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显达:周永康父子的官商圈与一千亿的传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周永康从中央政法委书记任上退休之后,关于他的家族财产传闻就不胫而走到了坊间。知情人透露,神秘富商周滨家族经略石油、地产、金融等财富帝国,神通广大,手眼通天,其家族资产已累积到千亿的数量级。

在坊间千呼万唤中央暴打康师傅的那段时日,笔者也曾在2013年初的天涯微博中看到了一则爆料周永康涉黑犯罪、私敛巨财的长微博。文中爆料周的家族财产有一千多亿,其涉黑犯罪,手段残暴,罪恶滔天。

由于网路对敏感词的遮罩与管制,这些有关周的传闻往往会被很快秒封起来。

即使现在中央把周拿下了,但爆料他的滥权涉黑犯罪等敏感资讯,也还是踪迹飘渺,一片漆黑。一千亿也成了其家族财产的禁忌语、遮罩词,而让你在百度搜索上根本查不到它的身影。

一千亿的家族财富,也许只是一个暂时的谜团,也许会被永久地尘封起来。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也还是可从周永康父子曾经的官商圈子而管窥一些蛛丝马迹来。

传闻中的周家财富有没有一千多亿?是历史的虚无还是真实的拥有?在中央审查、公布案情真相之前,实不宜于道聼涂说,妄加揣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周滨绝对称得上一个超级神秘的富豪,他的财富之所以能够几何级数般地扩张起来,与其父子的政商二人转绝对有着神秘的联系。老子权力搭台、开道,儿子下海经商、赚钱。在这种父子二人转中,利用权力的影响,低价获得市场稀缺资源,然后高价转手倒把赚取巨额差价。这在价格双轨制的改革初期及其国有资产租赁、股份、拍卖、民营的改革中期,这对那些下海经商的高干子弟而言,堪称是一种最便捷、最省心、最暴利的赚钱方式。有了老子权力的从中授意、庇护,儿子的下海经商就可大肆通过倒卖工程招投合同、倒卖土地项目批文等买空卖空手段,而一夜暴富,豪夺千金。

在中共一而再、再而三对领导干部子女下海经商的严禁中,这些高干背景的家族财富却滚雪球似的膨胀起来。1%的家庭占有着全社会33%的财富。北大学者的这个研究报告名义上研究的是我国财富分配上的基尼系数,而实质上却在不经意间把这些高干家庭背景的财富存量给捅个底朝天。

在对中国高干子女背景职业状况的人肉搜索中,几乎可清一色地发现他们无不站在中国金融、地产、石油、电力、投行等超级垄断行业、企业的董事长、总裁、CEO、总经理等领导层的顶端,他们利用父辈的权力、影响、关系、背景垄断经营,自主分配,豪取财富。父辈在朝当官,子女下海经商。这是一些高干家庭成员职业分工的标配。周永康父子也没能例外,反而成了其中的精品、佼佼者。

在政界,周永康的权力影响圈分为四大系:石油系、秘书系、四川系、政法系。重要人物有李春城、汪俊林、刘汉、郭永祥、王永春、李华林、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冀文林、余刚等。在十八大以来落马的39多名省部级以上官员中,周永康的人马几乎占到了三分之一。这些人多半在各自的领地成为周永康家族经略财富帝国的政治代理,为周滨等人的下海经商鸣锣开道、保驾护航、代理帮办。

7月30日财经记者张玉学披露,因涉嫌非法经营罪,无锡籍商人周滨已被湖北省宜昌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据悉,生于1972年1月的周滨,身材高大,眼睛细长,祖籍江苏省无锡市西前头村。依托其父强大的政治影响力,数十年来,无锡周家建立起一个庞大而又隐秘的政商帝国,范围从北京延及四川甚至拓展至海外。

在政商圈子,周滨都在干着哪些行当?都在与哪些人生意往来?都是怎么经营商业、经略财富的?

