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柏橋:解體中共 指日可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今天我們又相聚在一起,為中國的自由和民主發聲。過去十多年來,我很慶幸能成為你們中的一員,與你們並肩作戰。我們共同走過了這段光輝歲月,書寫了人類歷史上最輝煌的反迫害歷程。我們應該為此感到驕傲!

今日之中國,反抗中共暴政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從香港的雨傘革命到貴州的和平請願,從新疆的反抗運動到雲南的農民起義,從各地工人風起雲湧的集會罷工,到退伍軍人轟轟烈烈的遊行示威,我們看到了波浪壯闊的人潮,我們聽到了響徹雲霄的怒吼。整個 世界已經聚焦在中國的全民反抗運動。這是決勝的時刻,這是黎明前的黑暗。這時候,我們尤其需要彼此聲援,相互守望,精誠團結。

中共當局已經喪心病狂。他們四處鎮壓民眾的維權抗暴。幾天前貴州三惠縣萬人和平抗議遭到血腥鎮壓,數人死亡,數百人被捕;

北京及全國各地聲援雨傘革命的志士遭到瘋狂抓捕,上訪民眾打出聲譽雨傘革命就被集體關押,詩人王藏只因在家打一把雨傘拍照上傳到網路就遭到抓捕,一位北大美術編輯也只因在校園的一個雕像上繫上一根黃絲帶就被帶走;前天雲南晉寧村民因保護自己的家園而被全副武裝的惡警和雇傭的打手當街打死;最近一段時間來,一些新疆維吾爾族兄弟姐妹只因在家聚會就遭到機槍掃射,更有人傳出消息沙莉縣一些村莊遭到屠村。法國作家雨果說過:當暴政成為一個事實,革命就是一種權利。現在全國上下呼喚革命的聲音不絕於耳。人們通過網路奔走相告:與其自焚,不如反擊,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英勇赴難。

自中東茉莉花革命以來,世界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專制政權越來越孤立,獨裁者越來越不得人心。今天中國的局勢越來越接近世界各國獨裁者倒台之前的狀況。可以預見,當全國民主革命高潮來臨時,他們將不攻自潰。根據過往幾十年世界各國民主革命的經驗,當人民奮起反抗暴政時,專制政權自身就會分化瓦解。東歐顏色革命時的蘇聯、羅馬尼亞、東德如此,中東茉莉花革命時的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也是如此。我相信,如今中共體制內也一定有不少官員無法容忍這種吃人的制度繼續苟延殘喘下去,這樣對國人不利,對他們自己也不利,因為他們不得不背負當局殘暴對待人民的罪責。他們當中很多人只是事務性官員,根本就不想成為鎮壓人民的獨裁者的幫兇。羅馬尼亞的獨裁者齊奧塞斯庫、東德的獨裁者昂納克,印度尼西亞的獨裁者蘇哈托、南斯拉夫的獨裁者米洛賽維奇、埃及的獨裁者穆巴拉克、都是在眾叛親離走投無路後黯然下台,接受審判。以史為鑒,中共獨裁者如果不想面臨他們同樣的下場,現在唯有順應民意,還政於民。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中國人民素有忍耐的美德,但是,國人不會永遠忍耐下去。

香港雨傘革命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這場震驚全球的雨傘革命由青年學生發起,即有偶然性,也是歷史的必然。胡適曾經說過:「學生運動不是常態社會的行為模式,而是變態社會的必然產物。所謂常態社會,是一個比較清明、由成年人管理政治的社會。如果成年人不能盡責儘力,不能治理政府的腐敗,那就是一個變態的社會了。在這種情況下,本來應該安心讀書的學生只好放下書本,走出校園,冒著生命危險去遊行請願,從而釀成大規模學生運動。」當我看到還是中學生的黃之峰們走到香港抗共最前列時,我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衝擊。我頓時想到了一部電影「魔戒」。學民思潮的同學們就是電影裡個頭矮小的哈比人,黃之峰就是電影裡的主角佛羅多。參与雨傘革命的學生和市民就是魔戒遠征隊,他們肩負將魔戒帶到末日火山予以銷毀的任務。只有這些哈比人能完成這一重要歷史使命,因為他們內心純淨沒有貪慾,不會被魔戒所誘惑。今天香港正在上演現實版的魔戒。黃之峰們的民主之旅路途遙遠,充滿艱辛,全球正義力量都應向他們伸出援手,使他們不感到孤單,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最終摧毀專制,戰勝惡魔。

過去流傳一種觀點,中國人只有在沒有飯吃的時候才會反抗,這是中共對人們長期洗腦和愚化的結果。這種觀點極大地誤導了中國民眾,以至於一部分國人認為,只要經濟繼續發展,中共就不會被推翻。香港的雨傘革命告訴國人,人的權利與生俱來,不容侵犯。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跟經濟是否發展無關。香港做為中國最發達地區,世界最現代化都市,他們的革命行動戳穿了中共長期以來散佈的一個謬論:只要中國經濟發展了,人們就不會起來反對他們。

我在此呼籲,值此歷史關鍵時刻,那些不敢站出來向中共說不的人,請你們至少保持沈默,哪怕站在路旁為抗議的民眾鼓掌,或暗中為他們鼓勁。現在中共已經赤裸裸地走到人民的對立面,以人民為敵。我們應該充分認識到這一點,不要再象成龍之流與中共為伍,充當中共的幫凶。否則,你們將與中共一道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被後世人所不齒。

正當我們為香港的雨傘革命歡呼的時候,昨天雲南也爆發了震驚全國的農民起義。忍無可忍的晉寧村民奮起反抗暴政,殲滅了來犯之敵,極大地鼓舞了人民維權抗暴的勇氣和熱情。可以預見,未來各地農民起義將此起彼伏,最終匯成民主革命的洪流,徹底埋葬中共暴政。

Baiqiao Tang

唐柏橋

相關文章
評論