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學運流血衝突 江宜樺稱在睡覺 被批敢做不敢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7月31日訊】323太陽花學運政院流血衝突,26名受傷學生與民眾,集體自訴行政院長江宜樺和警政署長王卓鈞等四人涉嫌殺人未遂,昨天(7/30)江宜樺首度以被告身分出庭,否認有下令驅離,並表示當天凌晨一點多就睡了,六點起床,中間發生什麼事情不太清楚。

自由時報報導,民進黨發言人黃帝穎批評,江宜樺卸責、狡辯,竟然把血腥鎮壓的刑責推給第一線的基層員警,謊稱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這不只不合常理,更凸顯江宜樺「沒肩膀」,敢做不敢當。

律師出身的黃帝穎還舉例,法院實務案件中,黑道老大如果在深夜遇到有人鬧事,下令黑幫小弟「處理」,自己回家睡覺,結果小弟打傷人或打死人,法院通常會認定老大下令時就明知小弟有武力,下令處理會造成傷亡結果,因而判黑道老大有罪。相同的標準,江宜樺下令警察限時強制驅離,明知警察有武力,其下令造成民眾重傷結果,在法律評價上不能「雙重標準」,同樣應認定江宜樺有罪。

蘋果日報報導,事實上今年三月綠委李俊俋質詢時,行政院秘書長李四川證實,驅離是江宜樺責成警政署處理,王卓鈞還轉述「院長說群眾一定要離開行政院」。不過江宜樺、王卓鈞昨均否認下令驅離,推稱是現場指揮官處理。四名被告統統否認下令驅離,歷時近八小時的馬拉松式庭訊,法官最後裁示擇期再開庭,釐清案情。

法官昨採隔離訊問,先問江再問王、黃、方等人,庭訊從下午二時三十分到晚間十時結束。江宜樺說,有接獲警政署報告,知道群眾聚集、警方欲驅離,他支持警方意見。他還說,當晚一時許就寢,清晨六時許起床,「期間沒人打電話給我,中間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他表示,清醒後詢問王卓鈞可否去上班,王回稱「可以」。

王卓鈞說,是否驅離是台北市警局的計劃,警政署僅負責調度警力北上支援。黃昇勇說,是現場指揮官決定「依法排除」,但沒有驅離時間與壓力。方仰寧則說,當晚行政院廣場與四周道路,有很多分局長在現場指揮,他只是其中一人,驅離非他決定。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