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三峽工程的反撲——誇大工程效益、不談工程損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當人們期望抓出三峽工程後面的大老虎時,三峽集團組織了猛烈的反撲,網路上出現了9個三峽計畫,三峽集團每天發電十億度將成為常態,三峽工程對上海是利大於弊等等的報導。三峽工程的反撲,使用的還是三峽工程決策時用的老辦法,提供虛假資訊,誇大工程效益,不談三峽工程的負面影響。

一、「三峽集團腐敗,一查一大片」和「上海是三峽工程的最大受害者」

2014年2月19日,中央第九巡視組公佈了在三峽集團所發現的問題,如招投標暗箱操作、分包及親友插手工程建設等。三峽集團內部人士稱,這種腐敗現象多得很,基本一查一大片,如果真的要嚴辦,牽連很廣。而目前暴露的問題,尚屬小問題。之後中國最年輕的中央候補委員和最年輕的部長級官員之一、三峽集團董事長曹廣晶被調離,出任湖北省第七把手;三峽集團總經理陳飛也被調離,出任國務院三峽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再接著就是公佈了負責三峽工程水輪機進口的原機電工程部主任饒道群於2013年11月起被審查的消息。據稱三峽工程進口水輪發電機一事是經過最嚴密和透明的程式,由國內外專家組成的評標委員會獨立評標、推薦中標人,中國三峽總公司招標委員會審核推薦意見、最終決標,似乎不可能有任何腐敗的漏洞。但是饒道群在香港帳戶中的金額超過2000萬元,他又無法說明此錢的來源。一時三峽工程腐敗成為網路上的熱門話題,許多線民認為這是要抓三峽工程後面大老虎的前兆。

2014年6月14日,參加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的陳國階在鳳凰網評論頻道與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社會學系聯合主辦的「三峽工程、水壩建設與環境研討會」上做了《三峽工程環 境影響再認識》的報告,論述了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的影響是弊大於利。報告中他談到了一個論點就是「上海是三峽工程的最大受害者」。中國許多媒體跟進做了報道,社會反響很大。

二、三峽工程的反撲

2014年4月15日《財經國家週刊》發表了對原長江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的採訪。陸佑楣表示:「最近因為三峽集團巡視回饋情況和領導班子調整,帶來了一場風波。三峽工程背上了一個黑鍋,似乎變成了一個腐敗的工程。我非常傷心。三峽工程究竟是個腐敗的工程還是個成功的工程?這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不能含糊。」陸佑楣搬出鄧小平的語錄,來說明三峽工程是個非幹不可的工程:「鄧小平當年就說過,上三峽工程,可能有政治問題;不上,政治問題可能更大。要是來場大洪水,沒有三峽工程,不是天大的政治問題嗎?」

之後三峽工程利用媒體發起反撲,主要的文章、報導和採訪有:

——三峽集團新董事長盧純的9個三峽計畫;
——三峽集團四座電站日發電量首破10億大關並有望成為常態的報導;
——對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守仁的採訪。

一時中國媒體關於三峽工程和三峽集團的報導又回歸到正面報導上來。大老虎沒有打,小蒼蠅也沒有打,「三峽集團腐敗,一查一大片」的說法消失了,上海從最大受害者又變成了三峽工程的受益者。

其實三峽工程的反撲,使用的還是三峽工程決策時用的老辦法,提供虛假資訊,誇大工程效益,不談三峽工程的負面影響。

本文將對上述三篇文章進行分析。

三、盧純的9個三峽計畫

2014年7月17日新任三峽集團的董事長向媒體公佈了他的9個三峽新計畫,「9個三峽」指包括已建成三峽(外加葛洲壩)、洛溪渡、向家壩大壩和尚未建成的烏東德、白鶴灘大壩,一共5個大壩工程,外加海外三峽、資本三峽、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號稱9個三峽。

首先要指出的這個計畫並不是什麼新東西,而是原來集團領導人曹廣晶的規劃,只是他沒有像盧純這麼敢吹,吹出9個三峽來。洛溪渡和向家壩兩個大壩工程的發電裝機、發電量與三峽大壩工程相仿,與一個三峽相當;烏東德和白鶴灘兩個大壩工程的發電裝機、發電量又與三峽大壩工程相仿,再與一個三峽相當。這四個大壩工程加在一起,就是二個三峽的發電裝機和發電量,不是四個三峽。

第二,曹廣晶深知,三峽工程對外宣傳的重點是:工程第一目標是防洪,是防百年洪水、千年洪水、萬年洪水。盧純的9個三峽,比的只是發電裝機容量和發電量。這就把三峽工程不能防洪的事實告訴大家,讓大家認識到建三峽工程的目的就是為了發電,第一是發電,第二是發電,第三還是發電。

第三,曹廣晶知道,三峽工程上馬時就吹噓,三峽工程照亮半個中國。那麼9個三峽要照亮幾個中國?

