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春山:金正恩姑姑的「風花雪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朝鮮金氏家族的婚姻總是籠罩在雲里霧裡。就好像天空中偶爾露出的一絲光亮,很快就會被濃雲遮擋。而金正恩姑姑金敬姬的婚姻,即使普通朝鮮人也會作為私下談資。在他們看來,這算是體制內的一段「傳奇」。

作為金日成的唯一女兒,金敬姬高中畢業后就進入朝鮮最高學府——以父親命名的金日成綜合大學深造。在這裏,情竇初開的她遇見了學生藝術團體負責人張成澤。兩人墜入愛河的速度驚動了最高領袖,老爹反對這段不般配的結合,甚至為此開除了張的學籍,但金敬姬堅持己見,不惜與張成澤「私奔」到了蘇聯。1972年兩人剛從莫斯科大學畢業后就喜結良緣。

沒有任何可靠材料證實他們婚後生活如何。人們只知道不久他們誕生了千金,取名金松,象徵永恆。可見這時期兩人生活的如魚得水。

一個輔證是——1997年叛逃到韓國的朝鮮高官黃長燁,曾如此回憶他在宴會上初見金張時的情景:「她丈夫是一個身材高大、體形修長而又英俊瀟洒的男人。他們一出現,金正日向我們介紹,這是我妹妹金敬姬、張夫人。打個招呼吧。金敬姬先介紹自己,然後她丈夫微笑著說:『你們好,我叫張成澤。』」

這是什麼樣的氣場能讓閱人無數的黃長燁,在30多年後還對那場首秀歷歷在目!

然而在朝鮮特殊的權力格局下,金敬姬和張成澤必須走出愛巢,化作支撐金家統治的柱石。張成為朝鮮黨內少有的可以直接面見金正日的「紅人」,權勢熏天;而金也以高層家屬的身份,掌管對朝鮮經濟舉足輕重的輕工業部。

這對政壇的夫妻檔,一個管黨一個抓錢,似乎應該配合的天衣無縫。但卻正是在不斷攀升的權勢中,兩人關係產生了裂痕。美國媒體喜歡從人性上找原因。

年輕時的金敬姬生性潑辣,上年紀后,金公主的性格似乎變得更加乖戾。連金正日都讓她三分。這或許與其4歲喪母、老爹再娶、自己被保姆帶大的成長環境有關。據黃長燁講,金正日對金敬姬很嬌慣,甚至說出「金敬姬的話就代表我」。而張成澤是有女人緣的「高富帥」,自信心強、做事果斷。

兩人同樣剛愎的性格,以及在政治鬥爭中鍛鍊出來的強硬,成為引發危機的導火索。韓國媒體稱,金對張無處不在的「監控」,引得這位老帥哥不耐煩,兩人經常吵架,金敬姬由此「抑鬱」,以至於退出政界長達6年;而一件大事則加重了金敬姬的病情——2006年9月女兒金松自殺于巴黎,原因據說與母親反對她的婚事有關。

3年後,走出病霾的金敬姬再次公開現身時,人們發現她瘦的弱不禁風。而她那同樣形銷骨立的哥哥金正日視察時還不忘帶著她。張成澤雖也常隨金正日左右,卻被韓國媒體發現他和金敬姬極少在同一場合出現。

從政界流出的一個說法在朝鮮社會上不脛而走:金張二人其實已經分居很久。然而誰也不會料到,對他們婚姻的致命打擊,來自侄子金正恩

2011年冬,金正日走到人生終點,30歲的金正恩成為朝鮮新主人,此時外界卻傳說張成澤夫婦「垂簾聽政」;年輕氣盛的金三用事實告訴全世界:這是無稽之談。

2013年12月,張成澤突然被拿下並迅速處死。從那之後,金敬姬再也沒有在朝鮮公開露面——對她而言,這已不是老爹的朝鮮,也不是哥哥的朝鮮,而是一個並不太親近的侄子的朝鮮。失去了孩子、沒有了丈夫的70歲老婦人,對未來的期待或如死灰。

如今,在孤獨中終老的金敬姬,大概只能偶爾回憶一下金日成大學的那段風花雪月吧。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