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89中共戒嚴部隊軍人 六四事後的瘋狂報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0月14日訊】(新唐人記者歐陽秋綜合報導)日前,海外媒體將作者吳仁華所著的《1989天安門事件二十周年祭》一書部分內容轉載,披露當年被中共蠱惑利用的軍人的暴力野蠻行為。時值香港學生和市民爭民主運動不斷被「反佔中」勢力騷擾之際,此文對提醒國人提防中共製造惡行事件或有警示之意。

10月13日,海外中文媒體刊文介紹,作者吳仁華,是首次89六四遊行的組織者之一,曾任新華門絕食請願區負責人。當年的6月3日率領特別糾察隊趕赴天安門廣場,經歷了整個清場過程。1990年2月從珠海跳海游泳至澳門,在「黃雀行動」救援人員安排下坐漁船偷渡香港,7月5日流亡美國。

吳仁華在文中披露,1989年6月9日下午3點鐘,鄧小平接見了中共戒嚴部隊「軍以上幹部」多達「百餘人」,可見動用軍隊的規模之大,數量之多。據稱中共中央軍委所調兵力超過18萬。

作者說,中共軍隊戒嚴部隊在執行天安門廣場清場過程中開槍殺人,動用坦克、裝甲車碾軋的暴行,大都已經為外界所知,但是中共軍隊戒嚴部隊在完成天安門廣場清場任務以後的暴行,還不太為外界所知,也很少有研究者注意到這一問題。

在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結束之後,各中共軍隊戒嚴部隊分頭進駐北京市公安局各公安分局、公安派出所,主導抓捕示威民眾和大學生,成了中共戒嚴部隊的一項主要任務。

中共當局之所以這樣做,一方面是不信任北京市的公安警察,他們了解情況,普遍同情學生運動,完全依靠他們,不可能達到「斬草除根」的目的;另一方面是為了滿足中共軍隊戒嚴部隊官兵泄憤報復的心理需求,併為他們提供立功受獎的機會。

各中共軍隊戒嚴部隊官兵在抓捕過程中,普遍存在濫用暴力的情況,對被捕者不分青紅皂白地用槍托、木棒予以毒打,導致不少被捕者死亡或傷殘。

1989年6月4日,也就是在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剛剛結束的時候,中共戒嚴部隊軍人已經開始對被捕的民眾施行暴行,大量在清場前後被捕的民眾在天安門廣場、勞動人民文化宮遭到毒打,許多人受傷致殘,山西大學計算機系學生高旭就是其中之一。

1989年6月4日清晨5點30分過後,高旭本來已經隨著學生隊伍一起撤離了天安門廣場,但由於有一個同學遺留了照相機,他於是自告奮勇返回去取,結果遭到中共戒嚴部隊軍人的拘捕。高旭連同其他被拘捕的8個人,全都被緊緊地捆綁在人民大會堂東大門外的柱子上。

中共戒嚴部隊的軍人用槍托沒頭沒腦地砸他們,用點燃的煙頭燙他們,把他們當成了泄憤的靶子。之後,他們被轉送到勞動人民文化宮關押,進去的時候每個人又遭受了一頓「殺威棒」,全都被打得昏死過去,用冷水澆醒後繼續再打。殘酷的摧殘,使得高旭遺留了嚴重的腦震蕩後遺症,一隻眼睛幾乎失明,腦部時時出現絞痛,每天都要靠服用止痛藥度日。

1989年9、10月間,本文作者在北京暗地調查被捕者情況,了解到不少被捕者遭到中共戒嚴部隊軍人毒打的案例。在中共北京市海淀區公安分局,進駐的中共第24集團軍部隊軍人,將10多名被捕的北京體育學院(現為北京體育大學)學生視為「暴徒」,吊起來毒打,打得他們傷痕纍纍。北京體育學院的學生身強力壯,許多人在學生運動期間擔任特別糾察任務,或作為學生領袖的「貼身保鏢」。

在中共當局的宣傳資料中,可以見到大量有關中共戒嚴部隊抓捕的人,隨手就可以舉出許多例子。

中共第40集團軍步兵第118師為了配合中共公安機關抓人,抓人後對其進行打、砸、搶、燒、殺531人。

中共第39集團軍步兵第116師第347團特務連,在短短數天內抓73人;中共第65集團軍步兵第193師抓131人;中共第24集團軍步兵第70師步兵第208團抓256名;守備第7旅,抓捕79名。

從上述資料可見,在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結束以後,中共戒嚴部隊分頭進駐北京市各地抓人。

在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結束以後展開的大搜捕行動,有大批的民眾被捕,由於中共戒嚴部隊官兵主導抓捕工作,濫捕、毒打事件層出不窮,由中共戒嚴部隊移交給中共公安部門處理的被捕者,許多人傷痕纍纍,有的傷勢很重。

中共當局在「六四」血腥鎮壓事件後曾設立檢舉電話、信箱,鼓勵人們檢舉,許多不滿血腥鎮壓行動的北京民眾,藉機將支持血腥鎮壓行動的人作為「暴徒」、「動亂分子」予以檢舉。這些人一落入不分青紅皂白的中共戒嚴部隊官兵手中,照例先遭受一頓毒打,等到有機會張口分辯,早已是傷痕纍纍。

關於中共戒嚴部隊軍人在「六四」血腥鎮壓事件中兇狠殺人的原因,當年在北京的學生和市民中流傳著兩種主要說法,一是說中共當局事先讓中共戒嚴部隊軍人服用了興奮劑,二是說許多中共戒嚴部隊軍人經歷了雲南省中越邊境老山戰區的輪戰,早在對越作戰中殺紅了眼。

文章說在研讀了包括中共軍方在內的許多資料後發現,中共戒嚴部隊軍人兇狠殺人的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被激發了仇恨,二是立功心切。

文章還說,中共當局不許中共戒嚴部隊軍人接觸民眾,避免在了解學生運動的真相以後產生同情,對所有進京部隊實行封閉式的管理,嚴格規定官兵們不能私自走出駐地。在此期間,一邊對中共戒嚴部隊軍人進行所謂的政治思想教育,反覆灌輸「學生運動是一場動亂」的說辭,一邊對中共戒嚴部隊軍人進行欺騙宣傳,極力宣揚所謂的「暴徒」毒打中共戒嚴部隊軍人的惡行,激發軍人的仇恨心理。

為了突顯所謂的「動亂」、「暴亂」,中共當局極力製造軍民衝突。不得不承認,中共當局的這一招數使用得非常成功。在「六四」血腥鎮壓行動中,確實有不少中共戒嚴部隊軍人將民眾當作誓不兩立的敵人對待,下手毫不留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