有爆料称,在全国尤其是在四川,周滨的生意涉及水电、石油、旅游、投资等,依托四川商人吴兵的“中旭系”以及石油系统,其商业帝国的价值以亿万计。

周滨、郭连星、蒋峰,这些之前几乎不为人所知的名字,随着“十八大”之后反腐斗争的深入,逐渐因其父辈关系被推上前台。

他们都是何许人也?清一色的官家子弟。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经查,郭永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子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上述“其子”即为郭永祥长子郭连星。

除了郭连星,《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权威管道获得的消息显示,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的儿子蒋峰,目前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侦查之中,涉嫌罪名或为“利用影响力受贿”。

透过这些高干子弟的下海经商案例,《第一财经日报》发现,上述这些人涉事原因,基本脱离不了“利用父亲职权”或被“父亲利用”而收受贿赂或非法经营,以达聚敛巨额财富之目的。

在经略商业帝国的财富上,周永康父子究竟有何超乎寻常的神通,而使其四通八达,财源滚滚呢?

7月30日中国企业家网披露了其中的五大财源与四大武器。

材料显示,周氏家族利益寻租的主要领域有:石化、房地产、金融、文化旅游、基建。四大武器是:官倒模式、资本运作模式、寄生虫模式、正常经营模式。其中,使用最多、赚钱最多的赚钱武器就是低级、省心的官倒模式。

具体详情如下:

1、“官倒”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上世纪80年代就普遍存在的“官倒”,被周家沿用至今,即利用自身的影响力获得某种商品后,再以高价卖出。但不同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官倒”集中在实物上,而如今,周家的“官倒”既有实物,更多是将资产打包进公司,然后倒卖公司股权。

例如,在“白手套”米晓东具体操办下,周滨作为中间人,曾将数批国产的采油树设备销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业公司。此外,刘汉以20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周滨价值只有五六百万的旅游景点。

另外,德淦石油的案例,詹敏利以1000多万的低价从中石油获得合作项目,转手就5.5亿卖给了王乐天;上述房地产行业的多个项目,都是获得土地和开发权后,并没有耐心做开发,迅速地做了倒手买卖,赚取差价;温邛高速公路等项目同样属于这一模式。

2、资本运作模式

上述对实物和公司股权进行倒卖的模式,进化到比较高级的阶段,就是利用资本市场,寻求到交易所公开上市后再套现。

周峰实际控制的鸿丰钾肥,是一家矿产企业,最重要的就是探矿权,四川华油以探矿权入股该公司,作价很低,仅获得该公司10%的股份,涉嫌国有资产流失。该公司曾经寻求通过借壳成都市国企高新发展的方式登录A股,但最终失败。

尽管这一案例失败了,但至少证明周家有过寄望通过资本市场的套现的企图,存在有其他成功上市但目前并未被曝光的案例的可能性。

3、“寄生虫”模式

指的是通过关系,让小企业成为大企业的供应商,从而获得该企业的项目的模式。

周滨的中旭系很多公司,都是中石油的供应商,例如中旭能科主要是为中国石油加油站管理系统各省级销售公司约8000座加油站的具体实施工作与实施管理工作。

此外,传言替周滨代持(未证实)的华邦嵩担任董事长的惠生工程,也同样获得了中石油的大量项目。2009年,惠生工程拿到了国内一次性单体投资最大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即中石油四川炼油一体化项目的PC(采购和施工管理)总承包商项目,这一单个项目总投资额高达近380亿元。

4、“正常经营”模式

这种模式,指的是周家暂时未被媒体曝光存在利益输送可能性的一些生意,这些生意并不在周永康有着强大影响力的石油领域、四川省或者政法领域,看起来只是“正常经营”。例如,周永康的兄弟在老家江苏无锡获得了五粮液的经营权、奥迪汽车的专卖权,以及中旭系的文化板块的很多项目,目前不能证实一定与周家的权势有关,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白酒、汽车以及文化产业,都是利润率较高的行业,并不是非常容易进入。

中国企业家网搜集整理出来的这些材料异常准确地证实了笔者在文首的初步判断。这些基本判断是由我在20多年前的经济观察文章中作出的,现在,随着一些腐败大案的审理、腐败家族财产的曝光,可以说是得到了完美的应验。

从笔者的观察与推理中,周永康父子经略的一千多亿家产也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有可能。作为一个中常委级别的正国级官员,周永康的跑官要官、买官卖官之类的灰色收入,也还未统计其中。如若曝光出来,恐怕又是一个天文数字。也许它会始终成为一个巨大的谜团而让人永远猜不出来。没有证据,谁也不敢妄加揣度;否则,就可能招惹祸端,不值得。

不管怎么说,周氏父子依靠政商二人转而经略商业财富的能量也还是不能低估的。一千亿的家产但愿只是个传闻吧。

2014年7月31日初稿于论道书斋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