第四,陸佑楣、李永安、曹廣晶利用老百姓繳納的1800億元三峽基金建造了三峽工程。然後又在股票市場上出賣了三峽工程的全部發電機組和發電量,並且利用國家對三峽工程的特別優惠的稅收政策,囤積了大量的剩餘資金,利用國際上一些國家的經濟危機,收購一些外國發電企業的股份,並出資幫助在外國建設大壩工程。但是成功的少,失敗的多,曹廣晶真不敢談什麼海外三峽、什麼資本三峽。

最後,三峽工程上馬時說,三峽工程是唯一的選擇,沒有別的可選方案。現在出了9個三峽,就是說可選方案很多,風力發電可行、太陽能發電也可行,而且這些項目沒有大面積的土地淹沒,沒有這麼多農田的消失,沒有150萬移民的背井離鄉。為什麼非要上三峽工程,難道就是因為鄧小平說的一句話,「上三峽工程,可能有政治問題;不上,政治問題可能更大」?

透過盧純的9個三峽計畫可以清楚地看到,建設三峽工程的目標不是防洪,而是發電。不是沒有別的選擇,而是人們有多種選擇,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都是可選方案。如果站得更高一些,節約用電可能是更好的選擇。比如中國的電冰箱耗電在一天1千瓦時以上,如果換用節能的電冰箱,一天耗電也就0.4千瓦時。每台電冰箱一年省電按100千瓦時計算,全國一年就能省下一個三峽工程發的電。還有洗衣機,空調,空氣篩檢程式,淨水器等等,節電的空間很大。比家庭節電空間更大的是工業用電和削減過剩的生產能力,省下9個三峽發的電也是可能的。

四、三峽工程的中國特色是專案投入多而經濟效益低

2014年7月25日新華網發表記者劉紫淩和梁建強的報導《三峽集團四座電站日發電量首破10億大關》,報導說,(三峽集團四座電站)日發電量突破10億千瓦時有望成為常態。這相當於每天可節約標準煤30多萬噸,減少排放二氧化碳超過80萬噸。按照2013年廣州市全社會用電量為710.69億千瓦時這一數值計算,4座電站連續工作70餘天,即可滿足廣州市一年的用電量。」報導又說,「據悉,三峽集團所屬的這幾座水電站創下多項「世界之最」「中國之最」。其中,三峽電站是目前世界上裝機容量最大的水電站,溪洛渡電站是世界第三大水電站,也是世界上第一座千萬千瓦級高拱壩電站,向家壩電站的發電機組是世界上單機容量最大的水輪發電機組,葛洲壩電站則是依託「萬裏長江第一壩」葛洲壩建設。」

三峽工程在某種程度上是中國經濟問題的縮影——專案投入多而經濟效益低。三峽工程擁有2250萬千瓦發電機組,是世界上裝機容量最大的水電站,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擁有最大發電能力的三峽工程卻不是世界上發電量最大的水電站;巴西和巴拉圭的伊泰普水電站發電機裝機容量只有1400萬千瓦,不到三峽工程的三分之二,但是年平均發電量900億萬千瓦小時,超過三峽工程。三峽工程投資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其中1800億元是老百姓繳納的三峽基金,老百姓作為投資者既得不到投資的利潤,連本錢也拿不回;伊泰普水電站投資170億美元,水電站利用發電盈利支付利息並歸還銀行的貸款。三峽工程移民超過150萬;伊泰普工程移民僅4萬人。三峽移民無土地、無工做、無出路,伊泰普移民依靠賠償可以重新謀生。

有人在解釋三峽工程的發電量比伊泰普少時說,三峽工程的第一工程目標是防洪,所以發電效益比較低。那麼三峽集團如何解釋新投入發電的溪洛渡和向家壩大壩工程的發電效益比三峽工程更低呢?溪洛渡和向家壩工程並不是以防洪為第一工程目標的。可見專案投入多而經濟效益低是中國經濟的一個怪胎。

