有?在中央審查、公佈案情真相之前,實不宜於道聼塗説,妄加揣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周濱絕對稱得上一個超級神秘的富豪,他的財富之所以能夠幾何級數般地擴張起來,與其父子的政商二人轉絕對有著神秘的聯繫。老子權力搭台、開道,兒子下海經商、賺錢。在這種父子二人轉中,利用權力的影響,低價獲得市場稀缺資源,然後高價轉手倒把賺取巨額差價。這在價格雙軌制的改革初期及其國有資產租賃、股份、拍賣、民營的改革中期,這對那些下海經商的高幹子弟而言,堪稱是一種最便捷、最省心、最暴利的賺錢方式。有了老子權力的從中授意、庇護,兒子的下海經商就可大肆通過倒賣工程招投合同、倒賣土地項目批文等買空賣空手段,而一夜暴富,豪奪千金。

在中共一而再、再而三對領導幹部子女下海經商的嚴禁中,這些高幹背景的家族財富卻滾雪球似的膨脹起來。1%的家庭佔有著全社會33%的財富。北大學者的這個研究報告名義上研究的是我國財富分配上的基尼係數,而實質上卻在不經意間把這些高幹家庭背景的財富存量給捅個底朝天。

在對中國高幹子女背景職業狀況的人肉搜索中,幾乎可清一色地發現他們無不站在中國金融、地產、石油、電力、投行等超級壟斷行業、企業的董事長、總裁、CEO、總經理等領導層的頂端,他們利用父輩的權力、影響、關係、背景壟斷經營,自主分配,豪取財富。父輩在朝當官,子女下海經商。這是一些高幹家庭成員職業分工的標配。周永康父子也沒能例外,反而成了其中的精品、佼佼者。

在政界,周永康的權力影響圈分為四大系:石油系、秘書系、四川系、政法系。重要人物有李春城、汪俊林、劉漢、郭永祥、王永春、李華林、蔣潔敏、李東生、李崇禧、冀文林、餘剛等。在十八大以來落馬的39多名省部級以上官員中,周永康的人馬幾乎占到了三分之一。這些人多半在各自的領地成為周永康家族經略財富帝國的政治代理,為周濱等人的下海經商鳴鑼開道、保駕護航、代理幫辦。

7月30日財經記者張玉學披露,因涉嫌非法經營罪,無錫籍商人周濱已被湖北省宜昌市檢察院批准逮捕。

據悉,生於1972年1月的周濱,身材高大,眼睛細長,祖籍江蘇省無錫市西前頭村。依託其父強大的政治影響力,數十年來,無錫周家建立起一個龐大而又隱秘的政商帝國,範圍從北京延及四川甚至拓展至海外。

在政商圈子,周濱都在幹著哪些行當?都在與哪些人生意往來?都是怎麼經營商業、經略財富的?

有爆料稱,在全國尤其是在四川,周濱的生意涉及水電、石油、旅遊、投資等,依託四川商人吳兵的「中旭系」以及石油系統,其商業帝國的價值以億萬計。

周濱、郭連星、蔣峰,這些之前幾乎不為人所知的名字,隨著「十八大」之後反腐鬥爭的深入,逐漸因其父輩關係被推上前臺。

他們都是何許人也?清一色的官家子弟。

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經查,郭永祥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其子收受巨額賄賂;收受禮金;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其子經營活動謀取利益。上述「其子」即為郭永祥長子郭連星。

除了郭連星,《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權威管道獲得的消息顯示,國務院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的兒子蔣峰,目前已被採取強制措施,案件正在偵查之中,涉嫌罪名或為「利用影響力受賄」。

透過這些高幹子弟的下海經商案例,《第一財經日報》發現,上述這些人涉事原因,基本脫離不了「利用父親職權」或被「父親利用」而收受賄賂或非法經營,以達聚斂巨額財富之目的。

在經略商業帝國的財富上,周永康父子究竟有何超乎尋常的神通,而使其四通八達,財源滾滾呢?

