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繼續佔領與否 不由少數人決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剛才樞機爺爺到金鐘探望學生,本以為是前來支持留守多天,早已疲累至極的學生,怎料爺爺卻當著各大媒體,為學聯一眾大學生冠上「愚蠢」的帽子,嚴正要求學聯立即撤出街頭,以停止佔領行動。

無疑我絕對相信陳日君樞機的出發點也是為著學生好,盼望取得社會中間大多數的市民支持,促使運動能夠爭取到成果。然而,若我們因著「公民覺醒」和「國際輿論關注」而滿足於現狀,及後立即撤離現場,這樣根本就是放棄手上跟政府談判最重要的籌碼!

按樞機的說法立即中止佔領,不單取不到任何政制改革上的實質成果,未來公民社會只會變得更加疲勞乏力,試想想今回公民社會總動員,在運動高峰時有二十萬人佔領中環、金鐘、灣仔、銅鑼灣和旺角的地方,若果如此付出也換不來絲毫成果,那剛政治覺醒的市民,只會在未來對公民社會的街頭行動敬而遠之,日後不再積極參與運動,因為「出完力爭取都好似無成果」

在未取得實質成果之前,絕對不能停止佔領,撐下這場持久戰,是我的選擇。今天撤退,只是對不起頂著87個催淚彈,辛辛苦苦守下金鐘的「雨傘人」。

看到這則新聞時,更是痛心,若果樞機對學聯和學民等學界的朋友有不同的意見,其實可以跟我們私下討論,縱使立場不同,也是互相了解的機會,但為何要在公開場合質疑學生,甚至是用上「愚蠢」一詞斥責自已的同路人?對運動的思考不同實在見怪不怪,但公開批評同路人,我擔心只會讓一般市民認為民主派內部再次分裂。

難得雙學、三子、政黨和民間團體連成一線,在各個位置上為著這場佔領運動而付出,高調聲言不忿「學聯騎劫佔中」,恐怕不是所有市民樂見的吧。若果我們深信團結的力量是如此重要,那公開高調的批評,甚至對學聯的政治判斷,只會對運動有害無益。

今時今日,已不是誰騎劫誰,或是誰領導誰的運動。我經常強調,這場佔領運動根本不是由學界發起,當香港人踏進金鐘夏愨道一刻,我和周永康以及Lester,其實只是待在羈留室裡,三子和議員也只是守在公民廣場外的位置,整個佔領的促成,完全不是任何意見領袖、學生和團體能夠處理得到。

我希望陳日君樞機明白,時代已經不同,運動由誰主導已不太重要,對比起二十年前傳統民主派的集會活動,今天的群眾較往日有更高的自主性和獨立思考,懇請樞機爺爺明白,群眾是否繼續佔領根本不是由學聯或少數人的決定。

正如我們常把「群眾運動就是要相信群眾」一句掛在口邊,群眾的機動性和自主性,已經超越我們的想象,與其再度向同路人施壓,質疑學聯行錯路,甚至斥周永康等人作的決定「很愚蠢」,倒不如上台拿著咪問一個問題:「若學聯和學民今晚撤離現場,你們撤不撤?」

聽聽群眾的反應,那雄厚的吶喊聲便是佔領者清晰的民意。

文章來源:獨立媒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