三峽集團每天發電十億度將成為常態,4座電站連續工作70餘天,即可滿足廣州市一年的用電量,這是一個極度誇大的說法,它掩蓋了三峽集團發電效益低的事實。所謂每天發電十億度將成為常態,就是全年平均每天的發電量為十億度。而三峽工程的發電保證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溪洛渡和向家壩工程也是同樣,就是說在枯水期,三峽集團每天的發電量可能不到三億度,四個電站連續工作280天才能滿足廣州市一年的用電量。而長江的枯水期比汛期要長一到三個月。

下圖是三峽水電站月平均出力示意圖,出自三峽工程論證領導小組副組長潘家錚的《發電》一書。三峽水電站七月份發電出力效率最高,可達百分之百,而每年12月至次年4月發電出力效率最低。因此,三峽集團四座電站日發電量10億千瓦時成為常態,是一個不能實現的中國夢。

五、三峽工程對2014年長江第一號洪水毫無作用

正當三峽集團的四個水電站集中力量保證發電時,2014年7月中旬長江第一號洪水在長江中游形成,特別是流入洞庭湖的沅水和資水發生近年來最大的洪水,村鎮被淹,鐵路被淹,列車中斷,電力供應中斷,水庫大壩發生險情,河堤發生管湧,山體滑坡併發泥石流災害,幾十萬居民緊急轉移……

可是三峽工程對2014年長江第一號洪水毫無作用。這個事實也並沒有構成天大的政治問題。

發生在長江流域的洪水,無論是幹流上的還是支流上洪水都可以稱為長江洪水。稍有地理知識的人都知道,三峽工程建造在長江幹流上,對大壩以下支流上發生的洪水不可能有什麼防洪效益,比如對2014年沅水和資水的洪水就沒有防洪效益。

但是在三峽工程決策時,三峽工程主上派大講特講所謂的長江洪水憂患,比如1935年長江洪水死了14.2萬人等等。似乎如有三峽工程在,1935年長江洪水就不能呈兇狂了。其實這14.2萬人是死于長江的支流漢江和澧水的的潰堤洪水。就和2014年長江第一號洪水一樣,發生在長江支流沅水和資水,三峽工程無能為力。

長江洪水分多種類型,像2014年長江第一號洪水這種發生在長江下游支流的洪水,三峽工程無能為力;針對1981年發生在三峽大壩上游的長江洪水,三峽工程不但沒有防洪效益,反而會加大洪水災難;對1954年、1998年這種長江全流域的洪水,三峽工程的防洪效益十分有限,原因是防洪庫容過小,全部動用防洪 庫容,則會淹沒上游的重慶市。

可是中國的政治家缺乏最基本的地理知識,而又不給三峽工程反對派陳述觀點的機會。1992年2月20日、21日,江澤民主持召開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討論三峽工程。會議邀請錢正英、李伯甯參加,錢正英在會議上做了用三峽工程取代洞庭湖功能的報告。這次會議正式決定,建設三峽工程。與中共中央1958年南寧會議相比較,兩個會議都是討論三峽工程,毛澤東請三峽工程的主上派林一山和三峽工程的反對派李銳到會,闡述各自的觀點,最後的結果是推延了三峽工程的決策。1992年江澤民、李鵬只請三峽工程主上派錢正英、李伯甯到會,由錢正英闡述其觀點(至今錢正英不敢公開發表這篇文章,也不敢公開發表相關的論點)。而黃萬裏多次上書江澤民,要求30分鐘的時間,闡述三峽工程永不可上的理由,三峽工程的反對派一直沒有得到在最高決策層闡述觀點的機會。「兼聽則明,偏信則暗」,來自三峽工程主上派的片面的、錯誤的資訊導致了三峽工程的錯誤決策。

五、三峽工程對上海是利大於弊?