7月30日中國企業家網披露了其中的五大財源與四大武器。

材料顯示,周氏家族利益尋租的主要領域有:石化、房地產、金融、文化旅遊、基建。四大武器是:官倒模式、資本運作模式、寄生蟲模式、正常經營模式。其中,使用最多、賺錢最多的賺錢武器就是低級、省心的官倒模式。

具體詳情如下:

1、「官倒」模式

第一種模式是上世紀80年代就普遍存在的「官倒」,被周家沿用至今,即利用自身的影響力獲得某種商品後,再以高價賣出。但不同的是,上世紀80年代的「官倒」集中在實物上,而如今,周家的「官倒」既有實物,更多是將資産打包進公司,然後倒賣公司股權。

例如,在「白手套」米曉東具體操辦下,周濱作為中間人,曾將數批國産的採油樹設備銷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業公司。此外,劉漢以2000萬元的價格,購買了周濱價值只有五六百萬的旅遊景點。

另外,德淦石油的案例,詹敏利以1000多萬的低價從中石油獲得合作項目,轉手就5.5億賣給了王樂天;上述房地産行業的多個項目,都是獲得土地和開發權後,並沒有耐心做開發,迅速地做了倒手買賣,賺取差價;溫邛高速公路等項目同樣屬於這一模式。

2、資本運作模式

上述對實物和公司股權進行倒賣的模式,進化到比較高級的階段,就是利用資本市場,尋求到交易所公開上市後再套現。

周峰實際控制的鴻豐鉀肥,是一家礦産企業,最重要的就是探礦權,四川華油以探礦權入股該公司,作價很低,僅獲得該公司10%的股份,涉嫌國有資産流失。該公司曾經尋求通過借殼成都市國企高新發展的方式登錄A股,但最終失敗。

儘管這一案例失敗了,但至少證明周家有過寄望通過資本市場的套現的企圖,存在有其他成功上市但目前並未被曝光的案例的可能性。

3、「寄生蟲」模式

指的是通過關係,讓小企業成為大企業的供應商,從而獲得該企業的項目的模式。

周濱的中旭係很多公司,都是中石油的供應商,例如中旭能科主要是為中國石油加油站管理系統各省級銷售公司約8000座加油站的具體實施工作與實施管理工作。

此外,傳言替周濱代持(未證實)的華邦嵩擔任董事長的惠生工程,也同樣獲得了中石油的大量項目。2009年,惠生工程拿到了國內一次性單體投資最大的煉化一體化項目,即中石油四川煉油一體化項目的PC(採購和施工管理)總承包商項目,這一單個項目總投資額高達近380億元。

4、「正常經營」模式

這種模式,指的是周家暫時未被媒體曝光存在利益輸送可能性的一些生意,這些生意並不在周永康有著強大影響力的石油領域、四川省或者政法領域,看起來只是「正常經營」。例如,周永康的兄弟在老家江蘇無錫獲得了五糧液的經營權、奧迪汽車的專賣權,以及中旭係的文化板塊的很多項目,目前不能證實一定與周家的權勢有關,但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畢竟白酒、汽車以及文化産業,都是利潤率較高的行業,並不是非常容易進入。

中國企業家網搜集整理出來的這些材料異常準確地證實了筆者在文首的初步判斷。這些基本判斷是由我在20多年前的經濟觀察文章中作出的,現在,隨著一些腐敗大案的審理、腐敗家族財產的曝光,可以說是得到了完美的應驗。

從筆者的觀察與推理中,周永康父子經略的一千多億家產也絕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真有可能。作為一個中常委級別的正國級官員,周永康的跑官要官、買官賣官之類的灰色收入,也還未統計其中。如若曝光出來,恐怕又是一個天文數字。也許它會始終成為一個巨大的謎團而讓人永遠猜不出來。沒有證據,誰也不敢妄加揣度;否則,就可能招惹禍端,不值得。

不管怎麼說,周氏父子依靠政商二人轉而經略商業財富的能量也還是不能低估的。一千億的家產但願只是個傳聞吧。

2014年7月31日初稿於論道書齋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