針對陳國階的「上海是三峽工程的最大受害者」的論點,中國工程院院士鄭守仁接受了新華社記者的採訪,聲稱「三峽工程建設對上海利大於弊。」「截至2014年6月底三峽電站為上海輸送了1046. 5億千瓦時的電,相當於節約上海本地標煤用量3160萬噸。如果沒有三峽電力,上海勢必要在本地或蘇浙一帶興建4至5座總裝機容量100萬千瓦的火電站或核電站。用三峽電站清潔、經濟、安全的電力對上海來說是最大的受益。其次,三峽工程採用蓄清排渾的運行方式,對泥沙阻隔作用有限,近20年來,長江上游泥沙的含量明顯減少,2003年~2013年三峽水庫入庫泥沙量較初步設計減少60%,但長江口仍然在增長,只不過每年增長幅度相對小了些。再者,建三峽工程前,宜昌斷面枯水期(1~3月)平均流量每秒4000立方米左右,實測最小流量每秒2770立方米。三峽工程興建後,按照國務院批准的《三峽水庫優化調度方案》,同期三峽下泄最小流量控制在每秒6000立方米,枯水期長江入海口流量大大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2014年2月,根據長江防總的調度令三峽水庫首次實施「壓鹹」應急調度,日均出庫流量由每秒6000立方米增加至每秒7000立方米。恰恰是三峽水庫運行可減輕長江入海口咸水上溯的影響。」(新華網:院士回應「上海是三峽工程最大受害者」:利大於弊,2014年07月28日)

第一,鄭守仁提供的資訊是錯誤的。三峽工程蓄水後,長江口的入海泥沙量不是「仍然在增長」,而是快速下降。根據華東師範大學河口海岸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發表的 《長江入海泥沙的變化趨勢與上海灘塗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文章(海洋學研究,2009, 27(2)),三峽水庫蓄水後的2003~2005年大通站輸沙率(1.89億t/a)比1956~1965年降低63%。上海灘塗淤漲速率在自然條件下隨著長江入海泥沙的減少而迅速下降,若無有效的工程保護措施,今後隨著長江來沙的進一步降低將出現淨的蝕退。就是說,建造三峽工程後,上海不但不能增加土地面積,現有的土地也有被海水侵蝕的危險。黃萬裏早就指出,三峽工程將影響長江口的造陸運動,每年的損失超過三峽的發電效益,是三峽工程永不可建的理由之一。

第二,長江上游泥沙含量明顯減少的原因,是為了防止三峽水庫的泥沙礫石淤積,在三峽大壩上游修建了許多水庫大壩,攔截泥沙礫石。例如,最新發電的三峽集團的溪洛渡大壩工程,其工程目標之一就是為三峽工程攔截泥沙三十年。

第三,三峽集團已經放棄了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提出的排渾蓄清的水庫運行方式,也並沒有嚴格按照國務院批准的《三峽水庫優化調度方案》進行水位調度,三峽水庫下泄水量低於每秒6000立方米的最小值是經常發生的事情。再說,鄭守仁只談每年1~3月三峽水庫下泄水量略大於自然流量一事,而閉口不談每年9~11月三峽水庫下泄水量小於自然流量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三峽水庫的逆自然水位調度,已經引起下遊洞庭湖、鄱陽湖的生態災害。一旦洞庭湖和鄱陽湖建壩切斷和長江的自然聯想,上海長江口海水倒灌上延,上海水質變壞是必然的結果。

第四,上海並不需要建4至5座總裝機容量100萬千瓦的火電站或核電站來彌補三峽電站從2003年到2014年為上海輸送的1046.5億千瓦時電。上海只需要建一座120萬千瓦火電站或核電站即可。假設發電廠設備使用率為0.9(一個不高的水準),每年的發電量為94.608億千瓦時,12年共發電1135億千瓦時。而且來自這座發電廠的電費比來自三峽工程的要低。

第五,像全國其他省市一樣,上海也需要「自願」承擔對口支援三峽的任務,出錢出力為三峽工程擦屁股。到2010年底,上海等省區市和國家部委對口支援三峽庫 區的資金總量已達898.08億元,相當於三峽工程總造價的45%,這部分資金不計算在三峽工程的造價之內,出錢出力的地區也沒有電費的優惠。至今上海還在「自願」地出這筆錢,無人知道何時才能夠結束這種無償的支援。

六、結束語

三峽工程的反撲,使用的還是老辦法,誇大工程效益、不談工程損失。三峽工程的反撲掩蓋不了三峽工程腐敗的事實。正如三峽集團內部人士所說,招投標暗箱操作、分包及親友插手工程建設等目前暴露的問題,都是小問題。三峽工程的腐敗問題的關鍵是三峽工程造價的成倍翻番、作為工程資金最主要來源的三峽基金的具體使用和利益流向。(有刪節)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